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2文學 > 修真小說 >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> 第313章 蒼梧禁地
  接下來的時間內,兩人有一句沒一句的閑聊,多半是探討修煉中的問題,陸寒裝作一知半解,將自己化為正常修真者。鐘離婉?問三次,他就反問一回,至于此女對法則的領悟,以及數年來的修煉心得,他只是聽聽就當做耳旁風。

  對于‘悟心參天決’,他雖然不稀罕,但是將道君的經驗融入進來,指點這個丫頭苦修,絕對是小菜一碟的事。

  “什么?你是玄華宗的人?”

  僅僅一刻鐘,鐘離婉?頓時語塞,隨即嘻嘻一笑,仿佛老鄉異地相逢的情景。

  “我哪句話這么肯定了?只說和玄華宗很要好而已,姑娘的理解能力急需加強,而且反正你不是他們的弟子,沒必要如此精神抖擻吧。”

  陸寒一撇嘴,如果他再說出什么逆天的話,按照此女要一飛沖天的架勢,很可能竄到他的頭頂。

  “是這樣啊,有個秘密呢,真的不想告訴你,但我相信道友不會輕易外泄的。那就是我家族內有個分支小族里的胞姐,已經入門四五年了,如果你有熟人,讓他們在宗門內多加照拂一下。”

  “咳咳!按照地界范圍,你們鐘離家族,可是在天青殿的轄區,理當效忠他們,怎會如此東拉西扯?”

  按照地圖上的標注,的確如陸寒所說,這個修真族群的大半勢力,都在天青殿轄區內,而且家族駐地距離兩宗門邊境六七余里。但是經過多年發展,影響力早已進入玄華宗內,作為大家族,控制方圓萬里根本不算什么,只是忠心不能有兩條。

  “效忠?修真界里哪有這倆字,若非天青殿為了對抗太極真境,才不會對我們宗族示好,畢竟距離前線太遠了。而且如果我們宗族內,沒有一位大概率進階元嬰的修士,絕非是現在這般欣欣向榮的情形,早就被其他宗族吞并瓦解。”

  “的確如此,只是你那個胞姐,如果來自下面的分支族群,或許已經吃苦多年,在玄華宗地位很一般。”

  “當然,否則還用你幫忙,大苦頭基本沒有,畢竟每年他們家都會去送禮。”

  “那誰給我送禮?”

  “你——?!想和本姑娘交往,就離開什么唯利是圖啊,還有見利忘義等這些字眼兒遠一點,好處沒有,機緣卻真的有一件,只是危險同樣很大,不行不行。”更新最快的72文學網w~w~w.7~2~w~x.c~o~m

  ‘又和我玩套路,這小丫頭心機同樣不淺,怪不得沒有走的意思,欠揍欠收拾。’

  陸寒狠狠瞪了她一眼,直接閉目不語,并作出很生氣的神色,鐘離婉?頓時臉色緊張,噘嘴幾個呼吸之后,開始嘟嘟囔囔的說了一大堆,隨即唉聲嘆氣起來。

  原來在這個界面的最東南頂端,除卻僅有的幾個小地方有人熟知,剩下的都是茫茫野地,面積不比任何宗門小多少,那里被統稱為‘蒼梧禁地’。

  傳聞有古獸蒼梧,在遠古時的萬族大戰中重傷,逃亡到此界面,在那里默默死去進入輪回。死前把方圓六萬里的龐大區域,都規劃成它的墳墓,設置無數厲害禁制,也埋葬了許多帶來的寶貝。

  曾經有大修士冒險進入過,但都死多活少,隕落概率達到十之六七,歷經幾萬年的探險和破壞,才發現一條鐵律。就是才突破某一境界三五年內的修士,存活概率非常大,隨著修為越來越穩固,反而危險成比例增長。

  而且每隔大約百年,蒼梧禁地的厲害禁制,就會無端的有所衰落,至今未能探查出原因,只能一致認為,是蒼梧獸故意放水,將機緣有限制的留給界面上成長的后生。

  大約六千年前,無數大勢力的長著,同自己宗門和家族內的進階弟子,狠心冒險的做了一次正規實驗,結果出人意料。多達二十多名金丹初期修士,竟然有七成活著出來了,雖然受傷者大半,這下徹底激發了所有人的貪婪之心。

  而且當前那些元嬰修士,有六七成都在當年突破金丹境界時,就趕上了禁地開啟的好時候,才有了現在的一番作為。

  …………

  啪——!

  “喂喂!本姑娘說了這么多,你好歹吱一聲,當我在給小朋友講故事嗎?”

  “吱——!”

  “咯咯咯……!你真是不可理喻,還說我理解能力有限,咱倆半斤八兩啊,本姑娘是想邀請你,代表我們宗族出戰。”

  眼睛不斷忽閃著,鐘離婉?的上身,幾乎都趴在長桌上,兩個小饅頭貼緊桌面,雙手托腮盯著陸寒,神色越來越嚴肅。

  “這個嘛……別告訴陸某說,堂堂大宗族里,只有你一個才進階的女娃。”

  “算你猜對了,若非小元丹的功勞,本次禁地開啟,我們偌大鐘離家族,連個長臉的都沒有。”

  恨恨的揮舞著小拳頭,似乎對那些不爭氣的宗族弟子很氣憤,又仿佛信心十足,要狠狠的進去大干一場,為族群增光添彩。

  “這次在多久后開啟?不可能所有突破金丹境的都進去,至少有個比例。”

  所謂各種禁地,以及各種情況形成的兇地,還有歷代大能隕落之所,每個界面必然都有,就像考古那般各憑機緣。鐘離婉?隨后的一番釋疑,讓他對這次參加的人數有了大致判斷,宗門內限定人數,竟然是按照元嬰老鬼多少對等出戰的。

  就是說太極真境可以進入七個金丹初期,而云霄宗只能派兩人參加,下面的大宗族內,頂多也只能有兩人前往,這就是鐘離婉?邀請他的原因。

  每個宗門的境內,都至少有兩三個修真大族,能前往參加冒險的,就形成多達五六十人以上的規模,但進去散開后也變成星星點點。

  “我可不是什么厲害角色,姑娘邀請我,你們族長也未必同意,并且一旦我出不來,豈非坑慘了你們。”

  “少操心其他的,要知道本姑娘修煉的秘術,就是精于窺探之道,如果你命短的話,其他家族宗門同樣犧牲不小,我只要你同意與否。”

  此等大事,真的需要好好考量了,按照規定出人頭,玄華宗多達四人,肯定不會用到他,而且隊伍里絕對有代月離。他可不想此女有任何危險,距離出發還有倆月時間,有充足謀劃時間,而且還有個人選浮現在面前,唯一的思慮,就是是否也叫他去冒險。

  “何時帶我去見你們族長?”

  鐘離婉?噌的蹦了起來,眼前閃爍出無雙光彩,這就等于陸寒已經答應的請求,就憑著得到的秘術,她敢斷定此人很不簡單。而且做事沉穩精于算計,洞察人心絲的手段比自己更老辣,和年紀絕不般配,反正給他迥異常人的感覺。

  “現在就走!”

  生怕陸寒隨時反悔,只有簽下誓約,她才能徹底放心,說完就去拽人家的胳膊,這讓某人很無語。

  “三萬多里啊,來回近七萬里,我這身子骨根本無法消受得起,姑娘你看……?”

  想起才結束的飛逃之旅,陸寒就縮了縮脖子,境界害死人,就是道君也嫌棄各種不足,若果當初他再強大一點點,豈能有當今尷尬境地。

  “沒有那么遠啦,族長和一位長老,在萬里外的‘金沙谷’,和閔家商議聯姻之事,三五日內不會返程的。”

  仿佛誰家的娘子,在向家里拖拽不顧家的情郎,鐘離婉?不顧大街上的眼神,只揪住陸寒不放,匆匆奔東門而去。沒過多久,兩道遁光直上蒼穹,風馳電掣一般,轉眼沒了蹤影。

  玄華宗的幽幽美景之中,幾座雄渾高聳的大殿嵌在其內,周圍白云皚皚,古松藏柏如繁星點綴,靈氣之濃堪稱恐怖。

  正廳之內僅有四人,臺階上主座的桌案兩側,分別是一個中年道家和一位老嫗,前者生有四方臉龐,大耳垂肩頗為神武,不足的是鼻梁有些塌陷。

  身穿淺灰色道袍,右手里兩顆銀白色圓球不斷滾動,沒有任何氣勢以及威壓外泄,仿佛只是普通人家的長者。

  并列座位上的老嫗,卻白發蒼蒼微微駝背,面部皺紋很淺,身穿陳舊的繡花外袍有,華發被三四個發簪固定,腳上是繡花小鞋。

  下方跪著兩個青年男女,男子朝氣勃發,身材修長容顏俊朗,雙目含星炯炯深邃,一襲白衣趕緊緊湊,正面帶緊張向上見禮。72文學網首發 www.kgzdly.twm.72wx.coma

  身旁的是個美女,額頭鼓鼓耳垂圓潤,鵝黃色長裙裹身,身材婀娜凸顯,正笑嘻嘻看著前方。

  “月離小妮子,果然給老身長臉不少,帶回了一位修真奇才和三個煉丹師,這下就沒人敢非議你無資格帶著‘叱神令’了,他們的臉正啪啪作響。”

  “嘻嘻嘻嘻!老祖疼愛月離多年,晚輩早就該回報恩德了,這點還只是小事兒,以后絕對會經常讓兩位老祖笑口常開噠。”

  聽到被夸贊,傲嬌的神色頓時毫不私藏,代月離即便跪著,也扭動身軀搖擺腦袋,沒有半點淑女的樣子。

  “哈哈!嘴皮上功夫也漲了不少,這些年可是基本寡言少語,如今突然巧舌如簧,老夫都被震驚了。”

  中年道家撇撇嘴,大有深意的掃了代月離一眼,又把目光放在白衣青年身上,笑意越來越濃,仿佛見到投緣之人。

  “你叫華凌?”

  “正是!”

  “嗯!身上劍意內斂,還帶著些許霸氣,凌厲氣勢也不小,欠缺的只有歷練和成熟,資質是很不錯的,沒侮辱飛天閣三個字。但若進我宗門,規矩和禮節都要時常溫習,最重要的唯有忠心,莽雋叛逃一事,他會得到嚴厲懲罰。”

  “晚輩一直鄙視叛逆二字,定當竭力護佑宗門,讓玄華宗三個字永遠照耀寰宇,否則大道難容。”

  華凌神色嚴肅,再次遙遙上拜,目光堅毅不可摧毀,和兩個元嬰大能直面對視。

  “好啦好啦,就你這幅神情,外面那些小兔崽子進門時,也沒有幾人能做到,”

  中年道家點點頭,老嫗也趕緊擺擺手,而且耍嘴皮子沒啥用,能通過時光看出來品行,眼下他們還有跟大的興趣需要了解。

  給了一些忠告和贊許,華凌就神閑氣定的出來了,整個過程都沒有露出傲慢的姿態,今天是第一次面試,自然收起了任何乖張。

  當他的蹤影消失在無數臺階下,店內大廳頓時被結界籠罩,老嫗和中年道家的神色,也開始嚴肅起來。代月離忽然感覺一股強大托力涌到,整個身軀被移到左側座位上,此刻就沒外人了,那些規矩自然盡數取消。

  “推薦這個后生的,也是多次幫助你的那人,他何時能來我玄華宗?常飛和云嵐兩個小崽子,提到他時的神情都有幾分敬重,而且他們也受益匪淺,區區金丹初期境界,真的有那般逆天?”

  中年道家目光閃動幾下,他問的自然也是老嫗最想知道的,兩雙眼睛緊緊盯著代月離,神色里充滿些許期待,但大多都是謹慎的成分。

  “其實,兩位師兄知道的,也只是片面而已,兩位老祖可知曉,月離緣何能快速進階金丹境嗎?身處異地周圍虎狼環伺,而且渡劫危險重重,就算有老祖親自呵護,晚輩都不敢輕易嘗試的。”

  “這……快點說,我們兩個老家伙早就想問你,那天苑城周圍,的確沒有合適的地方渡劫,而且數個時辰的天象,足以引起其他修士注意。”

  老嫗似乎更好奇了,這丫頭可是他們倆最疼愛的弟子,代月離出去的數月來,兩人都沒有閉關苦修,心神跟著波動起伏。

  “其實渡劫過程才半個多時辰,而且是十成幾率,根本沒有最厲害的浩浩雷罰天威,已經被他利用秘法給規避了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“啊——?!”

  大廳內,忽大忽小的聲音一直持續,大半個時辰后,老嫗和中年道家二人,才面面相覷的對視幾眼。代月離將陸寒的神奇之處,羅列出幾點炫耀出來,臉上都因為激動泛出紅暈,當然沒有涉及核心機密,早在從天苑城出發前,陸寒就已經鄭重交代過。
香港马会王中王论坛特彩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