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2文學 > 修真小說 >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> 第491章 子車小姐有話說
  布下的小領域,雖然不成氣候,好歹也是恐怖的領域神通啊,就這么被逐漸瓦解掉,陸寒那張臉出現在天隱面前。

  “你……你不是去找儒尊了嗎?”

  來回十幾里,就像近在咫尺般,兩人同時被堵截住生路,更加印證了陸大師的名頭絕非空穴來風。

  “我們只論道,不談其他!”

  灼灼劍光切入領域內,隨后就化為千百道的分散開,眨眼間將天隱圍住,他頓時感覺靈氣被斷絕,自己掉進了銀月色皎潔世界。

  “領域?不不——!”

  然后不管怎樣反抗,都難以改變走向隕落的事實,而陸寒已經離開,那邊的儒尊自然發現生機,擦了擦汗水又想逃跑,臉色早已慘白如紙。

  他的身軀開始詭異縮短,幾個呼吸間就成了侏儒,雙眼血紅額頭發青,頭頂出現兩個肉瘤,然后冒出一堆犄角。

  身后藍芒大放,一股沖天寒意爆發,三丈內的虛空立即分裂成兩部分,中間出現一道空間裂縫。

  “論道還未結束,現在走有點不禮貌吧,哈哈哈!”更新最快的72文學網w~w~w.7~2~w~x.c~o~m

  儒尊聽到聲音更是一哆嗦,不假思索咒語聲起,雙手頻繁揮動,向后甩出十幾道黑光,組成大片的光幕作為抵擋,其中還有幾點寒星。

  “爆——!”天才一秒鐘就記住:www.kgzdly.tw 72文學

  ‘咔咔咔……!’

  那些寒星也不知是何物,幾個收縮之后就清脆的炸開,將里許范圍都渲染成迷茫世界,天地為之巨變。

  ??陸寒方一靠近,就感覺微微眩暈,周遭原來的景色不在,整個世界白茫茫的,寒潮鋪天蓋地,一座座冰丘將他圍住,開始無規律旋轉。

  一座冰雕高約十丈,此刻已經活了,釋放出的威壓十分強悍,手中粗大長矛已經對準陸寒,下一秒已經到了面前。

  ????????陸寒雙眼開啟秘術,立刻看到有個模糊的身影,就在冰雕后面不遠處,滿頭大汗還在施法。他也感應到這亦真亦假的幻境,是由個小型法陣造成的,和寒屬性互相搭配,仿佛化為一體,才打造出威力不俗的手段。

  長矛狠狠扎在他的光盾上,立即被消融化解,直接遇到玄陰圣光組成的盾牌,而玄陰之氣是陰屬性的鼻祖。

  一道劍光化為流星,呈S形的詭異路線,向著儒尊的身影左側五丈處扎去,那里頓時響起一聲慘叫,那身影逐漸點點潰散。

  幻境頓時動蕩起來,冰雕咔吧幾聲中爆碎,從里面飛出三只巨怪,憤怒咆哮著再次撲向陸寒,每只都有十幾丈那么龐大,藍盈盈軀體帶著血盆大口。

  幾乎不分先后,一下就咬住了陸寒的身軀,怪物之間甚至產生激撞,一擊得手立刻興奮無比,但是轉眼就被慘叫淹沒。

  吞噬掉陸寒的那只巨怪,從體內猛然射出幾十道劍影,閃電般的連同附近兩只,都洞穿滅殺在此,這些都是九級冰妖。

  儒尊的身軀已經撲進裂縫,他的右手已經不見,血淋淋傷口極為醒目,但終究能逃過這一劫了。

  就在空間裂縫徹底彌合的剎那,有道亮光忽然射來,從僅剩下寸許的縫隙間鉆了進去,然后里面響起絕望的嘶吼聲。

  在二十多里外,布施和尚亡魂皆冒,兩個伙伴隕落的太快了,陸寒之命比傳聞不知更逆天多少倍,如今親身做了實驗,卻已經變成小白鼠。

  纖斕正信心十足,將法力瘋狂注入靈寶內,這件新入手的追魂奪,果然不負期望,藍色小劍已經化為巨闕,和布施和尚的靈寶激烈交鋒。

  那是一把黑白二色的紙傘,此刻快速旋轉,當每一劍斬下,紙傘表面就飛出個斗大符文。每當符文消失一個,布施和尚那張老臉,就十分肉疼的抽搐兩下,

  這把‘輪回陰陽蓋’,也是貨真價實的上品貨,但是看見對方那美婦手上,還擺弄著一把紫色尖錐,同樣具有毀滅之威,將他逃跑的可能掐死,布施的光禿腦袋便冷汗狂涌。

  最要命的是……陸寒已經來了,就站在遠處觀望,似乎不想插手,這是把自己送給美婦當靶子啊,噗!

  ‘嗡嗡嗡……!’

  早已心不在焉之下,布施的靈寶恰好顫抖幾下,抵御劍光狂斬的符文,已經越來越小,立刻又讓他大驚,趕緊噴出一口精血,才勉強穩住潰敗的頹勢。

  三人之中,他的修為和神通還算居中,但是和天隱老道相比仍舊差的很遠,根本沒有觸摸到蒼元境門檻,更無從窺探領域法則的奧秘。

  纖斕的修為比布施還差一些,但是被陸寒賜寶,無形中快速抹去了劣勢,反而成了堪比圓滿境的強者,只要將追魂奪徹底煉化,傾力一擊可以斬殺化神巔峰。

  陸寒盤坐在地,旁若無人的拿出兩樣東西,又開始研究九冥玄珠和烈陽神珠,兩手間一冷一熱,不同屬性間充斥著玄妙的神秘力量。

  天地之初是混沌萬古,分為陰陽以來,才有了萬千生靈,在陰陽初分以前,都是神魔亂舞的瘋狂年代,更有上古真靈肆虐,動輒就是仙王準圣級別大能。

  此后逐漸墮落,所謂物極必反,如今又在從衰落向強盛折返,修仙世界才熱鬧了幾十萬年。

  每當陸寒給兩顆珠子注入法力,這對冤家頓時產生恐怖排斥力,瞬間就脫離他的雙手,立刻分開三尺遠。他修習的是玄陰仙決,對九玄冥珠了解甚深,但是烈陽神珠的奧秘,以及兩者排斥原因,暫時無法專門深究。

  但萬變不離總綱,藍暖曾向他透漏,葉仙云要這兩顆珠子,就是想將其合二為一,此女的心著實巨大無比。

  莫說是她,即便當今的飛花島主,也未必有此本事,天陽上人當年叱咤風云,不知從中領悟出了多少奧妙。

  以陸寒前世的道君經驗,只要拿出時間,他自信會很快找到其中訣竅,從而破開隔閡冷熱兼并,再現陰陽合一的恐怖威能。

  令他最奇怪的是,當時仙鏡對九玄冥珠起了反應,此刻卻死氣沉沉,似乎沒了絲毫興致。

  “再給你一次機會,若是還這般差勁,那就別怪姑奶奶心狠手辣,畢竟我還有時間去悟道,咯咯咯!”

  纖斕感覺差不多了,在陸寒面前表現一下,手中的紫色尖錐滴溜溜大放光彩,尖端直接對準布施和尚,臉上露出幾分媚笑。

  “死則死矣,臭婆娘休要囂張,你怕是不知道,爾等已經得罪了西荒金副尊主,哈哈哈哈!”

  布施和尚立刻瘋狂大笑,說出一番讓人非常意外的話,陸寒微微驚訝,隨后又低頭把玩兩顆寶珠。倒是纖斕大吃一驚,急忙轉頭看向陸寒,見他置若罔聞,才稍微壓下害怕的情緒,緊咬牙關把尖錐拋了出去。

  “那又如何,你肯定看不到了,去死!”

  紫錐倏然變長數倍,以刺耳之音破空,狠狠扎在藍劍的柄尾,眨眼間就有一道豪光注入劍刃,兩件靈寶合并,頓時如九天神兵降世。

  只見天地都要劈裂,布施和尚的那把‘輪回陰陽蓋’,立刻被壓迫的哀鳴起來,然后連同主人,都沒入了那抹碎裂的空間里。

  西荒三大尊主,的確有個姓金的副尊主,花妖老祖說無人知道他的具體名字,都私下里稱呼其為金大腦袋,修為無法猜測,反震非常駭人就是了。

  不知這三個家伙,都是區區化神境界,緣何和一位蒼元境尊者扯上關系,但陸寒根本也不怕。

  他本就打算閉關了,切實的為自己鞏固好化神境界,并準備徹底領悟蒼元境神通,把玄陰仙決再上一層樓,還有主要依仗——玄吒冥劍訣。

  幾天后,九華城外,兩人看著面前無邊無際的城墻,纖斕瞪圓眼睛,半晌才深深呼吸了幾口氣。

  ‘咱們天地盟總部,的確該換個地方啦,兩者相比,那里直接就沒了啊。’

  ‘換地方?這混坤大陸就是總部,蒼元境修士的培養,就用當前茫茫千萬里的所有資源,不出數年,陸某就讓上千絕頂強者遍地開花。’

  啥?

  纖斕晃了晃差點摔倒,她本來的意思,是說讓天地盟總部先搬到西荒來,結果這位又是要要拿下當前的整個界面啊,上千萬里和無數逆天勢力呀!

  一想起陸寒時如何弄沒六大宗門的,又把蒼梧禁地和外面打通,將五十萬里的界面納入麾下,好吧,這地方由要倒霉了!

  想想就脊背森寒,迫切提升實力的感覺,登時鋪天蓋地壓來,仿佛有個聲音一直催促她,閉關吧……苦修吧……。

  九華城的雄偉壯觀,再次引起陸寒的回憶,曾經也無數次光顧這等大城,曾經也戰戰兢兢的苦修,如今實力終于再上一層,距離復仇又進一步。

  他雖然神通逆天,卻也不敢有絲毫怠慢,此次來九華城,就是為了瘋狂收集修煉資源。

  才進入城內的主干道,就感覺一道道強橫的氣息,這里才是真正強者匯聚之地,化神修士經常見到,元嬰級別的也密密麻麻,當然金丹境更是如過江之卿。

  根據花妖老祖的情報,陸寒直接來到一家僅有八層高的‘納元商行’,現對于動輒十幾層、甚至幾十層的高樓巨塔,納元樓有些卑微。

  但在知情人嚴厲,此地基本是品類最齊全,完全不亞于瓊花樓交易行的大店之一,裝修無半點花哨豪華,卻人流如織摩肩接踵。

  然而在見到一個身影,正從左側街道走來,并滿臉微笑的盯著兩人時,陸寒微微尷尬,是子車媛來了。

  此刻的她妝容大變,身穿不起眼的土灰色布裙,頭上木簪束發,肩膀上還有一個褡褳,如飯店服務小生。

  若非陸寒眼尖,還真不敢相認這位九華城大小姐,她既然能精準定位自己,想必早已注意許久了,作為堂堂西荒大勢力,這點情報并不困難。

  “歡迎陸前輩兩位光臨,九華城蓬蓽生輝!”

  “嘿!子車家將九華城經營的這般繁榮,才是陸某慕名參觀的動力,美女自然功不可沒。”

  子車媛并未帶一個護衛,此地是她的家,不知有多少力量分散各處,或許這人群里,就有十幾個效忠城主府。

  “既然陸前輩看中了納元商行,小女愿意做個向導,我對這里熟絡無比,能為兩位省卻大把時間的。”

  陸寒豈能拒絕,也根本無法推脫,這位大小姐可是沒怎么和他交集,不知這次主動找到自己,又要高什么幺蛾子。

  “哈哈!我這張臉好大,相信有美女陪伴,絕對事半功倍收獲頗豐的,請!”

  伸手不打笑臉人,張口不罵送禮者,無論對方意欲何為,此刻既然遞過來了善意,他不介意送出點溫暖。

  沒有在一樓閑逛,二三樓也被忽略了,跟隨子車媛直接到達五樓,就算她如此裝扮,一路遇到的管事,見到后都非常驚訝的低頭哈腰,滿是謙卑恭敬。

  五樓被結界保護,古樸裝飾不知雅致,子車媛腳步未停,抬手就打出道法決,一陣漣漪波動后,真實景色竟然變樣。

  原來一切布置,都是白玉雕刻瑪瑙鑲嵌,明珠閃閃華貴異常,敗絮在外內藏錦繡,直接升華到頂點。

  “大小姐又親自光臨,這兩位想必是貴客,小店看來又要發財啦,多謝照顧!”

  廳內有一人正在品茶,立即站起來拱手施禮,看到陸寒二人只是微微一愣,隨后快速恢復正常,是個年屆五十的胖子。

  化神中期境界的修為,根本瞞不過陸寒的感應,想必這胖子已經看出自己的身份,又將自己歸納為星外下族一類了。

  “蒼叔,可不要以常理度人啊,我這次是來賺提成的,最近花費很大,咯咯咯!”

  好吧!陸寒也哭笑不得,但他才不信子車媛的客套話,幾杯靈茶已經斟滿,四人同時落座。

  “還未請教。”

  “陸寒!這是纖斕道友,她身居副盟主之職,此前閉關多年,被我帶出來歷練一番。”

  “喔!什么?道友就是陸寒啊,失敬失敬!就沖大小姐的面子,本來折價一成的,而陸道友威名崛起,本店就再折價一成吧。”
香港马会王中王论坛特彩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