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2文學 > 修真小說 >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> 第455章 魔女的震懾
  荃興的目光里,并未露出意外,但是藏著幾分憂慮和猶豫不決,而天曉云則欣喜無限,臉龐不再那么冷艷,陸寒也是點點頭示意。

  作為金丹境高階,兩人自然被侍者引導至二樓某間包廂,在進門之前一直有無數道神念接連掃來,而且有些很肆無忌憚,甚至帶著某種情緒。

  這些人中,都是各家族的宗門的精英,至少都在金丹中期以上,竟然還有幾個元嬰老祖級別的,但明顯都壓制了修為,卻休想瞞過他們。

  咚——!

  一聲能震撼耳膜的錘音,很快從五尺高主臺上傳來,接著就有三個身影魚貫走進,中間是個金丹中期女修。

  白玉音的名頭幾乎家喻戶曉,因為她是美艷無雙的大拍賣師,年齡在三十歲上下,身材高挑潤膚如羊脂,微胖更為此女添加了些許風情。

  兩外兩位就是護法,專門維護拍賣秩序,以及應對各種不測,雖然還未出現過類似情形。

  接下來很長一段時間,拍賣的無非都是些稀奇古怪之物,肯定繞不開筑基和金丹這兩個境界,陸寒就在閉目養神中度過大半個時辰。

  “諸位道友,今天的五件壓軸之物,即將和大家見面,我手中的小瓷瓶里,就是來自百煉堂收購的十顆極品‘蘊靈丹’,這是新的高級丹藥。”

  轟——!

  拍賣師的小錘輕輕一敲,立刻將氣氛帶動起來,很多修士都開始昏昏欲睡,忽然間如冷水潑頭,激靈振奮倦意全無。

  ‘終于可以大開眼界了,哈哈!’

  ‘是啊!筑基期的福音啊,稍后仔細分辨一下,到底有何出奇的地方。’

  ‘奇怪,這瓶丹藥難道還不夠壓陣嗎?為何第一個就被拿出來?’

  ‘再逆天又如何,還只是筑基修士的東西,要知道現場好多人都處于后期境界,他們已經開始為金丹境備貨。’

  ‘這樣啊,那也有熱鬧看,一會就回頭破血流,比家底底蘊的時刻就要來臨。’

  ‘一定要狠狠掐,掐死幾個才好,嘎嘎嘎!’

  片刻的沸騰之后,很快陷入可怕寂靜,因為這是所有人關注的焦點,上千道目光齊刷刷盯著白玉音,似乎她就是點燃火油的罪犯。

  首先,一件潔白無瑕的玉質圓盤放在桌上,然后緩緩拿起瓷瓶,在慢慢打開瓶塞,似乎是故意吊起所有人的胃口。

  快點啊!

  你特么的別磨蹭啊!

  信不信老子上去打死你?

  然后,更是氣炸人的一幕出現了,白玉音左手揮動,就多了塊繡著百花的錦緞手帕,將圓盤徹底蓋住,然后僅僅讓人聽到靈丹敲打盤底的輕微響聲。

  嗡……!

  ‘別拉我,我要打死這女的……’。

  ‘你說氣不氣人。這是在拍賣,還是在勾引?’

  ‘臥槽!小心老子扒光你,然后狠狠蹂躪,哇呀呀呀!’

  ‘呼哧呼哧……這女的夠歹毒,小爺喜歡。’

  ‘別挑戰我的耐性,你特么的趕緊拿開那塊布片,臭不要臉的白玉音。’

  一時間連呼吸都要停止,許多人也怒不可遏,被一個女人調戲的抓耳撓腮,若非顧忌自己的小命,早就上去‘幫忙’了。

  猛然間,十顆光澤閃爍、表面還帶著迷人紋路的丹藥,終于出現在眾人眼中,隨即就聞到沁人心脾的藥香,這時都在進行著一個動作——吸氣,狠狠的吸氣。

  “極品蘊靈丹,出自大丹師之手,本交易行推薦,渡劫前服用會讓法體更加充沛,這十顆的底價五百塊靈石,無加價上限,開始!”

  咚!

  確定了,無疑了!

  干吧!

  “七百塊靈石。”

  “一邊去吧,我出八百。”

  “八百二十塊。”

  “八百二十一塊!”

  “你老干媽的,這是哪個傻逼?我出八百二十二塊!”

  “九百塊靈石!”

  “一千塊!”

  百煉堂的荃興也在下面,這就是他喊得,然后低頭忍俊不禁,自然那位美婦掌柜也來了,一副你好壞的眼神瞥去,卻喜色越來越濃。

  好多人都開始咋舌,他們就是來開眼看熱鬧,即便為此付出五塊靈石的手續費也不心疼,最開始出價的是小家族的代表,此刻逐漸面如土色。

  價格還在向上攀升,開始出現驚呼浪潮,二樓的包廂還沒有動靜,底層出現的喊聲已經迅速減少,而且喊價曾增幅也在變小,因為已經達到承受的上限。

  那些富家紈绔公子沒人出面,只是很興奮緊張,他們的長輩就在上面,完全不用自己擔心。這些人中就有那天在城內飛空的家伙,清一色的筑基中后期境界,都是用各種資源堆出來的,資質上乘者極少。

  天曉云滿臉期待,在某個包廂中,自然也有他們天水軒的高層,其實陸寒已經幾乎分辨出,竟然是那位根本不露面的元嬰初期老祖。

  才幾天時間,此女的損耗已經恢復如初,而且逐漸瀕臨圓滿境界,不出一兩年似乎就能渡劫,自然最知曉極品蘊靈丹的價值。

  “一千二百塊靈石!”

  終于,二樓包廂有老氣橫秋的聲音傳出,將底層的氣勢徹底熄滅,陸寒知道這是個金丹中期修士,不只來自哪個家族。

  “一千五百塊了,噗嗤……!”

  又是一片喧嘩,這也太瘋狂了吧,直接加價三百,但為啥還帶著笑聲,在挑釁嗎?

  “我出一千八百,嘿嘿嘿!”

  唏噓聲更是加強不少,不過聲音幾乎來自一個方向,甚至屬于同一包廂啊,只有天曉云和荃興的身軀一顫,他們似乎聽出是何人作為。

  ‘荃興道友,那兩位前輩在干嘛?生怕咱們這次吃不飽啊,自己煉制的東西居然也開口出價,還這么狠,咯咯咯!’

  ‘主夫人也聽出來了?哈哈哈哈!可惜他們是星外同族,否則努力結交一番,我們百煉堂絕對橫掃西荒。’

  “兩千塊!”

  在某處密語驚呼中,包廂內有人再次打破纖斕和陸寒二人的出價,聲音有些蒼老,還夾雜著些許慍怒,多半在責怪這倆攪局人玩的太狠。

  但也從此刻開始,漲價的幅度又開始變小,畢竟只是筑基修士服用的丹藥,再逆天也有極限。

  其實用兩千多塊靈石,足以將一個普通煉氣期弟子培養到筑基后期境界,這么多老家伙紛紛出面,除了對族中晚輩的溺愛,更多的是爭奪那幾分氣勢。

  只是也有幾間包廂內從未發聲,似乎他們的意志,根本不在這幾顆極品靈丹之上,譬如距離陸寒約有七八個包廂,就有兩個身影從未參與過。

  很舒適的座椅之上,坐著一名顏值非凡但臉色有些蒼白的年輕女子,如果此人氣血再充足一些,絕對可以說是傾國傾城。

  站在他的背后的是個老者,神態幾乎畢恭畢敬,身上散發著淡淡的煞氣,這名護衛竟然是位元嬰老祖。

  ??“此等鳥不拉屎的地方,竟然也有五品煉丹師降臨,不知哪來的神奇能吸引人才,若非為了那塊古玉,我連一刻鐘都不想多呆。”72文學網首發 www.kgzdly.twm.72wx.coma

  ???年輕女子皺著眉頭嘟囔,似乎對拍賣會的冗長已經有些不耐,到目前為止還未見到她所要的東西,很明顯就是五大壓軸物品之一。

  ??“大小姐,根據老奴倆月來的密探,除了咱們黑水崖之外,烈云宗與萬陰谷和玄清宮,的確都來了重要人物,我們的壓力不小。”

  “哼!那幾座大城的應該也來人了,都想爭奪這把打開寶藏的鑰匙,當年天陽上人沖擊化神境功虧一簣,好多寶物都留了下來,自然都想分一杯羹。至于其他東西也就算了,但那顆烈陽神珠誰也不能染指,只有此物才能徹底治好我的根基損傷,否則本姑娘就會命近當前,誰敢這時候和我搶都將魂飛魄散。”

  ??仿佛壓抑了多少年的怨怒和仇恨,這位年輕女子的氣息頓時陰寒無比,但隨即開始喘息起來,臉上的蒼白神色更甚。

  老者立即閃電般伸出手,抵在她的后心之上,接連點了幾下,然后又緩緩輸入一股特殊的法力,此女的病態才逐漸消失。

  ??外面的喊價還在繼續,只是已經慢吞吞的,每次加價都在二十塊靈石左右,明顯快要達到頂點。

  “差不多了諸位,我出兩千五百塊,可否給天水軒一個面子。”

  忽然某個包廂的小門打開,里面走出個精神矍鑠的老頭,渾身還有淡淡的彩色云霧氣體籠罩,在光線下映襯出彩虹般的光芒。

  所有人立刻回頭觀望,頓時想起震人耳膜的驚呼聲,有許多修士霍然站起,目光中充滿敬畏和崇拜,更多的是不可思議。

  “天水軒的太上長老!?”

  人群中有聲音傳來,許多不認識的聽到后也臉色大變,這可是元嬰級別的老祖,當年的傳聞果然是真的,只有元嬰老祖坐鎮,宗門才具備一絲真正的底蘊。

  拍賣會頓時鴉雀無聲,這個價格的確很逆天了,如果放在大藥房,頂多就值一千五百塊靈石,此刻再出手就會得罪一個宗門。

  “兩千五百零一塊,哈哈哈哈!”

  然而,就有沙啞的聲音傳來,所有人都嚇了一跳,天家老祖的笑容也立刻僵住,臉色瞬間陰沉無比的一聲怒喝:

  “誰?”

  這么牛叉嗎?

  連宗門老祖都敢得罪,目光齊刷刷聚焦過去,不遠處的一個包廂門,也緩緩向外推開,從里面走出個高大身影。

  不但敢得罪一方老祖,還僅僅加了一塊靈石,分明是在打臉,帶著十足的故意加戲弄。

  “唉——!進階區區元嬰境而已,又不是什么震古爍今的奇聞,何必畏畏縮縮藏起來幾十年呢,是不是啊你個老不死的,難道不認識我了嗎?”

  ??四方臉高鼻梁,面龐有些微紫,滿臉都是壞笑,一股恐怖的威壓驟然擴散。

  “姓黃的,你……是你!?竟然也凝結元嬰成功,簡直匪夷所思,你不在九華城繼續做子車家的陰陽使,跑出幾十萬里到此何干?”

  這下就熱鬧了,又出來個元嬰老祖,而且將天水軒堂堂太上長老嚇得不輕,這其中很有貓膩。

  “嘎嘎嘎!以為我死了?以我的資質都能渡劫成功,意不意外?就連我這樣的都能虐的你體無完膚,如今仍舊輕易擺平你,丟不丟臉?我家主人想要這幾顆丹藥,還想再次加價么?”

  “大……大小姐也來了?天某不敢,這就告退離開,那些靈丹很不錯!”?

  天家老祖已經汗水津津,立刻一躬身,隨后忙不迭轉身離開,其他人更是噤若寒蟬。

  九華城,是西荒的幾座巨城之一,子車姓氏更獨一無二,就是城主本家。

  而子車家的嫡系長女,才是讓這些人忌憚的原因,原本是修道天才,在百年前就達到金丹后期,一身恐怖神通,甚至能將元嬰初期打的落荒而逃。更新最快的72文學網w~w~w.7~2~w~x.c~o~m

  當年追求她的修士趨之若鶩,但都觸怒逆鱗非死即傷了大半,天家老祖也是其中之一,不知為何被饒了性命。

  更厲害的是,這位子車媛大小姐的師門,屬于西荒大型宗門鬼羊宮的副宗主,做了堂堂化神太祖的弟子,此女和其學會了心狠手辣諸多神通,讓人聞風喪膽。

  ??誰敢放肆?

  陸寒看的津津有味,也發現天曉云臉色蒼白,顯然也受到不輕的打擊,今天注定失望而歸。

  她拜入的師門烈云宗,同樣號稱宗門,在鬼羊宮面前直接被碾壓,這就是二流宗門和四流之間的差距,天水軒勉強達到入流。

  對于瓊花樓,此類意外情形并未表態,雖然與規矩不符,但屬于個人行為,互相主動露面而裝逼打臉,拳頭最硬的就是贏家,只要不在此地打斗。

  交割事宜很快完畢,子車家的黃姓陰陽使,扔出一個儲物袋,接過那十顆蘊靈丹,現場便進入沉默狀態。

  “第二件壓軸物品,是某位古修士的隨身物品,名為‘玄靈秘鑰’,傳聞里面蘊藏著大秘密。底價五千靈石,每次加價不得少于一百塊,開始!”

  “我出一萬!”

  “一萬三千塊!”

  “兩萬靈石……”。

  底層有修士忍不住,已經尿失禁,真的被嚇尿了,根據有關部門估算,至少十幾人差點癱掉。

  ??

  ?
香港马会王中王论坛特彩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