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2文學 > 修真小說 >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> 第289章 交換會
  代月離只能撇撇嘴,他發現根本斗不過人家,無論是嘴上還是修為,簡直遇見了一個妖孽般的家伙。

  即便城外熱鬧,大批修士云集而去,依然有不買賬的在城內尋覓當前所需,至少有三成的人數滿大街晃蕩,這也比平時多了不少。

  “兩位道友,要參加交換會嗎?”

  陸寒和代月離才進城,一個身穿青衣的修士迎面快步走來,滿臉陪笑的忽然問道,頓時讓他眼前一亮,也瞬間明白了這些高階往回跑的意圖。

  “額……筑基修士水平的,似乎已經不再適合我了,抱歉哈!”

  見此人是筑基中期境界,陸寒還是回了一句,那些一二百年份的花花草草,他處理掉的太多了。

  “道友誤會了,我只是個牽線的,正在為金丹境前輩們湊湊人數,順便拿一筆小報酬。”

  “這還差不多,說說具體情形吧,包括交易的基本范疇。”

  所謂交換會,就是普通修士之間最實惠的交易方式,不通過店鋪、交易行和拍賣會,直接面對面互通有無。優點是無人在中間賺差價,砍價的空間也很大,可以用最少靈石買到心儀之物,但缺點也很明顯,純熟去碰運氣,參加的人都有啥東西想出手,根本無從得知。

  簡要介紹了搭嘎情形,聽到這兩位都參見,青衣人立刻喜色連連,帶著陸寒二人走了三四里,才拐進個七尺寬的胡同,在三間二層高的青瓦房前面站住。更新最快的72文學網w~w~w.7~2~w~x.c~o~m

  “請上二樓,已經有五六位前輩聚會了,保證不會讓你們失望。”

  陸寒神念一掃,沒有感應到任何氣息的波動,頓時點點頭,并取出兩塊靈石遞給青衣人,后者自然更加欣喜,小費和提成兩面賺,這幾天絕對收獲頗豐。

  “似乎沒人啊?”

  代月離蹙了蹙眉,忍不住密語提醒陸寒,別被這家伙給騙了。

  “越這樣越靠譜,金丹境布下的結界,非筑基期能識別的,咱們上去即可!”

  果然,剛從樓梯步入二層,就見一個氣息收斂的修士,毫無表情掃了他們兩人一眼,片刻的粗眉之后,也隨即微微頷首。

  ‘這些人還很小心,又不是非法集會,弄個金丹境初期在這里看大門,外加二次審核,看著像那么回事。’

  陸寒撇撇嘴,左手一伸就握住了代月離的柔荑,此女竟然沒有下意識的反抗,牽著她直奔左側走廊。一扇門半開半掩,里面靜寂無比,但是地表有光線投射的人影,還未等他抬手,門竟然自己開了。

  房間很大,十幾張桌椅緊靠四周,陸寒的腳才踏進,頓時有六道目光齊刷刷射來,帶著些許冰冷之意。

  “咦?沒看錯吧?區區筑基期也來湊熱鬧,當這是什么地方,城門口那個家伙怎能胡亂引導。”

  頓時有不善的聲音,從右墻角處傳來,一個滿頭灰發,面龐有些陰鷙的藍袍男子,浮現些許慍怒。

  陸寒直接沒鳥他,掃了幾個人一遍,隨后牽著代月離,坐在靠窗戶的兩個位置。那里先來的兩人,東側的是位面容顯老的婆婆,右手里不斷轉動一串黑色圓珠,窗口西側相貌更怪異,禿頭很亮,紫色面龐上只有一道獨眉。

  東墻處有兩位,分別是個黑衣白發的郎中,和皮膚粗糙的粗布衫老農,而方才鄙視他的那個家伙身旁,也坐著個臉上長斑的黃臉漢子。感應到這些人的氣息,似乎緊挨著他的獨眉和尚,才是金丹初期境界。

  灰發藍袍男子見進來的兩人都沒搭理他,眼睛瞪大怒氣上升起,但也只是冷哼一聲,滿是鄙夷的神情。

  感覺代月離有些緊張,畢竟是和一甘前輩級別的人物聚會,陸寒始終握著她的?荑,此刻肌膚摩挲了幾下,就聽到一聲悠長的呼吸。

  在半個時辰內,又有兩股強大氣息傳進來,一人頭戴斗笠,身上是勁裝金星銀袍,尺長的竹笛在手。一位帶著半透明的面具,兩只眼睛寒光閃閃,二人發現有兩個筑基期也在里面,都出現微微一愣的意外神色。

  然而即便達到十個人,還沒有要開始的意思,陸寒掃了一眼空著的位置,還差五個座位,這是要必須湊滿的節奏么?

  但時近中午,卻再無一人趕來,即便這幾天是斗丹大賽,天苑城也太小了。除卻支撐賽場的十多人,還有幾個看熱鬧的,能有在場這么多金丹境,幾乎已經達到飽和。

  “嘿嘿!差不多了,我們開始吧!”

  門口進來一人,陸寒頓時恍然,原來看門的這位初期境界,才是真正的主事發起人。和他穿的基本相似,都是紫色外袍,只是身高微微矮些,臉龐顴骨向里塌陷,留著一對八撇胡。

  “哼!既然筑基期的也敢來湊熱鬧,那就從他們倆開始,本尊倒要看看小崽子能拿出什么東西,或者想買什么東西。老子這里沒有靈器,也沒有過家家玩的糖豆丸子,否則趁早滾,侮辱了在座同道的臉面。”

  轟——!

  尷尬的笑聲響了幾次,灰發藍袍男子滿臉厭惡的瞪了一眼陸寒,又朝地面吐了兩口唾液,代月離頓時大怒,站起來就要理論。

  “唉——!這年頭真不太平,云霄宗的金丹境剛在西北大肆濫殺無辜修士不久,這么小的屋子里,也能鉆進一只野狗見人就咬,諸位道友千萬多加小心。”

  嗡……!

  驚訝和偷笑頓時四起,但也瞬間即止,兩件事的主謀都不能得罪,只是想尋個機緣而已。

  “他奶奶的,小雜碎找死啊,若非在城內,老子就立即撕了你。”

  “小雜碎你罵誰,還是沒那個本事和膽量,大家都會吹胡子瞪眼睛,趕緊閉上你的臭嘴,要么拿出你的靈石和東西,否則就滾!”

  陸寒滿臉鄙夷的立刻回罵,區區一個金丹中期,卡在瓶頸不知多少年了,還要臉羞辱別人。

  “咯咯咯……!”

  針尖對麥芒,誰也不相讓,代月離笑得花枝亂顫,其他人則努力憋著,不是低頭看向腳面,就是抬頭打量天花板。

  “肅靜!都是成年人,少說點沒用的,諸位道友把要賣掉的東西拿出來,或者說出需求之物。既然我是主事發起人,就從這里順時針開始,在下急需七百年份的‘天鬼木’一截,還有‘星辰沙’二兩,價錢上好商量。”

  紫衣主事有些怒意,立刻出口阻止爭吵,并說出自己急缺之物,但是一出口就找七百年份的靈材,讓其他人驚訝不小。

  “嘶——!星辰沙只剩下一兩了,暫時沒多大用處,這東西真的很難找啊,只要給個成本價即可,當初就是十五塊靈石到手的。”

  東墻處的粗布衫老農,從袖袍里掏出個雞蛋大小的黑色沙包,一甩手扔了過去,紫衣主事打開查看,當然面露喜色。

  “雖然不夠需求,總比沒有好上太多,這個價位卻是很實惠,多謝道友承讓。”

  相應的靈石飛了過去,紫衣主事長出一口氣,沒想到真能不費力氣就遇上,慶幸今天自己睿智,繼而他的面前也多了三件物品。陸寒一看沒有自己想要的,立刻閉目不再理會,片刻后有兩件順利出手,似乎又令他很意外。

  “道友非得用‘天鬼木’么,‘陰闕木’的屬性也大體相當,雖然年份也差了些,依然能給防御法寶增加不俗威力。”

  獨眉和尚忽然想起什么,立刻出口追問,卻見紫衣主事無奈的搖搖頭,對其露出抱歉的笑容。

  “嘿嘿!輪到我了啊,在下要的東西更稀缺,愿意用五十靈石求購‘庚精’一小塊,豆粒大小足以。”

  轟——!

  ‘啥?庚精?五十靈石就想到手?道友真能想得出,那東西有價無市很久了,我都尋覓七八年了。’

  ‘這個價錢是十年前的了,現在六十塊不止,即便有也不肯賣啊,自己用都不夠。’

  白發郎中的一句話,頓時掀起議論聲,紛紛露出火熱神情,還說他的出價不實在,陸寒眼角閃過一絲亮光,也沒說什么,卻暗自驚訝此界面靈材的匱乏程度,庚精如此至少啊。

  “咳咳!的確出價低了些,也預料會再次失望,但是我出手的東西,可會讓諸位吃驚地。”

  白發郎中苦笑著,干枯的大手向前一揮,面前頓時多出七八種各類之物,當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,陸寒和代月離幾乎同時驚訝起來,繼而相視淺淺一笑。

  “嘿嘿!居然在這能看到‘響鈴石’,真讓本尊意外,說個價錢吧。”

  還未等陸寒開口,西墻角辱罵陸寒的那個灰發藍袍男子,雙眼放光的看著其中一塊褐色三角形石料,面露不可思議。

  “物以稀為貴,我要三十塊,不多吧?”

  “還真有點小貴,就這樣吧,本尊忍痛留下了,否則再去費力找,不知何年何月能遇上。”

  瞬間就成交了一筆,白發郎中神色放松不少,略帶傲慢的看著其他人,果然還有看上眼的,被紅繩捆住的幾片琉璃色樹葉,以二十五塊的價格出手。還有布滿裂紋的一顆獸牙,竟然賣了三十二塊靈石,陸寒都嘖嘖稱奇了,雖然他也不認識,但也知道絕非尋常之物。

  “那幾顆‘隕星果’,看著似乎年份不少,道友打算怎么賣?”

  聲音清脆好聽,代月離紅唇蠕動,臉上神色很鄭重,目光聚焦之處,是一根半尺長的光禿禿丫。八個僅有花生豆大小的烏紫色小果實,圍著枝丫一圈,被淡淡霧氣包裹著,輕微的臭味飄蕩在大廳。

  ‘啥?那就是‘隕星果’啊?只聽好過一次,還真能見到實物,樣子似乎并不出眾,聽聞很貴的。’

  ‘哎呀!這位道友發財了,總是能搞到稀奇之物,真讓人羨慕!’

  ‘…………!’

  議論聲雖然低微,白發郎中豈能聽不見,神色越來越孤傲,陸寒都差點輸給他。

  “嘖嘖!筑基修士能認得此物,果然有資格進來,不過即便我沒想賺差價,這東西也非賢伉儷二人能買得起的。可惜用到這東西的人也少,但絕不能變低它的價值,尤其是這株已經長出八果,‘一果一百年,九果賽仙丹’,嘻嘻!”

  “道友的機緣可算不錯,只是嘴皮子有點碎,直接說價錢即可,你若再有我都能收下。”

  ‘嚯嚯——!那女娃好大口氣啊,后生可畏,了不得啦!’

  ‘嘿嘿!我可是買不起‘隕星果’,何況這么多果實的,即便有用也的忍著,唉——!’

  ‘是啊,目測至少也得五六十塊靈石以上,價格堪比庚精了,看熱鬧吧。’

  陸寒卻露出越來越濃的笑意,一點也沒有幫腔的意思,坐等代月離狠狠打這家伙的臉,不過能看見煉制破金丹的又一種靈材,而且竟然多達八果,就像看見八枚成品破金丹那么開心。

  “這……!若是同階購買,沒有九十塊靈石休想拿走,看女娃一再追問,似乎也是急需此物,就打個折扣給八十塊好了。”

  “咯咯咯……!嚇壞本姑娘了,還以為要用小命換呢,誰稀罕你的折扣,仔細的清點一下,看這些靈石夠么?”

  一個儲物袋,狠狠地甩了過去,代月離雙手抱肩翹起二郎腿,擺出老娘非常鄙視你的姿態。

 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,面露不可思議的神情,盯住白發郎中的每個動作,就見那張臉逐漸凝固,隨后露出難堪慚愧的態度。無廣告72文學網am~w~w.7~2~w~x.c~o~m

  “果然一塊靈石不差,算在下剛才失禮,姑娘出手不凡,讓我大開眼界,請收好‘隕星果’,但要記住每三天滴幾滴泉水,否則藥性就開始消退。”

  “哼!以后把眼光開闊點,若今天換了別人,不知要如何羞辱你,看不起別人就等于看不起自己,都從低階上來的,何必相互為難。”

  “是是!言之非常有理!”

  代月離說這話的時候,目光切轉向西側墻角,那個鄙視過陸寒的灰發藍袍修士,如被蟄了一下,迅速低頭轉向墻面,臉色更加難看。

  即便如此,代月離還是傲嬌的,向那處啐了一口,引起滿堂輕笑不斷。
香港马会王中王论坛特彩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