網站通行證
名稱
密碼
瀏覽 | 注冊
今天是:
您現在的位置:郴州新聞網>> 新聞>> 文化>>正文內容

一籃夏天

作者:章銅勝 來源:郴州日報 編輯:侯岳超 發布時間 2019年06月10日 14:34
歡迎關注郴州新聞網微信公眾號(chenzhounews),或掃描文章下方二維碼進行關注。
春天,我們看花,看著看著,就忘卻了一冬的寂寞,滿心歡喜。
 
到了夏天,我們喜歡拎著一只竹制的菜籃,踩著露水清亮的田埂,去田地里采摘,收獲一籃子的瓜果蔬菜,小小的籃子里裝滿了一個夏天,不只是充實,還有著無盡的快樂。
 
初夏,我去地邊,摘豌豆,摘蠶豆。豌豆苗蜿蜒在地里,在春天里嫩得甜膩的豌豆苗黃了,豌豆莢也飽滿了。順手牽起豌豆的藤蔓,躺在豌豆葉上晶瑩的露珠滾了一地,伸手摘下一顆顆圓鼓鼓的豆莢,丟到籃子里。只摘了幾棵豌豆,就蓋住了籃子底。嘴饞了,順手剝開一顆豆莢,新鮮的豌豆在嘴里一嚼,滿嘴甜甜的豌豆香。
 
蠶豆站在地邊,不招人待見,葉子肥肥的,豆莢也肥肥大大的,不一會兒工夫就摘了滿滿一籃子。把蠶豆莢剝開,里面是一顆顆的蠶豆,外面還有一層皮。母親閑著沒事,將蠶豆用針線一粒粒串起來,放點鹽和茴香,煮茴香豆吃。村里的伙伴們常將煮好的一串茴香豆掛在胸前,邊玩邊吃。吃完了,胸前也留下了一圈紫黑的印跡。
 
提著籃子去菜地里摘空心菜、木耳菜、莧菜,裝滿一籃子的碧綠。想著先民們穿著草鞋,或光著腳丫,踩在露水里,也提著竹籃去地里采摘這些蔬菜,心里就歡喜。在《詩經》里,它們都有一個好聽的名字:蕹、葵、菘、荇。我們已經不會再這樣稱呼它們了,但采摘的歡喜卻是一樣的。我們和先民一樣,提著一籃子的碧綠和清新。
 
辣椒從淺綠到深綠,從橙色到紅色,掛滿了枝頭,辣椒樹要用小竹竿綁定支撐著,才不至于被累累的果實垂斷。摘辣椒,像疏果一樣,選深綠和紅色的辣椒摘下來,隨手丟到籃子里。
 
茄子有青有紫,個兒都大,摘幾個,就是一籃子。
 
黃瓜和西紅柿成熟的時間差不多,到菜園里就一起摘到籃子里。黃瓜頂著黃花,碧綠帶刺,有股潑辣勁。西紅柿表皮光滑,顏色鮮紅,看著圓潤。它們放在一起,反襯著的紅與綠,倒顯得協調自然了。
 
黃昏的陽光里,我拎一個大菜籃,去菜地里摘豆角、四季豆。豆角掛在用竹子搭好的架子上,整齊的一行一列,看著像排列整齊的穿著迷彩的隊伍。
 
豆角是碧玉條,雙雙對對掛滿在竹架上,一對對掐下來,整齊地放在籃子里,拎回家。豆角高產,多得吃不完。母親將老一點的豆角,用水焯過,曬干,想吃的時候燜肉,香而有嚼勁。嫩一點的豆角,一把把地用稻草捆好,盤曲著放在壇子里,放鹽腌上,要不了多長時間就腌好了。腌好的豆角金黃,脆嫩咸香,佐粥極好。四季豆肥一點,短一點,嫩一點,水分足,放點蒜子清炒,脆嫩香甜。
 
六月天,江南悶熱,去河里洗澡,也帶個籃子,裝從水里撈上來的藕帶、菱角菜、雞頭米和花心藕。偶爾還能從河邊的草叢里撿到一窩鴨蛋,那多開心呀。
 
外公家的杏子、桃子熟了。外公來我家,我看見他拎著一籃子的黃杏子和紅桃子。
 
暑假,我去外公家。傍晚,和外公拎個菜籃子去地里,摘回一籃子的瓜,有香瓜、酥瓜、菜瓜和變瓜,雙手還捧著個大西瓜。瓜放在籃子里,吊在井里冰著,晚上吃,清涼甜潤,一個夏天都是甜的、涼爽的。
 
在鄉村,夏天拎個菜籃子出門,總不會空著回來,瓜果蔬菜總是不缺的。
 
一籃夏天,就是一籃最繽紛的記憶。

如需轉載此文,請注明來源。
點擊分享到:
    沒有相關內容

郴州新聞網微信

郴州發布
  觀后心情
被感動 同情 囧囧 憤怒 和諧 悲劇 高興 打醬油
黨媒推薦(由全國黨媒信息公共平臺提供)
新聞熱線:0735-2892485 廣告熱線:0735-2893333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 傳真:2295893 監督電話:2886133
郴州日報社 主辦 版權所有:郴州新聞網(蘇仙北路郴州日報社大門旁)
湘ICP備10203546號 郴州新聞網投稿交流QQ群:60874409
香港马会王中王论坛特彩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