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2文學 > 修真小說 >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> 第441章 陸神爺,別嚇唬我們!
  蜀山之巔,偌大的練武廣場之上,數十個青年男女弟子,齊刷刷排成大面積的縱行數列,劍光霍霍人影紛飛,身子輕盈劍法漂流,這是地球上最大的劍道宗門,而且是華夏修真界的中流巨擘。

  一個氣質清新、姿色脫俗的年輕女子,正面帶嚴肅對著無數子弟發號施令,隨著她清脆甘甜的話音,劍光灼灼照亮了周圍青山綠水。

  小半個時辰后,清早晨練才宣布結束,但是所有人并未散去,集結歸隊聆聽點訊,今天還是他們每周測試的日子。

  “請范老祖訓示!”

  “岳輕音出列!”

  一聲嬌嗔又此女口中喊出,神情十分享受,看著無數雙投過來的敬畏目光,頓時讓她品嘗到人生的升華是多么甜美。

  “請為大家展示你近期的收獲,今天我抽查的是‘瞬息三斬’,左側五丈外那塊長條石,共有三十六道紅線,你只能出一劍,要精準的將其從第一道處絲毫不差斬斷!”72文學網首發 www.kgzdly.twm.72wx.coma

  “是!”

  從戰隊走出的女子一身青衣,手拎青光劍明晃晃的映出身影,隨后就從她嬌軀上散發出淡淡的劍意,整個人的氣勢頓時凌厲起來!

  一道青色光華閃過,對準那塊條石首端約有三寸的地方,劍氣犀利而卓絕的凜冽斬出,地面青磚被嗤嗤嗤的劃過一絲淡淡痕跡,繼而清脆的喀嚓聲傳來。

  “差二公分,而且你的劍速度太慢,才勉強劃出兩斬,不合格!要知道本老祖在當初這個境界,三斬已經修煉到大成,你的心念還未盡數集中,與劍體沒有盡數融入,禁閉一天不得吃飯。”

  “遵……遵命!”

  “韶華,你給我出來!”

  “在!”

  隊伍后方左側的一個青年,頓時渾身顫抖好幾次,怯懦著低頭站出來,腦袋低垂不敢抬頭,不知暗暗念動了多少個道祖保佑的話。

  “作為他們的師兄,給這些弟子做個表率,右側的那根木樁,高五尺粗八寸,用你領悟的瞬息三斬,把第一根整齊的削為三段,長度誤差不能超過兩公分。”

  “啊啊——?!”

  韶華頓時面如土色,怎么可能辦到,這位范老祖的要求太高了吧,隊伍里頃刻噓聲一片,還有許多人解恨般的壞笑。無廣告72文學網am~w~w.7~2~w~x.c~o~m

  他可不敢惹這位老祖生氣,女煞星級別的人物,會被刮去一層皮的,只好硬著頭皮猛上,手中劍原來極為趁手,此刻卻如拿著一根木棒,粗糙無比頗為鬧心。

  ‘轟——!’

  在劍氣劃過之后,一陣輕笑在隊伍里響起,那根木樁勉強被削去三分之二,而且斷掉的部分的確變成兩截,但長短相差足有三寸,默認直接冒汗了。

  “蠢貨!平日不知苦修,堂堂煉氣十一層,竟然還沒有劍念大成,真給蜀山丟人!當我不知你平時所作所為嗎?多次襲擾女弟子,自命不凡心浮氣躁,去領三個月的禁閉,每天只有一頓飯,再有下次就廢掉武功逐出師門。”

  噗通——!

  名叫韶華的一屁股坐在地上,汗珠子滾滾面色蒼白,隨后顫巍巍的自己去領罰,一想起要在地下室呆三個月,脊背發涼毛骨悚然。

  “廢于懶惰疏于領悟,窺一斑而知全貌,你們的表現真讓本老祖失望,劍道在于‘悟性’和‘感應’,我才閉關三個月,你們便墮落至此,真是難成大器!”

  “有本事,你給我們展示一下真正的劍威,只說不做妄稱前輩。”

  一個很低卻很清晰的聲音,驀然從人群中后方很不忿的傳出,氣氛頓時如墜冰窟,所有人大吃一驚。都感覺那聲音就在耳畔,紛紛左右環顧尋找這個找死的家伙,但目光所見,都在和自己一樣的神情。

  “誰在放肆?給我出來!”

  這位范姓老祖,頃刻間凝眉立目,眸光含煞的掃視過去,但讓她吃驚的是,竟然無法鎖定話音來源,而且每個弟子都臉色陡變,都不像大膽作怪之人。

  “好!自從我進階筑基后閉關,總有些市井之徒還在妄動邪念,此刻我再說一遍,背后非議亂嚼舌頭根子,下場就像那塊條石,讓爾等看看差距,筑基期為何能一步登天,本老祖只需揮動一劍,就能將其徹底全部碾碎。”

  條石還剩下大半截,長一丈五尺,高度也有三尺,就是給煉氣九層以上的作為考校之用,不知多少人尷尬在上面而領罰,如今老祖出手,直接用劍氣碾碎,這也太勁爆了。

  立刻有人驚呼,還有幾個提前喝彩,眼珠子瞪圓了觀摩范姓老祖每個動作,這是在給自己免費學習超高劍道的天然良機,能見到筑基老祖出手,堪比彩票中獎。

  只見范姓老祖渾身無風自鼓,如變魔術般的一揮手,就從袖袍內多出把綠色長劍,現場的溫度頓時寒涼不少。

  “斬——!”

  這些弟子只看見他們的范姓老祖,如仙子般飄飄欲飛,口中輕喝一聲,那把綠色長劍只是微微動了動,天地間就驟然多出道閃光,強大劍氣頓時卷起狂風,化為一個氣旋久久未散!

  “啊?”

  范姓老祖大驚失色,下方的弟子還在一眨不眨,等著那塊長條石化為碎末,然而半晌之后依然沒有任何動靜!

  “哇!這就是老祖的厲害之處,竟然把石頭粉碎了,表面還看不出任何傷害痕跡!”

  “范老祖威武!”

  “真的太厲害了,這要是用在敵人身上,表面還像往常一般,其實早已死亡多時,想想就可怕!”

  ‘咦?’

  范姓老祖聽到臉龐火辣辣,她也在盯著那塊條石,正滿臉不可思議,應該在自己劍光落下的瞬間,這么大塊石頭就該粉碎的,自己哪有他們吹噓的那么厲害!

  “咦?到現在還不粉碎,我先摸摸!”

  一個膽大的弟子,飛奔上前小心翼翼的伸手摸了摸條石,手感依然堅硬冰涼,本以為碰一碰才能粉碎,那樣讓他失望了!

  忍不住一腳飛踹,就算外殼再堅硬,里面徹底粉碎的話也成了一個空皮囊,自己這一腳的力道可是能踹的斷木樁!

  然而這個弟子被反彈出好幾尺,腳腕傳來一陣酸麻,條石依然堅硬如故,似乎從未被攻擊過!

  這就尷尬了……

  所有弟子的目光頓時轉向范姓老祖,說好的一劍下去粉碎呢,難道你的神通遠超于此,碎掉之后又重新被劍氣粘住?

  有人已經忍俊不盡,分明沒有絲毫奈何,就算自己一劍揮過去,至少也能砍幾個缺口,難道他那把劍是假的?還是根本就沒有那種本事,憑空吹牛導致當場出丑?

  范姓老祖臉色發燙,臉色鐵青的靠了上去,伸出修長玉手摸了摸巨石,心中驚駭無與倫比!自己那一劍絕對能把這塊石頭粉碎,她用的可是下品靈器,就算普通長劍,也能瞬息將其切割成均勻的五六塊,今天真是見鬼了!

  “哈哈哈哈!好厲害的范老祖,還真是晚輩的表率,連一塊長條石都鄙視你,根本不配合演戲呀!”

  我去!是誰這么大膽?

  但是人群里爆發出輕笑聲,就算不粉碎,裂成幾塊也可以啊,老祖的神通這么牛逼,一劍下去竟然安然無恙!

  “是誰?竟敢擅闖我蜀山,有種的速速出來!”

  范姓老祖立刻面露寒霜,抬頭看向頭頂高處看去,雖然那里空空如也,但聲音的確就是從上方傳來的,自己竟然發現不了對方,頓時心中一凜!

  “范青青,當老祖的滋味很舒服吧?你師傅王蓉呢,為何整個蜀山上下沒有她的蹤跡?”

  咦?這聲音有點耳熟啊?竟然能巧妙的繞過護山大陣,還直接稱呼師傅的名譽,不禮貌舉動讓她有些不爽。

  “大膽!爾是何人,不要藏頭露尾速速現身,否則別怪我們不客氣。”

  上百個弟子也惶惶然,聲音聽在耳中如雷,舉目四望仔細尋找,竟然連對方半根毛也看不見,這就有些恐怖了!

  “陸某就站在那里,是你們自己看不見,如之奈何?”

  還是那塊長條石上,空間忽然一個漣漪,緊接著從虛無到模糊,進而清晰起來的出現一個身影!

  “啊?”

  “你……你是……!?”

  和下方的上百弟子瞠目結舌不同,陸姓老祖接連倒退幾步,一只手抬起指著來人,眉頭緊蹙在一起,大腦里快速回憶思索著,這個人好面熟,仿佛才從自己的印象中淡去!

  ‘哇!這是誰啊?太帥了吧,簡直絕世無雙!’

  ‘仿佛神仙一般呀!簡直就如一道光,純潔無瑕的光芒,好想據為己有。’

  ‘這……這就是夢寐以求的男神,能不能上去報一下,就一次即可。’

  無數弟子里面,興奮的驚呼聲接連而起,許多女修頓時雙眼發直,如見到偶像般差點癡狂,嘴里頓時關不住小門,花癡本色開始上演了。

  而那些男修臉色微微陰沉,醋意產生了怒意,怒意根本無法止住,由害怕變為殺氣,但見來人在和范老祖說話,不敢太過放肆。

  “陸寒,你是陸寒,沒錯的!”

  “沒想到范大美女還有點良心,本以為你早就將陸某忘記,我就心安理得的給華凌娶個新的雙修伴侶,此刻正有成千上萬個金丹女修,都在倒貼著向他拋媚眼伸橄欖枝!”

  “啊?華凌他……那么討人喜歡?”

  范青青嘴角一抽搐,醋意頓時橫生,也不是好久未見那家伙,咋就這么處處吃香,竟然要背著我納妾啊……噗!

  這下慘了,他會不會拋棄自己?

  會不會嫌棄我?畢竟認識的時間不長,老祖說我資質不錯,但是他竟然更加逆天,說好的一起進步呢?

  我才開始邁步,你已經失去了蹤影,嚶嚶嚶……!

  但是,一個更厲害更嚴重的問題,就在自己的面前,面前這家伙也絕對不差,當初可是比起華凌還要變態的,筑基初期吊打幾個修真家族老祖。此刻更應該嫩挑戰金丹境界了吧,她反正沒聽說地球上出現過更高階存在,就連王蓉老祖……唉——!

  蜀山雖大,卻被陸寒一眼籠罩在內,的確沒有王蓉的身影,當初自己在這可是作孽不少,這位掌門除了性格有些異樣,心性基本不錯。

  “我明白了,但是你師父在閉關?還是去了海外云游?似乎她的壽元也時日無多,畢竟卡在筑基后期多年……”

  后面的話直接掐住,一見范青青愁眉不展的表情,陸寒就深知自己猜測正確了,當初他才重生處處危機,根本無暇了解這些事不關己的問題。

  “啊!我明白了,方才那塊條石之所以沒有碎裂,大概就是你搞的鬼,竟然在眾多弟子面前讓我出丑。”

  范青青忽然醒悟,立刻面露不悅,雙眼嘰里咕嚕轉動,就在想什么壞主意。

  “什么條石?陸某怎么不知道?”

  嗡……!

  下方諸多蜀山弟子一陣無語,臉上黑線迭起,也把懷疑對象轉移到了此人身上,心忖這樣裝傻就有點太過了。

  “就你站著的……啊——?!”

  ‘喂喂!那塊大石頭呢?怎么不見了?’

  ‘啊——?條石哪去了?真見鬼!’

  僅僅說話的呼吸之間,陸寒腳下已經空無一物,碩大石塊不知何時沒了蹤跡,僅有個輪廓在那擺著,但是肉眼瞬間秒穿。然而讓他們震驚的還在后面,只見陸寒向不遠處的另一側吹了口氣,詭異炸毛而恐怖的一幕頓時到來。

  那是動用神通挪移來的條石堆,至少七八十塊整齊排放,就為了給弟子們考較專用,一道銀白閃光就被吹了過去。每個人頃刻間感覺到如千百根銀針接觸了肌膚,濃烈劍意恍惚掃過身軀,然后石堆就撲簌簌的全部化為粉末,連豆粒大小的殘渣都沒有。

  啊——!

  啊啊………!

  瞬時寂靜如斯,全部雙眼暴睜的盯著那里,石粉仿佛流沙般大片滾落,直到一動不動!

  “人劍合一只是追求劍道的根本,用天地為劍才能縱橫三界!”

  唰——!

  一道強光莫可逼視,就在這些蜀山弟子面前,幾乎通天徹地的數百丈劍光,直直立在所有人的視野中,照亮了附近幾座山峰,將陽光徹底碾壓忽略掉。
香港马会王中王论坛特彩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