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2文學 > 修真小說 >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> 第259章 青瀾獸之威
  陸寒再次飛快遠去,華凌有屁顛屁顛跟隨著,果然沒見人阻攔,對計劃的實施順利頗為滿意。幾十個人又慫成兩窩,看著他們的身影面面相覷,以為今天都見了鬼。

  “老大,我們……該留下他們,為巴木和亞丹報仇啊。”

  很快,卡魯的身后,就有人低聲陰沉的提醒,這頓時得到多人贊同。

  “當老子不想啊?這兩個小雜碎神神叨叨的,他們倆就是中了詭計才慘死,再派你們去,有誰能打得過他們?”

  一聲憤怒的咆哮,立刻把蒼蠅亂飛的聲音壓了下去,這的確是事實,因為沒人見過兩個陌生人出手過,無法揣測兩根的實力。但是根據獨眼巴木和干巴老頭亞丹的結局,此二人決不可輕視,而且如此短的時間內,這倆倒霉鬼可能是遭秒殺的,若真如此豈非太可怕。

  “那……我們該去救援玄陰和老黑啊,這兩人絕對不會知道‘巴拉古林’秘密,我覺得他們的話有可信度。”

  在卡魯身旁,另一個白臉上紋花的金丹境中期修士,思忖片刻說出很重要的依據。

  “嗯……的確,那東西和我們有約定,而且今年的貢品還未繳納,都怪清影門這些雜碎搗亂,若他們真被那東西當了人質……?”

  卡魯比方才冷靜不少,反復回憶陸寒的每句話,還真的找不出啥破綻,卻總感覺哪里有問題。

  “道友們,咱們去看看,或許那倆賊子已經被吃了,此刻正向外排泄糞便呢,哈哈哈!”

  恰在此時,對立面的耶倫大手一揮,煞有介事的故意高聲叫喊,領頭率先跟了過去。72文學網首發 http://www.kgzdly.tw

  “很好!老子真解恨,最好他們全死絕,為這些年被害慘的同道報仇。”

  “去看熱鬧,報仇!”

  “嗷嗷……!”

  呼啦啦,身穿藍袍的清影門,立刻熱烈響應,一群人鼓噪著興奮的快速追趕門主。

  卻不見前方的耶倫,臉上浮現出詭異的笑容,一股從未有過的狂熱和貪婪,逐漸從心底升起。

  “媽的,這群雜碎,氣煞老子了,我們也走,必須把玄陰他們救回來。”

  卡魯惡狠狠地啐了一口,晃動三劍兩刃刀快速緊跟而去,此刻對兩個陌生人恨之入骨,若非他們恰好出現,今天就能把清影門連根拔了,此后徹底橫行無忌。

  還可以把地盤再向外擴大幾圈,將來的收入不可限量,甚至在無限資源提供下,有機會突破到元嬰境界。

  若玄陰和老黑二人再遭不測,局面瞬間就岌岌可危,此刻的雙方實力幾乎被平衡,人數正好相等,這還不在兩個陌生人加入對方的前提下。

  “嘿嘿!你是咋想到的?那兩伙人竟然全都來了,但是如果他們看不見疤臉瘦子二人,我們又該如何?”

  華凌催動飛劍,竭力和陸寒平行伴飛,向后掃過的神念中,一片藍在前,一片黑緊緊尾隨。

  “那個叫葉倫的家伙還算不傻,知道主動配合我,這下幻神幫想不死都難。”

  陸寒翹起嘴角神秘的一笑,顯然還沒有告訴華凌細節計劃的打算,腳下已經飛過三十多里路,神念可以窺探到古森林邊緣了。

  “切!”

  耳邊傳來華凌的不屑一顧,但是陸寒已經陷入新一輪的思索,樹林中的那個東西到底是什么兇獸?無廣告72文學網am~w~w.7~2~w~x.c~o~m

  自己運用特殊神通,看到的竟然只有一片斑斑點點,不知那東西動用了什么詭異手段,或者是天生帶有隱身天賦。

  幾乎同一時間,高達三千丈的山脈之腰,有個碩大的洞口半遮半閉,幾顆斷裂的古樹橫在上半部,一只不足三尺長的小獸慵懶的趴在那里。

  忽然,小獸噌的一聲站起,隱隱的咆哮之音從喉嚨發出,幽幽的小眼睛看向遠方,那里正有兩個身影快速接近。

  “嗚嗷……!”

  小嘴猛然張開,沉悶的嘶吼中露出森森獠牙,目光里閃動著暴虐兇狠之色,隨后全身毛發豎起,小身軀顫抖了一下,在朦朧閃爍間,立刻膨脹成一只巨大兇獸。

  兇煞的氣息里還有古老的威壓,大嘴中滴下一串口水,隨即扭動龐大的身軀,大腳踩在地上,卻詭異的沒有任何印記,仿佛輕飄飄的像朵浮云,緩緩奔山下走去。

  “接下來咱們該怎么辦?”

  華凌見又到了滅殺疤臉瘦子二人的地方,爾陸寒已經停下遁光,正向山巔方向眺望,忍不住開口追問。

  陸寒依然看著這座大山,并沒有作出回應,就在此刻華凌的眼角跳了兩下,感覺全身忽然被冷意籠罩,立刻扭頭也看向茫茫古林。

  “感覺到了嗎?”

  “感覺到了,一股陰森森的氣息,難道里面有什么厲害東西?”

  “嘿嘿!若非如此,幻神幫和清影門,豈非正好一伙人占據一座山頭,這等不錯的修煉之地,就算元嬰老鬼也會正眼相待的。”

  陸寒冷冷一笑,隨后揮動武士刀,一片刀幕向前橫掃,翻起厚厚的土層,把戰斗過的痕跡徹底掩埋覆蓋。

  “走吧,咱們進入古林!”

  “啊啊?這里面不是有……如果真出來怎么辦?”

  華凌深深吃驚,心存陸寒做事越來越不上線了,明知道里面有危險,還帶著他故意向里闖。連兩個修士集結的團伙都不敢覬覦,可見里面之物是何等的強大,一旦腹背受敵,就真的無路可逃了。

  “跟在我后面緊緊的,幾乎就能相安無事。”

  陸寒重重地說了一句,直接放棄了駕馭靈器,而是倒背雙手,大踏步快速向山上走去。

  “啊?這……幾乎就能相安無事?到底是幾個意思?好吧。”

  華凌感覺有些頭大,只好跟在陸寒后面,兩人之間的距離只有一丈,此處距離古林邊緣只有五六里。

  不足二十里的后方,清影門和幻神幫,立刻被緊張的噓聲和驚叫打亂平靜,因為他們都已經用神念看到了前方的情景。

  “他們……那兩個家伙真的要進入巴拉古林?”

  “這是在作死啊!”

  “唉!真是可惜了,今天幫了咱們一個大忙,本以為能拉他們入伙呢。”

  “也怪咱們,當時沒提前告訴我他們里面有東西,這下可好,進去了等于生機全無。”

  清影門內一片喧嘩,有人驚訝有人惋惜還有后悔不迭的,耶倫微紫的臉龐陰晴不定,袖袍中的拳頭緩緩握緊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  “老大,他們不會吧?”

  “玄陰和老黑二人,真的也被那兇獸制住了?”

  “這倆家伙肯定也被魅惑住了,連頭也不回的直挺挺往里走,那兇獸今天可是吃了頓大餐。”

  “也好,巴木和亞丹的身死之仇,不用咱們動手就報了。”

  “瞎叫喚什么,即便玄陰他們進去,暫時也不會有生命危險,此刻距離繳納貢品,不是還有好幾個時辰嗎?”

  卡魯一聲沉喝,把身后的鼓噪聲壓了下去,但是自己臉上的肥肉卻不斷顫抖,顯然說話都沒有底氣。

  他對這片山脈最為清楚,包括對那只兇獸的了解,就連元嬰修士都忌憚的存在,當然早就開啟了靈智。

  但是沒有見到疤臉瘦子本人,一顆心還是唐突不安,畢竟越厲害的東西,內心意圖更加難以揣測。

  “快看快看,他們倆馬上進入古林了,咦?又停下了,要不要提醒一下?”

  “你想死啊?想死自己去死,別在這里拖累大家,激怒了那只兇獸,就咱們幾人真不夠它大爪子開撕的。”

  飛馳在前面的清影門內,一個聲音還沒說完,立刻遭到另一個聲音訓斥,其他人也紛紛贊同,都罵那人犯傻。

  相比陸寒和華凌步行前進,清影門和幻神幫速度當然更快,都已經駕馭遁光到了峽谷,兩伙人自動拉開距離,相距足有三里,恰恰繞開了陸寒擊殺疤臉瘦子的地方。

  所有人看向山脈和古林,都帶著深深忌憚,各個蓄勢待發,似乎一有不妙立刻狂逃。

  而陸寒和華凌,緊接著又做出讓他們匪夷所思的動作,只見兩人停住后,看了密林深處片刻,竟然還轉過身軀,坐在第一棵巨樹下。

  “啊?他們竟然沒有被魅惑?”

  “這不可能?”

  “我是不是兩眼花了?”

  “啊啊!難道那兇獸正在睡覺,也不對呀,進入邊緣三里范圍,神念和意識都開始模糊,會主動進入古林深處。”

  “他娘的,自從這倆家伙從天上掉下來,我又感覺自己著了魔,可惡的外來者。”

  見兩伙人亂哄哄的炸開了鍋,陸寒不以為意,隨即伸出右手,向著他們揮了揮,然而這個動作引起更多驚呼和叫喊。

  但是身旁的華凌,此刻滿臉嚴肅,但她的肌膚有些潮紅,袖筒里雙手緊緊握拳,正咬緊牙關堅持著。

  因為一股無形的威壓,已經徹底籠罩了他,而且正在緩緩加強,威壓之中充滿了兇煞和陰冷,從背后悍然來襲。

  仿佛茫茫黑暗之中,有雙洞穿寰宇的眼睛正在盯著他,相伴的更有張血淋淋大嘴,隨時都能將其吞噬。

  忽然,陸寒感覺山體動了一下,華凌更是渾身猛烈哆嗦起來,腳下地面開始往往顫抖。也同時看到,遠處的清影門和幻神幫,頓時嗡的一下盡數嘩然,亂紛紛如炸營似的。

  但令他奇怪的是,那二十幾人不但沒有逃跑,反而全部跪伏在地,如山呼海應一般不斷磕頭。

  華凌猛地哆嗦了一下,那股似乎來自亙古的威壓瞬間消失了,額頭上流下幾滴汗水,渾身輕松無比。隨即霍然站起,緩緩轉身看向身后高處,瞳孔中一棵巨大的古樹,劃優美過拋物線,正向自己和陸寒砸來。

  “快閃!”

  在他提醒的同時,陸寒已經原地消失,橫移著向另一側飛射,華凌自然快速跟隨,只感覺惡風撲面,兩人才閃退出幾十丈,就發生一陣地動山搖的巨響。

  原來所在之地,已經被大坑代替,足有二十丈高的巨樹,帶著無盡威能砸在那里,還把附近的幾棵砸斷,余威滾滾翻騰出好遠,帶起一流溝痕的和塵土。

  “吼——!”

  差點被震破耳膜,華凌差點趴伏在地上,雙手捂耳竭力堅持,咆哮聲如在頭頂炸響天雷,附近虛空不斷出現一波波漣漪。

  陸寒似乎早有所覺,真氣盾瞬間祭出,將他和華凌包裹在內,但還是被大威力波動推搡擠壓的不斷變形,仿佛過了好久,一切才戛然止住。

  似乎聽到有尖叫從遠處傳來,卻發現面前多了個花色擎天巨柱,而自己就站在根部。但在發現這一切的同時,渾身立刻起了層雞皮疙瘩,更在此刻,一灘黏液倏然掉在身旁,明明晴空萬里,為何處于大片陰影中?

  “晚輩拜見青瀾大人!”

  “青瀾大人與天同在,萬世長存——!”

  “還望青瀾大人替晚輩做主,那倆小子殺了我們幻神幫兩人,嗚嗚嗚……!”

  “還請為我等討個公道,更祝福青瀾大人永恒不朽……!”

  陸寒緩緩抬起頭,看著造成大片陰影的根源,在他和華凌的面前,一只無窮巨獸正狠狠地盯著他們倆,和那雙幽幽巨目對視的瞬間,就聽見撲通一聲,華凌仰頭栽倒。

  “那倆家伙要死了,竟敢侵犯青瀾大人的領地,正是自作孽不可活。”

  “嘿嘿!不用咱們動手,青瀾大人就給巴木和亞丹報仇了,看著真爽。”

  “活該!古林邊緣三里內,就是死神的禁地,青瀾大人一怒,任何生物都會為飛灰。”

  “就是,他倆那點身子骨,都不夠青瀾大人一口吞的,這就是在咱們地盤放肆的下場!”

  幻神幫十幾人,頓時趾高氣揚的興奮起來,仿佛見到了他們的老祖宗。而另一側的清影門,各個噤若寒蟬,雖然為那兩人覺得可惜,卻不敢有絲毫冒犯的神色,全部緊緊貼附在地面,就連神念都收了起來。

  陸寒的身軀晃了幾晃,雙眼頓時泛出一片銀亮色,如同兩個迷你的月亮出現在雙瞳,對兇獸雙眼的幽幽光芒全部免疫。

  ‘額……這家伙怎么有點像神獸麒麟?’
香港马会王中王论坛特彩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