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2文學 > 修真小說 >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> 第十四章 綁架
  她沒有問陸寒為什么會出現在這,也沒有問他是怎么從那個豬頭和他十幾個保鏢手中把她救出來的,但是這不代表她就不好奇,尤其是陸寒為什么會有這么大的變化,簡直是變了一個人,不過這樣的哥哥還不錯。

  她會等到哥哥自己開口的時候,畢竟哥哥應該也是有著他的難處才是,作為妹妹不能讓他為難,很快酒店就是把餐送了上來,看著眼前豐盛的飯菜,陸小環挪著身子到床邊,拿起一盤自顧自開吃,她今晚沒怎么吃東西,餓的能吃下一頭牛。

  就在陸寒和陸小環兄妹二人親密的吃著晚飯時,在a市郊區廢棄工廠里,其中亮起昏暗的燈光,在燈光的照耀下出現十幾道人影。72文學網首發 www.kgzdly.twm.72wx.coma

  “我已經還錢了,你們到底想要干什么?”一名二十出頭模樣,打扮像是學生的女生,臉色難看的大喊道。

  “嘿嘿,曉敏妹妹,你說的錢,不是指欠我們的,而是利息沒給呢。”說話之人是個三十模樣的健壯男子,小平頭,五官倒也算過得去,穿著黑色的背心,露出滿身的紋身,脖子上,戴著一串通體圓潤的黑曜石佛珠鏈,給人的感覺有些矛盾,既有黑道的味道,又有些公司老板的派頭。

  聽著兩人的對話,感到蒙受無妄之災,本來她和張語芹還有丁曉敏三個好姐妹在一起散步,小巷里冒出十幾個大漢,把他們三個綁到了這里。

  被稱為曉敏的女孩面帶崩潰的神色:“你開什么玩笑?利息給你了,這分明是想要勒索!”

  瞬間健壯男子大笑起來道:“勒索?你說你告我勒索?我這可是有字據的,簽字畫押了的,拿到法庭上都有效,你確定還要告我勒索罪?”

  男女子慢悠悠的掏出一張簽有丁曉敏三個字和手指印的字據,像是戲耍老鼠的貓般,看著面前臉色驟然大變的女人。

  “你這個混蛋!你昨天給我們的字據,是假的?!”

  “年輕人,不要那么大的聲音,我聽得到。”那男子掏了掏耳朵,戲謔的看著身前的三人道:“不過你倒是說對了,那就是假的,你能拿我怎樣?打我?我好怕怕哦!”

  丁曉敏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,紅著眼絲絲的盯著男子,拳頭緊握,指甲鑲嵌進血肉中,突然清甜悅耳的聲音在響起:“你們把我們都放了,這筆錢我們會付。”

  “呵呵,小丫頭,你以為我真不知道你是誰,金頂地產有限公司董事長女兒顏翠萱,我沒有說錯吧,這點錢打發叫花子呢?”男子戲謔望著三人開口道。

  聞言,顏翠萱眼中浮現慌亂,但是很快被堅強所覆蓋,不祥的預感實現了,這個家伙果然沒安好心,這場綁架是有預謀的。

  “你這么做,就不怕東窗事發嗎?現在可是法治社會!”顏翠萱一邊轉移注意力,同時被綁在內側的手,卻是艱難的拿出一個迷你電話,但是不知道為什么撥通的不是他父親,而是陸寒的電話。

  已經是吃完飯躺在沙發上,注視著夜景的陸寒,感受到手機的震動,是顏翠萱啊!這個時候打電話過來,有什么事情嗎?接通后的陸寒聽著耳邊回蕩的聲音,臉色才是有了變故。

  顏翠萱神色冰冷的開口道:“你想要多少錢!!”無廣告72文學網am~w~w.7~2~w~x.c~o~m

  男子眼睛賊溜溜的,在三人曲線的身材來回掃視,喉結也是跟著上下滑動,猩紅的舌頭舔了舔嘴唇眼中釋放著貪婪的色彩:“一億。”

  一億,這就是獅子大開口,顏翠萱沒好氣的開口道:“不可能。”

  聽著耳邊響起的對話,陸寒知道顏翠萱小妮子,現在是有麻煩了,不過以這個小妮子的背景,為什么電話會打在他這里,既然小妮子看得起他,那么也不能辜負她的期待?

  陸小環也是聽見電話聲響,但是她沒有阻攔,現在的陸寒已經不一樣了,就像剛才那種情況不是嗎?

  所以陸小環只是面帶擔憂的道:“早點回來。”

  陸寒摸了摸鼻梁開口道:“不用想太多,早點睡,早上醒來,就能看見我!!”

  陸寒說完,打開門走了出去,站在門口的他,閉上眼感應第一次見面的時候,為了以防萬一,而打在顏翠萱身上的神識烙印,這倒是不遠,陸寒騎著自行車在馬路上奔馳。

  半個小時后,只見他停在廢棄的工面前,望著里面昏暗的燈光,把自行車放在門口陸,寒有恃無恐的從正門進入,門外的人員早在陸寒一拳打趴昏迷在地。

  陸寒進入工廠就是看見,被綁在上面的三道身影,顏翠萱和張語芹都在這里,其中還有個不認識的,不過陸寒掃視一圈,一個快步隨著拳頭在男子眼中逐漸放大,身影猶如鬼魅,等著陸寒出現在三人面前之時,綁匪已經橫尸遍野。

  顏翠萱和張語芹震驚的望著在解開她繩子的陸寒,這家伙居然單槍匹馬闖進來,而且這些綁匪,就像紙糊的般一桶就破,似乎這一切是像是做夢。

  “鈴鈴鈴!!”

  地上亮起的手機,顏翠萱聽著這個鈴聲,瞬間緊張起來,這個鈴聲是她是為父親特別設置的鈴聲,現在電話打過來的原因,他是知道自己被綁架的事情了嗎?

  顏翠萱搶著開口道:“爸,我這邊沒事,你不用擔心。”

  “什么你沒事,你爺爺現在出事了,在第一人民醫院快點過去。”

  瞬間顏翠萱手中的電話掉落在地,只見她神色恍惚拉著陸寒的手快速向著外面跑去,留下原地的張語芹和丁曉敏面面相持。

  出了工廠,顏翠萱直接向著停在一邊的奧迪走去,但是沒有鑰匙,陸寒看著散發著沮喪神色的顏翠萱,手中拿出一串鑰匙,這個是在剛才顏翠萱聽電話的時候,從那家伙身上摸來的。

  只見顏翠萱看了陸寒一眼,打開門,坐在駕駛位上啟動著車子,而陸寒則是自覺的坐在副駕駛,在黑夜的掩護下,黑色的奧迪車疾馳在馬路上。

  “我說……你不用開的那么快吧?而且我會醫術,到時候我可以給你爺爺看看。”陸寒坐在副駕駛座上,望著一輛輛被超車的車輛,為這精湛的車技感到贊嘆的同時,也有點哭笑不得。

  掌控方向盤的靚麗大少女,絲毫沒有一點飆車的覺悟,聽到陸寒的話,沒有回答,只是一腳踩在油門上,隨著車速的飆升,陸寒無奈的聳聳肩,注視著車窗外倒退的風景。

  陸寒拿出手機撥通陸小環的電話,看著瞬間接通的電話:“小環你沒有聽我的話。”

  酒店中的陸小環接通哥哥的電話后,才是松了一口氣道:“嗯,我睡不著擔心你?”

  神色無奈的陸寒對著電話吩咐道:“現在聽見我的聲音,我沒有事了,快點去睡覺,我現在送同學回家。”

  “…”

  半個小時后,奧迪車駛入了a市第一人民醫院,本來一個小時的路程,硬是被顏翠萱壓榨到驚人的三十分鐘,這讓陸寒不得不感慨,人到關頭會爆發出來的潛力是難以預料的。

  停好車后,顏翠萱急急忙忙的拉著陸寒便往里面走,才走了幾步,碰到一個高大英俊的少年迎面而來。

  “小英,你怎么出來了?”顏翠萱看著少年走來,臉色露出了一抹微笑,拉著陸寒迎了上去,同時疑惑的問道,這是她的弟弟,也是內定的顏家下一任家主,顏少英。

  “哦,爺爺剛醒了,說想要吃皮蛋粥,我問過醫生后也得到了允許,所以正打算去買點回來。”顏少英聳聳肩,說到“爺爺”的時候,臉上還露出了無奈的表情。

  “爺爺醒了?真的嗎?”顏翠萱眼睛一亮,激動地追問道。
香港马会王中王论坛特彩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