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2文學 > 修真小說 >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> 第285章 收徒
  驀然,磕頭如搗蒜的動作停止,一雙驚喜目光乍現,滿臉希冀的盯著陸寒,似乎在確定真假。

  “多謝前輩!只要能幫我解決最大的難題,此生愿意伺候左右,絕不反悔!”

  “那就好,但是我雖然信你,就怕道祖那里不同意,還需要爭取一下他老人家的意見。”

  帶著一絲狡黠,陸寒又喝了第二杯靈茶,余光中黑袍人的動作猛然一窒,神色略微迷惑,繼而了然的不斷點頭。只見他快速站起,將外套盡數脫掉,臉上抓撓了幾下,真正的面容露了出來。天才一秒鐘就記住:www.kgzdly.tw 72文學

  臉龐有點長,但五官還算端正,只是面色有點枯黃,耗費神魂有點過度,法力也不足四成,

  道祖神像和三柱清香,已被鄭重布置完畢,嘟嘟囔囔卻很清晰的誓言念誦了兩遍,符紙帶著精血化為飛灰。

  “晚輩道機子叩見主人!”

  “好大的口氣,以問道為姓,天機為名,欲要自成一家,怪不得生了頑疾,這是法則的懲罰啊。”

  道機子猛地一個哆嗦,只感覺脊背發寒,有那么嚴重嗎?不貴主人說啥就是啥,而且道理的確如此,聽說這名字也是一個老翁給他起的,純熟無事生非啊。

  “求前輩指點迷津!”

  “把手腕伸過來,當一絲靈力入體時,千萬不得抗拒。”

  道機子忙不迭上前,將右手遞給陸寒,一只大手搭在了他的主脈上,清涼的靈力如冷泉入體,令他微微一顫。片刻后,陸寒就皺起了眉頭,因為他的靈力中,還夾雜著一絲念力,前期還算通暢,在通過顫中穴時瞬間變得狹窄。

  勉強通過后又暢快無阻,直達氣海和關元穴,但又在中極穴受阻,隨后游走一圈,回到太淵穴被他盡數收回。

  “嗯!你之所以煉丹成癮,就是因為當初吃藥太多,靈丹太貴支撐不起吧?”

  “對對!前輩慧眼如炬,這百年來可算被坑苦了,此刻還擁著筑基時的中品法器,都不敢外出云游,全部家當都用在煉丹吃藥上了。”

  哭喪著臉不斷哀嘆,道機子將經歷簡要敘述了一遍,還真的有些滄桑,陸寒也感覺此人本性尚可。更讓他看中的是,僅憑自身鉆研,已經在煉丹之道上,幾乎進步三級煉丹師的標準,也算半個人才。

  而卡在此處,也是和他體內頑疾越來越重有很大關系,這種癥狀也極為罕見,此界面更是僅他一人中獎。和一種名為‘甲疴血?s癥’的修士病極為相似,原本在筑基圓滿就該爆發的,被道機子壓制著硬闖過天劫,可見其心性彌堅。

  修為越高,癥狀就越厲害,完全爆發后會牽制氣海運轉,堵塞靈力運轉,一個修士身份,卻過著凡人的日子,那種痛苦很恐怖。

  “我有藥方,但是沒有靈材,得湊齊二十三種才行,絕非個人能解決的。”

  “是啊!晚輩也感覺如此,所以才要參加斗丹大會,想用小元丹一鳴驚人,進入大宗門換取活路。”

  “辦法不錯!可惜沒有正規指點,你煉丹雖久卻進步緩慢,而且逐漸入不敷出,既然已經愿意跟隨我,一切都能解決。”

  “多謝前輩救命,喔喔……這是小元丹古方,就當晚輩的見面禮,還請不吝賜教!”

  結果道機子雙手遞上的一個木盒,打開后的里面還有個上好的綢緞卷,陸寒也小心翼翼,這也算妥善保存了。綢緞卷內是張土黃色的絹紙,一股淡淡濕土氣味傳來,四角基本殘缺,中間已經出現些許裂痕,似乎一碰就會粉碎。

  他以及其緩慢的的動作攤開,而道機子也頗為緊張,似乎一件至寶會隨時毀掉,密密麻麻的晦澀文字逐漸映入眼簾。主要分三部分,前一段簡單記述發明小元丹的過程,最重要的是中間部分,八種材料字跡稍大,整齊而清晰。

  而后面的內容最多,每次分別添加的分量,以及拿捏時間和靈火掌控要領,都讓陸寒驚詫了,這比以往的任何一種丹方都詳細。似乎原主人生怕自己的心血,斷送在亙古時間長河,即便有緣人得到卻不能煉制而糟蹋掉,即便如此細致,要心領神會原主人的意境,也需要很高天賦。

  “嘶——!竟然還要加一撮土?”

  八種材料的最后一種,大大的‘土’字絕對不假,陸寒有些無語,而且還需最后添加,怪不得他服用那顆半成品時,除了苦澀還有些微弱土腥味。

  “嘿嘿!晚輩為了弄清一把土,在藥理中究竟有何用處,當時可是苦苦思索三天呢。”

  “這東西還帶著微不可聞的……尸臭?似乎來自兇獸腹中,而且源于深山的……潮濕洞府內,那里應該布滿粗壯樹根?”更新最快的72文學網w~w~w.7~2~w~x.c~o~m

  再次聞了聞古丹方的味道,陸寒雙眼轉動,一字一句的猜測著出處,就見道機子雙眼越睜越大,驚駭欽佩來回交織。

  “啊——?前輩正是神人啊,這也能猜測出來,事實的確如此!不過那兇獸只剩下尸骨了,而且至少有四千多年的歷史,若再錯過還真的……!”

  “這丹方能值一大筆靈石,當然前提是只有你我知曉,你要好好保存。你交給天海閣的那些小元丹,基本都在我這,若你真的不來,我就逆向分解研究,也能得到配方,只是時間很長久而已。”

  “啊?逆向分解?”

  一想起那些不菲的靈石,道機子就火熱無比,竟然拍出了如此高的價格,如果能提高成功率,絕對是狠賺不賠的。而面前這人更讓他驚呆,反方向逆攻靈丹的材料成分,簡直就是宗師的品級,莫非天意垂青了他?

  “所謂萬物有靈,每種材料莫不如此,因此要深入了解其屬性,以及評估相互結合后,能發生的任何變化,知己知彼穩中求勝……而本命靈火與天地有千絲萬縷的聯系………就是煉丹的鼎爐也…………!”

  一個時辰過去了,也沒聽見上面有動靜,巴塔疑惑的看了幾眼,轉而又陷入忙碌,這兩日的營業額,相當于以往十多天總和。加上夢寐以求的‘補虛丹’也被陸寒煉成,心情無限大好,更好的想法也逐漸出爐,若能抱住以為煉丹師的大腿,豈非財源無限滾滾。

  華凌大周天運行完畢,噌的站起來伸了個懶腰,精神抖擻氣息穩固,但也為目前的狀況發愁。雖然他給陸寒弄到了筑基丹的材料,也間斷著當糖豆那般服用,但是效果越來越衰減,只比其他上好的靈丹略強。而他的隔壁,隱約有兩個朦朧身影,不知研究著什么,幾乎小半天時間過去,還未有出來的意思。

  …………

  城主府,自然是坐落在核心位置的,但并不那么醒目高聳,僅僅是一棟八層的樓宇。外觀顏色深沉,仿佛許久都未裝飾過,紫紅色的大門四敞開放,偶爾有人進進出出。

  在最高的第八層內,大廳里卻金碧輝煌雍容雅致,近丈方圓的大理石桌旁,七八個身影圍成一圈,說話的聲音忽高忽低。

  “六大宗門的代表齊聚天苑城,真讓我軒云意外,同樣的情景已經過去數十年了,記得還是第一次斗丹大賽才有過!”

  在主座上,一個四方臉的中年人,正襟危坐滿面賠笑,還向在座的所有人拱了拱手。

  此人身穿銀灰色緊身長袍,腰間玉帶荷包單掛,黑發僅有短寸,腳踏狐面紫紋黑靴。

  “少說廢話,我只想看看這次比賽的名單,又有哪些廢材想趁機崛起,有好苗子就帶回去一個,也算不枉遠行。”

  聲音有些冷,說話的是一個精瘦的黃臉,對這些客套話滿臉不屑,雙手抱肩有些傲慢。

  “英柯,少在這里裝老大,即便挑人也先輪不到你,一個中期的家伙,竟然對后期修士無理,你們‘瑯琊谷’都這般沒教養嗎?”

  帶著慍怒的批評聲音,是從他對面的白臉胖子口中發出的,滿頭黃發卷曲著,兩只大耳朵掛著銅環。

  “嘿——!曲輪,剛進入金丹后期,就把自己當成人物了?當初不知是誰,被一個僅有初期境界的家伙,追殺的漫山遍野逃跑。”

  “嘿嘿!凡事都有意外,在下只知道收拾你綽綽有余就行了,而且我的身后是‘天青殿’,遠非你瑯琊谷能抗衡的。”

  “哼!就像你說的,凡事都有意外,浮浮沉沉并無定數,或許一夜之間就全部嗝屁了,豈非滿天同慶,哈哈哈!”

  “你——!”

  “咳咳……!兩位都各讓一步,在煉丹大賽期間不談個人恩怨,只為發掘人才提拔后輩。”

  軒云立刻面露難堪,雖然暗中鄙夷這兩人品行不咋地,卻也不敢得罪六大宗門中任何一家,趕緊拿出一份名單放在桌子上。

  上面飄飄灑灑,寫著二十一個名字,后邊簡短介紹了來歷和出身,但其中三分之二都非常簡潔,兩個字清晰入目——散修!

  “哼!果然又是如此,一群無根無源的山野莽夫,天天想著鯉魚跳龍門,煉出的丹藥效果差還難吃。”

  說話的是個中年婦人,體態微微發胖,綠色云蘿衫花簇紫色長褲,面容尚可雙耳垂珠,只是不見胸前波濤。

  “唉——!只要努力就行,哪個宗門的老祖里,都或多或少有散修出身,不可深說啊!”

  她身旁坐著的是個青年文士,手中折扇輕輕搖擺,鼻高嘴小下巴突出。

  “也是呢,妾身的確多嘴了,莽雋道友當初就是個散修,如今不也成了玄華宗主力。我湯敏雖然大家族出身,卻還在‘夢道山’當跑腿的,失敬失敬!”

  “哼!”

  這里唇槍舌劍,但并無人徹底動怒大發雷霆,顯然已經成為常態,有積怨的都想抓住機會給對方下馬威。

  …………

  小門兒輕輕被推開,道機子滿臉興奮走出來,又轉身向里面鞠了一躬,帶著無限欣喜下樓離開了。

  還未等陸寒邁出腳步,華凌一閃身就將他堵住,臉上掛滿了好奇的神色,而巴塔也蹬蹬上樓,滿臉關心的看著他。

  “談攏了!”

  僅僅三個字,巴塔就喜笑顏開,并且接過陸寒扔過來的一個小瓶,他的補虛丹已經煉制完畢,更深層次的期待躍然上臉龐。

  “那我當搖錢樹的期望就扔遠點吧,不過以后或許會經常合作的,你只要善于經營,這家店有升級的空間。”

  “啊——?是是是!在下一定竭力為兩位服務,只要打個招呼,剩下的完全不用操心。”

  巴塔微微一驚,自己的盤算竟然被人家早看穿了,但聽到陸寒后面的兩具,精神上再次生出期許,退而求其次也不錯。

  “那我讓你注意的那兩種靈材,可有眉目?”

  “有!當然有!不過五百年份以上的就少見了,當前只能收集三份,而且價格很高,要不要現在就拿下?”

  “再等等,反正那兩樣也沒人注意,最好弄清來源,湊齊了五份一起交給我。”

  華凌一臉懵,這兩人就像說暗語,當然他也懶得問,需要自己出力的,自然會讓他知道。

  而陸寒所說的,是煉制‘破金丹’的靈材,那幾種材料,都必須滿足很嚴苛的條件,而靈草藥至少都在五百年份以上才行。在天苑城這樣的小地方,能湊齊他說的就很逆天了,想大量收集的話,必須去那些大城尋覓。

  與此同時,一聲壓低聲音的驚呼,從某家中型店鋪傳出,說話的是個美女,一張略長的瓜子臉,身穿鵝黃色長裙。

  “什么?這兩株‘銀羽草’就叫價四十塊靈石啊?黑不黑?”

  “不黑!我的大小姐,這草藥將近六百年份了,若非很有有人問津,現在一株就得這個家。”

  “噗——!好吧好吧,算你們狠,那剛才說的那種,你們這里真的沒有?”

  美女一陣懊惱,暗自罵起了陸寒,都怪這家伙不先給自己靈石,僅僅兩株破草就把家底折騰空了。非常不情愿的拿出儲物袋,掏出四十塊靈石,故意摔在柜臺上,還狠狠瞪了伙計一眼。
香港马会王中王论坛特彩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