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2文學 > 修真小說 >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> 第五章 墨云軒
  陸寒走到攤位的面前,修長的手指拾起這枚木梳,對著眼前的這個攤販道:“這木梳多少錢!!”

  賊眉鼠臉的攤販,掃視著明顯大學生打扮的陸寒,大學生最好騙,看來今晚有希望拿下這份生意:“這位朋友真的是好眼力,這件木梳可是....”

  陸寒在他開口的時候就是知道攤販的打算,眼中閃爍著厭惡:“不用吹了,這件東西不是古董,二十塊賣不賣!!”

  而因為陸寒開口打斷眼前的男子的話語,眼見這個家伙揭穿了自己的把戲,眼中帶著懊惱的神色道:“成交!!”

  陸寒從錢包中抽出一張二十的紙幣,就是拿起這枚木梳進入人流中,攤販喜悅的收起錢,就算是二十塊他也賺了,畢竟這個東西的進價不過一塊錢,翻了十幾倍的利益,真的是冤大頭,不過到底是誰冤大頭這個就不好說了。

  進入人流中的陸寒掃視著兩邊的攤位,看了這么久也沒有看見什么古董,很多都是做舊的假東西,不過當陸寒的目光掃到眼前這個長頸花瓶時,眼皮不禁一跳,這個是真的?

  反復確認花瓶表面殘留的歲月痕跡,陸寒才確認下來這真是古董,就是不知道價值多少,夠不夠用。

  陸寒漫不經心打量著攤位上的物品,看看能不能發現其他有價值的古董,在他面前看似憨厚的女攤主,眼中閃爍著奸詐之意,目光掃視,看得出眼前的游客全身都是地攤貨,不由暗罵,沒錢的家伙來買什么古董,這不是浪費老娘的口水嗎?

  確定沒有其他古董后,陸寒拿起花瓶神色淡然的開口道:“這個花瓶多少錢?”

  陸寒拿起花瓶問價錢的時候,女攤主再次打量著眼前的男子,難道是看走眼了?不過這個家伙身上的氣質,看起來還真不大像平常人,難道真的是肥羊?

  如果真的是,那么機會到是來了,正好手頭緊做成這單,那么之后的日子就是好過多了,抬起頭眼中充斥著貪婪之意。

  陸寒發現眼前這個大媽,身上散發出來的奸詐之意,看來想低價撿漏的機會是沒有了,既然如此,那就只能這樣了。

  只見陸寒閉上眼,再次睜開的時候,眼中帶著淡淡的銀芒,雙眼中閃爍著一股詭異的力量,就在女攤主張口報價的瞬間,突然籠罩在女攤主身上:“一....一...千塊!!”

  陸寒抽出十張紅票子,迅速拿起花瓶消失在人流之中,然而在在他身后的溥健柏,卻是把所有看在眼中,眼眸流露出譏諷的色彩:“看來不過是平常人罷了,而且還是個想一夜暴富的冤大頭,剛剛對他產生危機感真的是太蠢了。”

  隨著陸寒離開,那股詭異力量快速的煙消云散,中年女攤主眼中閃爍著悔意,她剛剛怎么就鬼使神差的改口了呢?要知道她想要說的可是十萬!看剛才小哥這樣利索的給錢,說不定真的能夠?現在改口還來得及嗎?不過陸寒的身影已經是看不見,這個中年女人才失望的收起錢。

  不久,人流之中的陸寒在一個叫墨云軒的高大門面前停了下來,此時他臉色并不好,原本紅潤的臉色也是變得異常蒼白,這是剛才他強行運行一種神通出現的后遺癥。

  有點過于高估自己的實力,練氣一層還遠遠不夠,估計要一段時間的休養才能恢復元氣,但此時陸寒也沒法后悔,希望自己的付出能有所回報吧。

  陸寒調整了下呼吸,走了進去墨軒門的大門,而就是在他的身影消失在拐角處時,顏曉萱和溥健柏也是出現在這個門店的面前。

  指著墨云軒的大門,對著顏曉萱開口道:“要不我們進去看看,墨云軒是這條街之中最為有名的古董店,說不定有合適的呢?”

  顏曉萱望著面前帶著些許古意的木樓,向著溥健柏點點頭就走了進去,而此時進入了墨云軒之中的陸寒,對著迎面走來身穿職業西裝的女子開口道:“我這件花瓶要賣,要走什么手續嗎?”

  女子右手輕輕右指道:“那么請你過來我帶你去鑒定室!”

  這時兩人從門口走了進來,顏曉萱和陸寒就這樣正面碰上,看來是要打個招呼了,雖然不想要在這個家伙的面前。

  顏曉萱先是無奈的看了溥健柏一眼,才是對著陸寒開口道:“沒想到在這里又見面了。”

  而把這個花瓶放在這個接待員手中的陸寒:“麻煩你先帶過去鑒定。”

  “好的先生。”

  待這個接待員離開后,陸寒才轉過身,對著顏曉萱聳了聳肩,說道:“是啊!!沒有想到居然能夠在這里見面,這位看不夠的顏曉萱小姐!!”后面這句尾音特意加重了幾分。

  聽著陸寒說話的語氣,顏曉萱知道眼前這家伙絕對是故意的,此時她旁邊的溥健柏,卻是望著臉上呈現尷尬的顏曉萱,想不明白她怎么在這人面前還略帶羞澀,溥健柏臉色有些難看,眼中浮現著壓制不住的怒氣說道:“萱萱這位你不介紹一下嗎?”

  “這位....這位....”

  注視著顏曉萱臉上浮現出來的尷尬之色,陸寒神色平靜的開口道:“我叫陸寒!”

  而在怒氣沖天之中的溥健柏眼中,卻是沒有注意到他身邊佳人的反常,而是把炮仗對著陸寒開口道:“陸寒先生是吧?不知道你來這里是要干什么呢?”

  望著神色憤怒的溥健柏,顏曉萱也是有些無奈,不禁翻了翻白眼暗道,又來了,自己又不是戰利品,要不要這樣強的占有欲啊!什么事情都要插上一手,真的是受夠了。72文學網首發 www.kgzdly.twm.72wx.coma

  對于神態逼人的溥健柏,陸寒視他于無物:“不過是來賣點東西而已。”

  一直在等著這句話語的溥健柏,嘴角不由勾起一絲嘲諷的笑容:“賣東西啊!!就是剛剛在小販,那里花了一千塊錢買的花瓶嗎!!你知道這里是什么地方嗎?這里不是你那些破爛貨可以來的,不要來這里浪費時間了!!”

  “哦!!破爛,看來這位先生的眼睛真的是有些問題,朱玉在你眼中都是木瀆嗎?”陸寒本來不太想要理會這樣的人物,和這樣喜歡爭風吃醋的人說話,真的是有損他道君的名號,雖然現在這個名號不提也罷。

  “你...”

  還沒有等著溥健說完,旁邊的顏曉萱瞬間打斷了他的話語道:“溥健柏!你夠了!”

  而被顏曉萱打斷的溥健柏,眼中充斥著難以置信的神色,沒有想到她居然會為了這個野男人說話,要知道他們從小到大,青梅竹馬,這么多年的感情在這,不看僧面看佛面,難道他還比不上這個窮光蛋嗎?

  “萱萱你為了他對我生氣?”

  被這樣過目光注視著的顏曉萱無奈的開口道:“溥健柏,你說的實在是太過分了,還是先回去冷靜冷靜吧!!”

  “踏踏踏!!”

  伴隨著高跟鞋踩出來的腳步聲,剛剛離去的女子面帶著壓制不住的笑意走了過來,其身后還跟著一位身穿白色中山服中年儒生,兩人走到陸寒面前,中年儒生面帶微笑的道:“這位小友,你這件瓷器的鑒定據結果已經出來了,是明代龍泉官窯.....”

  陸寒目光隨意的掃過已經是變成豬肝色的溥健柏,不由有些好笑,對著眼前的這個中年儒生開口道:“謝謝,請問價值多少?”

  只見面前的中年儒生接著道:“如果是在拍賣會上,這件瓷器應該能拍到30萬以上,但是拍賣會手續費也比較高,會扣掉一些,并且拍賣會也不是經常有的,如果小友急著出手,本店可以以十五萬的價格買下來,小友你看怎么樣?”

  隨著中年儒生說完,溥健柏再也沒有臉面待在這里,雖然不是非常珍貴的古董,但價值幾十萬的明代龍泉瓷器怎么可能是破爛?這個丑還是在心愛之人面前出的,溥健柏立刻轉身離去,但是在他眼中卻是閃爍著陰翳的目光,這個仇遲早要報。

  顏曉萱神色詫異的注視著眼前的男子,這個家伙的確不是平常人。

  “請問小友你是想在拍賣會出手,還是現在就賣給本店?”中年儒生微笑著問道。

  “賣給你。”

  很快,陸寒便和中年儒生達成了交易。

  陸寒掃了一眼手機之中響起十五萬的到賬通知,才抬起頭來打量眼前這個帶給他一絲新奇之感的少女,看到她眼中浮現出的怪異表情,不禁笑道:“怎么了?又沒看夠嗎?”

  聽到陸寒問話的顏曉萱搖搖頭道:“沒什么!!”

  陸寒瀟灑的轉身向著外面走去,現在的他精神狀況并不是很好,需要早點回去調息一下才行,況且明天還有家教工作。天才一秒鐘就記住:www.kgzdly.tw 72文學

  顏曉萱注視著那個家伙挺拔的背影,撫摸著臉頰,出生二十年第一次對于自己的樣貌感到了懷疑,難道她不漂亮嗎?為什么這個家伙就沒有對她另眼相看呢?或者這個家伙就是這個性格也說不定。

  就在這個時候,陸寒就在他的心中留下了一道身影,雖然她還沒有意識到什么,但是這道身影卻在她心中慢慢生根發芽。

  而離開的陸寒找回自己的自行車后,直接向著不遠處的酒店而去,他現在去的酒店就是周邊最大的一所五星級酒店——輝煌酒店。

  此時陸寒踩在柔軟的毛毯上,手中端著高腳杯,晃動著其中猩紅之色的紅酒,才是透過眼前的落地玻璃注視著外面的景色。

  在門外的一個服務員,則是目光充斥著驚訝的神色,這個家伙是陸寒吧!!就是他吧,這一身衣服都沒有換,早上還見到的呢,這家伙怎么有錢來輝煌酒店開房?他沒干家教了嗎?
香港马会王中王论坛特彩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