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2文學 > 修真小說 >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> 第494章 你真的是我爹?
  飛遁幾千里后,只見他渾身光華閃爍,一層銀月色光霞將身軀罩住,隨后換成紫色衣衫,幾條蛟龍伴云飛騰。

  陸寒全身上下,都被一層淡淡的霞光遮蔽,沒有半點法力和氣息外泄,從外看去就像最普通的青年秀才。

  此外還對頭部進行了加強禁錮,他目前的神魂太強大了,此界已無敵手,仙鏡里偌大的廣寒闕,一磚一瓦都能看得清晰。72文學網首發 www.kgzdly.twm.72wx.coma

  按照時間推算,子車媛距離第二次被譴責申飭,還有不到七八天的時間,陸寒的謀劃徐徐展開。

  大人物崛起的過程,必定伴隨血雨腥風,西荒是要先被拿下的,估計那些超級宗門,早就盯上自己許久了。

  就算沒人來惹他,也要先后上門拜訪一二,既然都遵從強者,那么繼續這個傳統就很好,臣服他陸寒也沒有錯。

  三日后,城主府。

  子車飛雄才喘口氣,作為大城至尊,竟然還要處理日常瑣事,這是修士的悲哀,也是享受無上修煉資源的代價。

  “啟稟城主,有人送來一封信,隨后事情緊急。”

  忽然從外面走進個護衛,急匆匆到桌案前,遞上一張銀月色符篆,子車飛雄頓時頗感意外。

  不但是這張符篆很特別,幾乎從沒見過此類信符,還疑惑對方為何沒有親自前來,是誰有這么大的架子。

  “那人什么模樣?”

  “是個小女娃,還吃著串糖葫蘆。”

  拿在手上后,符篆正面是個蒼勁的秘字,子車飛雄輕輕叩擊桌案,接著就轉身去了密室。

  作為蒼元境尊者,敵人想在信符上做手腳,根本無從傷害到他,這一層已經被濾掉,那就是內容卻有隱私,需要謹慎對待了。

  還未等子車飛雄落座蒲團,手上符篆忽然開始增溫,表面越來越熱,片刻后就發生巨變,直接化為十幾個大字。

  明日,三千里外云家坳,為你女兒,陸!

  “好!果然真的來了,你有種,但愿能干掉該死的魔靈。”

  子車飛雄頓時眼前一亮,立刻知道是誰寫的,一年前那人拒絕并離開,如今似乎更有把握,他拭目以待。

  只有那丫頭還在郁悶中,自己忍著沒有揭破,就是為了一擊必中,能讓魔靈感到危險的人物,破天荒頭一遭出現,這機會千載難逢。

  陸寒到了云家坳的一戶地主家,在這上千戶的村莊里,云家占據三分之二的姓氏,這一戶的地位只能算作中上等。

  沒有朝廷yin威和盤剝,沒有狗官壓榨,已經相安無事很久,窮有三餐富無狠毒,三鄉五里都很和諧。

  四菜一湯都已經端上來,家主親自作陪,對陸寒這個游歷的年輕人很敬佩,聽聞他已經走過幾十萬里鄉土,更是嘖嘖稱奇。

  只需說上幾段各地的風土和見聞,就能引發熱烈討論,若要扯上幾個仙家,更能引起這家人的興趣。

  偌大的村落里,能出去修仙的僅有三四人,最厲害的還是個筑基期,陸寒了解后就嘿嘿一笑,說他也曾經和仙家學過幾種防身本事。

  然后,突然從指尖上升騰的火球,以及憑空原地消失,甚至地面的花草呼吸間增高三倍,都能引來陣陣驚呼。

  一夜轉眼過去,這家人不知陸寒何時走的,只發現門廊上有一把迷你小劍的刻痕,幾乎非常逼真。

  村外草坡上,兩個身影對坐,都在彼此打量對方,陸寒面前的是個中年大叔,約有四十歲左右,實際年齡無法推測。

  作為九華城之主,并沒有那份霸氣威嚴,子車媛大小姐的鼻子和雙眼,在這人面龐上有些相似痕跡,一身淺黃色錦緞長袍,繡著的全是魚鱗。

  “這一年來,你的事我都已經查清,還可以!”

  特喵的,第一句話就是這個,沒事撐得吧,陸某做事還用你評價,笑話。

  “陸某不廢話,要救你的的女兒,并且打開那山古門,就拿出一種像樣的壓箱底大神通,我要學會才行。”

  子車飛雄聞言,頓時皺了皺眉,這是什么鳥計策,自己還未坐穩,就要把秘術獻出出一種,年輕人好瘋狂!

  他沒有說話,一絲慍怒已生,目光有些冷,知道這個青年肯定還有話未說完。

  “第二,陸某盡量模仿你的氣息和威壓,而你要在這,或者去更遠的地方住幾天,由我去給子車媛當爹,才能靠近那魔靈。”

  “這樣也行?”

  差點被噎住,子車飛雄蹙眉瞥了陸寒一眼,也瞬間明白他的意思,口氣似乎不容反抗,似乎卻無其他妙法行事了,但總有些異樣。

  “八九成把握,剩下的留給蒼天,要盡快決斷!”

  “額……那回報呢?”

  子車飛雄發現,他無論怎樣查看,都看不透面前的年輕人,那對瞳孔的確和本地修士有差別,但也和星外異族不盡相同,第三人種?

  承諾的八九成把握,幾乎算作穩操勝券了,無論這位陸大師謙虛還是狂傲,加上后者減去兩成,仍舊勝算很大,然后就該他九華城酬謝了。

  “不要回報,以后陸某做事,九華城乖乖的就好。”

  這是什么意思?

  信息量絕對很豐富,子車飛雄忍不住縮了縮瞳孔,總感覺要出大事的節奏,他感應到有王者的氣勢在對方身上散發。

  大事?能有多大,呵呵!

  “成交。老夫只需把玄絕冥獄功前三重給你,并暫借出兩樣東西,還有和那丫頭的交流習慣,幾乎就能以假亂真了。”

  兩日后,某處山林秘地,惡風撲面嘯聲不絕,陰慘慘的氣氛中,幾個鬼甲將士虛影來回竄動,中間是個青年,不斷掐訣指揮。

  轟轟轟……!

  周圍百丈內狼藉一片,上千棵樹木東倒西歪,都被齊刷刷從根部斬斷,還有兩個鬼甲將士徐徐懸浮在虛空,良久后才悄然散去。

  “哼!那些說你是星外異類的,死一百次都活該啊,這么快就把前兩重的精粹領悟透徹,我當年也稍遜一籌。”

  “陸某也玩陰屬性功法,湊巧而已,哈哈!”

  看見子車飛雄一臉不信,陸寒也聳了聳肩,這功法是陰屬性,卻走的剛猛道路,用瞬間的兇狠滅敵,有點后繼乏力,不知修煉大成如何,但是他才不稀罕。

  先到手的是一塊魚絲錦帕,上面有美女盈盈,右上角云霧飄渺,有座瑯琊古廟欲隱欲現,味道仍舊存留淡香,還有一絲別樣味道。

  “老掉牙的情愛之物,她娘竟然遠游了,拋夫棄女之舉,這娘們絕對是有大手段之人。”

  “做好你應允的事,其他的休要廢話!”

  望著面前另一個子車飛雄,城主大人有些惱怒,竟敢當面數落自己的夫人,真當自己很強嗎。

  九華城的至尊令牌,竟然是橢圓形的紫玉玨,本來分開的兩塊,被特殊方法強行合并到一起,觸手冰涼舒服。

  但是在陸寒將自己一滴精血注入的剎那,明顯感覺子車飛雄抽搐了幾下,若他知道從此以后,自己就是鐵定的副城主,可以在領土上隨意呼來喝去,能行駛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絕對權力,恐怕會興奮的瘋掉吧。

  子車飛雄心疼的呲了呲牙,又交代了幾句注意的細節,連城主府地圖都畫出來,反正啰嗦半晌,直到陸寒表現出很不耐煩,才冷哼一聲飄然遠去。

  一個小崽子,竟然在自己面前如此放肆,若非為了女兒,一巴掌直接呼死之,哼!

  …………

  哈哈!小姑娘,看陸某怎么戲弄你,我霸天虎又回來了,快來迎接爸爸。

  陸寒對自己體型的變化還未適應,飛遁起來都很不舒服,阻力大大增加,而且抬手投足間感覺肥腸臃腫。

  距離城門還有幾百丈,護衛已經站的筆直,齊刷刷向自己行禮,他遵照子車飛雄的叮囑,制度點頭兩次即可。

  一路到達城主府,占地五十里的恢弘氣勢,以及十多個元嬰境護衛,外加大陣保護,給人一種城中之城的震撼。

  忽略掉下屬的問候,陸寒發現一個身影,正從小門匆匆進去,身穿紫花流云小襖,那是子車媛的丫鬟,都具有元嬰神通。

  “小姐,城主回來了,不知去了哪里,三天時間推算,應該距離不近。”

  “誰管他那些煩心事,那個方向還沒消息嗎?”

  子車媛噘著嘴,把玩著手里的茶杯,根本心不在焉,斜眼瞥了進來的丫鬟一眼。

  “螺旋紫海的人一直追查呢,但是聽聞那位飛遁出五萬里,就轉向東遠去,似乎去了中州,他不可能煉制出法華丹的。”

  “嗯!納元商行的胖子也說他是最大的敗家子,但他們也不是好東西,得了四瓶絕神丹還嫌不夠,我這些留著以后自己吃呢。”

  原本還有些期望的眼神,頓時徹底黯淡下去,那家伙真的不來九華城了啊,以至于后面幾句話怎么蹦出來的,她都渾然不覺。

  “商人逐利嘛!居然將中品絕神丹炒到五千靈石的高價,但奴婢還是提醒小姐,等你修煉到那等境界,手里的四瓶丹藥恐怕早就效果……”

  “大小姐,城主讓你過去一趟。”

  丫鬟還未說完,門外響起護衛的喊聲,子車媛置若罔聞,半晌才喔了一聲,傳信的腳步早已遠去。

  “唉!徹底完了!”

  當美女有氣無力的出現在后院大廳,子車飛雄正襟危坐,臉色滿是嚴肅,桌案上的茶杯里空空如也。

  陸寒再次見到子車媛,心中微微驚吒,才一年時間而已,佳人兒又瘦弱倦怠不少,美貌已經黯淡三分,此刻已經強顏歡笑。

  “見過父親!”

  “嗯!有段時間沒喝過浣浣泡的茶了,今晚可要過足癮才行,另外有幾件事要問你。”

  “嗷!”

  看見壺內沸水還在翻滾,子車媛一愣,以前自己泡茶,里面都是冷水,因為滾開水拋出的茶并不好喝,父親根本不會橫插一杠子。

  只見她上前拂了拂,寒霜騰騰涌出,立刻把茶壺包裹起來,余光瞥了座位上的身影一眼,嘴巴不自禁的又撅起來。

  “最近好多女修士,都流行尋覓休閑伴侶,意欲從雙修中多悟出些大道法則,從而爭取加快進境,浣浣的境界可是低得很吶。”

  “這怪女兒嗎?分明是你和娘親的問題,還有那該死的魔靈,否則我早就是元嬰中期強者了,女兒才不嫁人,雙修這種臉紅的話莫要再提。”

  茶壺內的水迅速冷卻,子車媛一邊放茶,一面冷臉回絕,冷卻下來的水泡茶,仍舊達不到最佳效果,可是本小姐沒心情。72文學網首發 http://www.kgzdly.tw

  “那我就放心了,聽聞陸寒正要去流云城,那里有幾位美女向其拋出了橄欖枝,有意以身相許,你也知道流云城全是美女,嘖嘖嘖!”

  啪嗒!

  茶杯裂了一個,水流開始在桌面亂竄,子車媛呆了呆,木然的換了一個杯子,子車飛雄仿佛沒看見,心中卻很爽。

  “喔!”

  “其實,他在去陀螺紫海前,在城內和我見了一面,旁敲側擊的問我,令媛將來有無出閣的可能。”

  “什么?父親怎么說的?”

  方才還呆愣的子車媛,忽然非常吃驚,將一杯茶遞過來,神色莫名緊張起來,瞪眼睛看著他。

  “嘿嘿!為父乃巨城之主,我的女兒傾國傾城,若有天才之人,當然會考慮出閣從夫可能。”

  “他呢他呢?”

  咦?我再說陸寒,你似乎很著急的樣子,這和你有關系嗎?你這是什么態度?

  “為父還未說完,我又說道,混坤大陸絕頂資質的雖然稀少,但也屏蔽名叫陸寒的人之外,然后他就走了,哭得很傷心。”

  喂喂,怎么沒動靜了,子車飛雄要端起茶杯,就見女兒站在那,像仇人似的盯著他,咱們父女之間有誤會嗎?

  陸寒也靜靜看著美女,忍住心中好笑,當了一回爹,自然不能放過機會,要把這丫頭的芳心弄清楚。

  “你……你確定是我爹?我要去找娘親,我要娘親回來,嗚嗚嗚……!”

  子車媛拿腿就跑,眼淚吧嗒吧嗒向下掉,哀怨的嗚嗚大哭,好像被最親的人推進火坑。

  “胡鬧!我們和魔靈間和平共處,對魔靈有危險的,就要徹底驅除,不捏死陸寒已經仁至義盡,你要去哪?”

  喂喂,我不是你親爹啊,我就是陸寒!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。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
香港马会王中王论坛特彩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