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2文學 > 修真小說 >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> 第268章 隱形之寶
  “那倆家伙?是說叫慧遠的和那矮子?”

  “當然!必須拖他們下水,否則就要動手除掉,今晚之事越來越大,已經非同小可了。”

  陸寒滿臉嚴肅,但也有幾分期待,如果正如陸川那個表侄所說的,能被堂堂大宗門看中的寶貝,豈非尋常之物。

  “嘖嘖!人家似乎也不傻,在前面等著呢,咱們今晚有這倆幫手,事情會更加順利。”

  果然如華凌所說,城門口不遠處,名叫慧遠的和那個矮子,已經迎面趕來,對著他倆僵硬的一笑。

  “兩位可是想讓我們入伙?”

  慧遠說完這句話時,氣息陰沉神色凜然,他當然知道這兩人的目的,否則直接向南飛走了。若不答應,就會立即不死不休的廝殺,他總感覺這個少婦也非尋常人,能在筑基后期面前主事的,定然有厲害手段。天才一秒鐘就記住:www.kgzdly.tw 72文學

  再者他和小金莊也有怨恨,被禁錮在此地好幾年不能離開,修煉資源大大受限,導致境界毫無進展。

  “人多力量大,想在修行大道走得快些,不冒險也是等死,畢竟壽元的限制在那擺著。”

  陸寒也報之一笑,但暗中也做好了準備,這兩個加起來都不夠他揮揮手,華凌自己都能吃掉。

  “哼!反正是死,就跟你混一回,將我們拉進渾水,或許柳暗花明呢。”

  華凌聞聽此言,緊緊握著的拳頭也緩緩松開,其實他心里還是很緊張的,畢竟城里還有其他修士。

  四人并駕齊驅,飛快離開嘯野鎮,路上經過攀談,才知道那個矮子名叫寬圖,經歷幾乎和慧遠相似。不過他是被奎武直接嚇唬住簽下的協議,才不得不再此逗留的,當時奎武聲稱只要辦完某件大事,就讓所有人離開。

  “既然如此說了,我也不再遮遮掩掩,這位道友叫卡桑達,我叫青瀾!”

  陸寒邊說著將全身外套脫了,里面露出一身男子裝束,將頭發上的香帕扔掉,但是面部依然照舊。

  ‘這……?’

  右側的華凌,在心里對陸寒又鄙視了一番,又把名字改了,卡桑達是什么意思?

  “嘿嘿!早就看出道友不凡,果然也是后期境界,本想為人低調,卻事與愿違啊。”

  寬圖故意吸了吸飄過來的香粉氣,看著陸寒面部忍俊不禁,細皮嫩肉相貌不錯,私下卻更加對此行放心了。

  兩個筑基后期,那是什么概念,金丹境界之下無敵,直接對奎武形成二比一的碾壓,其余的都是渣渣,他們兩個全包了。

  而陸寒假意對小金莊一無所知,用話頭套出兩人的許多信息,和陸川所說基本吻合,并且比他的更有價值。發現慧遠和寬圖并未說謊,謹慎的心稍微放寬了些,但還是保持著三分警覺。

  “什么?當真只有一個筑基初期的陪著奎武?”

  “還想如何?他手下另外有七八個煉氣期手下,僅憑這股勢力,就霸占了一大片地盤,把嘯野鎮都當做他的家產,堪稱地方的土霸王。”

  “當然,有兩位道友的修為,區區小金莊就是個擺設,我要讓奎武把這些年欠我的加倍奉還。”

  “對!”

  陸寒點點頭,雖然修士的壽元大大延長,但也不能荒廢度日,這本身就是一種侮辱。

  七百里距離對修士來說很短,當東方微微發白,大地還在半昏暗的朦朧中,前方出現一小片平原。

  四周小山環繞,好大的莊園正居其中,如環抱的一顆明珠,關鍵是茫茫荒草呈淡金色澤。莊園占地不下五百畝,高大院墻圍了好幾圈,周長足有十八里。

  一層紅??韉墓庹鄭?顏?鏨階?墼諳旅媯?詮庀呦掠???鄭???桓鱟?耙燦蟹ㄕ蠡び櫻?杉??瀋砑也凰住

  幾人已經按照計劃,從東西南北四個方向,在周圍山坳隱去氣息埋伏好,直線距離不足十五里,只看陸寒的信號,務必一舉全部擊殺。

  而山莊內部一如既往安靜,只是主殿大廳內有些喧嘩,兩個煉氣八九層的弟子假裝氣勢威嚴的守護門口。

  三個人分賓主落座,主位上是個白衣白袍的黃臉中年人,下巴很寬黑須飄散,銀色腰帶束身,左手大拇指上有個豹頭斑紋戒指。

  緊挨著相鄰而坐的那人,滿身金光閃閃,黃色錦袍配金腰帶,滿頭黑發被金箍扣住,腳下黃金戰靴。

  下垂手是個青年,臉龐略帶黑灰色,卻精神百倍聚精會神,棕色披風內是緊身黑衣。

  “沒想到藍猛道兄已經進階金丹境界多年,還做了云霞宗外部主事,而且突然光臨寒舍,奎某實在意外。”

  錦袍之人面帶微笑,卻還夾雜著些許慚愧,此人和他可是當年同時筑基的,如今人家已經是金丹初期圓滿,而自己還在渡劫之前徘徊,差距之大無法比擬。但更多的是這位悄悄加入了云霞總,并得到了大力栽培,靠著靈丹加持和資源消耗,修為才快速前進到至今地步。

  “我也是前幾天才聽說,你也早就投靠了宗門,而且身兼要職,一旦這件事圓滿完成,前途無比寬敞,比我這先走的更早一步達到目標。”

  “客氣客氣,咱倆無須吹捧,對了,這位是我的好友詹龍,也想尋個宗門投靠,此刻幫我駐守,也算一件功勞,那幫老家伙就不會吹胡子瞪眼反對了。”

  下垂手青年聽到在介紹自己,立刻站起躬身行禮,雖然藍猛和奎武是舊相識,他可不能也同樣平起平坐,要以前輩的理解相待,這也是幫助他圓夢的一大助力。

  “客氣了,宗內多個自己人,就能站的穩一些,我們要彼此依靠……咦——?”

  話未說完,藍猛忽然蹙起眉頭,隨即站起身來,緩緩轉頭看向北方,神念瞬間盡數放出。

  “怎么了?”

  奎武滿臉疑惑,見藍猛面色逐漸緊張,不知是何原因。

  “你在周圍布置了暗哨?”

  “暗哨?怎么會,誰敢打我的注意,而且這里有法陣防護,周圍兩三千里內,都是我的地盤。”

  “此話未免有些托大了,那件隱形之寶的秘密,你還告訴過誰?”

  “這里就你我知道,詹龍老弟都模模糊糊,只知道個名字而已,難道有人靠近?”

  見藍猛依然沒有放松,奎武似乎感覺到不妙,但他的話的確不假,還敢有人來這里撒野。

  “出去看看,我感應到兩股微弱氣息,顯然他們是隱秘靠近的,還有一股極其渺茫,不太肯定是否有人。”

  “命令,全體戒備——!”

  奎武聞言也開始重視,立刻下令備戰,同時開啟大陣,各個院內立刻沸騰起來,張弓拉弩橫刀豎劍,多達二十幾人迅速涌向最外側院墻。

  ‘臥槽,被發現了。’

  陸寒也帶著疑惑站起,事已至此就得猛干了,想偷襲的計劃無法再實施,猛地一拳轟在身前山梁上,悶響聲隆隆而出,頓時四面都竄起驚鴻,以四方之勢快速沖擊。

  “咦?”

  陸寒差點笑出聲,原來慧遠和寬圖也借機喬裝改扮,都把自己搞得物是人非,還一臉正色的氣勢炯炯。

  “哼!藍某還真是來巧了,區區幾個筑基就敢上門挑釁,你先出去應付,我會讓他們感到‘驚喜’的。”

  藍猛陰森森一笑,金丹境的威壓半隱半現,卻只限于屋內,自己好久沒有真正動手了,今天竟然有人主動上門開葷,嘿嘿嘿!這次得勝之后,再回宗門領功,自己的位置越來越穩固,那兩個死對頭還不得氣死。

  “竟然有兩個筑基后期,附近根本無這樣的修士,他們從哪里冒出來的?就這么辦,若非藍兄來得巧,我這小金莊還真的有些危險,以后定有報答。”

  奎武怒氣越來越大,這豈非當著外人打他的臉,幾十年了從未有人敢對這里動半點念頭,今天正好借機立威,他可是即將渡劫的存在。

  護莊法陣已經增強了防御,半透明的紅色里,有無數符文不斷閃動,釋放出的是灼灼熱量。?奎武御器飛上高空,只見他他袖子一抖,面前就出現一面紅光閃閃的令旗,如晚霞般懸浮在他面前。

  隨后朝著某處一指,紅色令旗就對準那里滴溜溜轉動,射出一道細細的火線,驚人的火屬性靈氣迸發,大陣結界頓時撕開了缺口,七八個人呼啦啦魚貫而出。??

  “爾等找死,竟敢私自靠近奎某的小金莊,這里是一切擅闖者的死地!”

  “哼!區區一個畜生,弄個籠子把自己關里邊,就以為天下沒獵人了,把那個秘密交出來,否則一概難活。”

  沙啞的聲音從慧遠口中發出,他當然改變了聲音,而所謂的秘密是聽陸寒半路上說了一嘴,他根本啥也不知道。

  “什么?”

  奎武的瞳孔微微一縮,神情越來越凝重,怎會有外人知道這里的密辛,而且一下子就來了四個。隨即就被逐漸加強的殺氣代替,雙眸深處有一絲絲的猩紅色涌出,漸漸彌漫半個瞳孔,這些人不能活。

  “喔,是那家伙說的!”

  陸寒和華凌也靠了上來,四個人再次并排一列,他詭詐的指了指奎武身后,不放過任何對敵機會。

  “啊?”

  “放屁!我……我哪知道什么秘密,胡言亂語渡劫必死,爾等該殺!”

  陸寒所指正是詹龍,他見奎武霍然回頭,有些驚訝的看著自己,立刻爆粗口喝罵,言語中因為激動略顯慌亂,卻正中別人下懷。

  “你看,男子漢大丈夫,還是修道之人,干了就是干了,你到我這里來,有我護著,他不會將你怎么樣。”

  華凌緊咬著嘴唇,強烈忍住笑,心忖陸寒還真是個老狐貍,說謊不帶臉紅,演戲不用想詞,仿佛確有其事。

  “你……你們血口噴人,我詹龍對九天道祖發誓,若有泄露山莊秘密,身敗名裂死無全尸。”

  “胡說什么,我何時懷疑過,你中了他們的圈套了。”

  奎武眸光一閃,想出口攔截已經遲了,只聽見幾聲大笑接連傳來,頓時臉紅脖子粗,暗暗后悔自己太不冷靜。無廣告72文學網am~w~w.7~2~w~x.c~o~m

  “你看,他這里還真的有秘密,今天算來對了,我就是那九天道祖,你已經泄露秘密了,馬上會應驗誓言滴,嘿嘿嘿!”

  “哈哈哈哈……!”

  華凌實在憋不住,一頓痛快的爆笑,對陸寒豎起大拇指,一環套一環的用計,這是要把對方氣炸,還未真正動手,氣勢上就壓了他們一籌。

  反觀慧遠和寬圖,懸著的心逐漸放下,那個筑基初期的就是白給,只剩奎武一人更好對付了。

  “哼!修行之路不是一張嘴說來的,你越這般死得越快,今天誰也別想活著離開。”

  驀然,一個震撼而嗡嗡的聲音,忽然響徹附近虛空,四人頓時一愣,隨即只見前方有道閃光,緊接著就被極為強大的威壓籠罩。在空中頓時猛的一沉,陸寒和華凌下降了兩三丈,而慧遠和寬圖掉下八九丈才穩住。

  “不好!是金丹境老賊,快跑!”

  慧遠大驚失色,尖叫一聲的同時已轉身,極力催動靈器就要飛逃,耳中卻傳來陸寒的冷喝。

  “站住,怕什么?”

  “啥?”

  已經出去百丈,慧遠回頭觀望,見那兩人原地未動,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那可是金丹境界,區區筑基后期就想對抗度過劫的,簡直不知死活,這家伙也太狂妄自大了。

  “不錯!僅憑這份膽量,你就可以第一個去死了,我就拿這小子先開刀。”

  突然出現的正是藍猛,一句廢話也不講,身軀已經從原地消失了,下一刻就到了陸寒背后,右手剛要伸出,面前為之一空。

  “按照原計劃行事,這金丹老賊是我的啦!”

  陸寒的話音沉沉頓時灌入三人耳畔,華凌立刻舉起飛劍,茫茫白光熱烈閃耀,徑直撲向奎武。而慧遠和寬圖面面相覷,還想看看陸寒和那金丹大修士交手再決定,一時猶豫不定。

  “給我殺——!”

  滿腔怒火的詹龍,立即指揮幾個煉氣期,全部蜂擁著追向慧遠二人,在他看來,金丹境滅殺筑基期,根本就是輕而易舉,自己堅持片刻,這倆人的修行之路也走到頭了。
香港马会王中王论坛特彩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