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2文學 > 修真小說 >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> 第513章 我已經不再用劍
  ‘呼——!南界竟敢大膽如此,公然跑到咱們飛花島撒野,快去稟報大小姐,一定要將他們打殘。’

  ‘對!劍尊的態度就已表明,他們根本未知會荒主大人,也就是打死斗不負責任,兄弟們抄家伙!’

  ‘他們十之八九來找陸寒的,那家伙去了何地?那些人都是他殺得,這鍋不該咱們來背,他要是不敢出面,妄為陸大師三個字。’無廣告72文學網am~w~w.7~2~w~x.c~o~m

  ‘啪!’

  清脆耳光聲響起,有個身影被打飛出去,頓時將新崛起的喧囂化為安靜,好多人都有點發懵。

  “誰打我?”

  “老子揍你,怎么滴?若非陸大師一擊滅敵,這里已經屬于蠻荒圣殿的分舵,你們這些垃圾,早就被驅趕或者奴役,不知是非的蠢貨,活著簡直浪費資源。”

  “打得好!不怕外敵強悍,就怕這樣的卑劣佞徒在內部搗亂,任何來犯之敵都該得到沉痛打擊,西荒內部由不得外人干涉。”

  “一起出去,弄死哭殺軍團,沖啊!”

  頓時,洶涌如潮的戰意沸騰起來,護島大陣內門口處,數百修士身影殺氣騰騰,每個人都義憤填膺,嗷嗷吼叫揮舞法寶,然而沒一人向前邁出一步。

  一張張狡詐的面孔里,透出的是對敵非常忌憚,因為哭殺軍團之名,這些年在南界打出的威名,幾乎不遜于陸寒造成的沖擊。

  無恨海閣這個超級勢力,偏偏和同為超級宗門的霓霞宗之間死斗最為激烈,霓霞宗和中州流云城,是這塊大陸女修最匯聚的宗門,云櫻薈萃勞燕爭風。

  基本屬于男修士的禁地,傳聞那里經常有彩云飄動,里面藏著的美女伊人賽若天仙,是任何人茶余飯后消遣的話題。

  當然,也匯聚了這塊大陸最強大的女修士,因為人數沒有其他宗門多,資源比較富庶,修煉速度大大加快,導致內部強者如云。

  大門前,無數修士和世間王侯匯聚,想娶妻納妾的大有人在,成功者卻百不足一,因為只有進階無望的女修,才放下高冷墜入凡塵。

  但最著名的大事件,就是無恨海閣卻逆行倒施,和霓霞宗正面交涉不成,竟然強行搶走外出的十六名女修,給嫡傳弟子當修仙伴侶,實際就是作為爐鼎。

  紅顏一怒血箭五尺,霓霞宗傾巢而出,大舉進攻無恨海閣,斬殺其修士上千人,雙方自此勢如水火,卻引起其他覬覦者紛紛效仿。

  隨后幾十年間,流云城失蹤女修二十七人,霓霞宗則達到一百三十個,足有四千男修在兩大勢力的怒意報復中隕落。

  直到這只哭殺軍團被秘密組建,化清湖一役中,霓霞宗損失慘重,以后封禁宗門,再也沒有女修出現過。

  導致大陸上至今女修難覓,無恨海閣被千夫所指,卻置若罔聞我行我素,而且利用哭殺軍團大打四方,聲威無二震驚四野,當今更是南界第一大宗。

  “劍尊?還真的是你啊,至今百年未見,看來也是找陸寒挑戰的,他弄死了我們三個晚輩,所以咱們還要吧事情分個先后。”

  上百哭殺軍團里,從核心處飛出兩個身影,分別是一個寬臉和一個三角眼,都披著金色大羅法衣,頭戴雙層金冠,兩人恐怖氣息向外微微一露而收,那三角眼勉強擠出點笑意的說道。

  “好!當年的兩個區區小孽畜,也敢再次狗仗人勢了,既然當我西荒無人,劍某就先了卻你們的遺愿,再把陸寒YIN威抹去。”

  話不投機,殺意迸現,劍朝元立刻仗劍邁步,空氣直接被撕裂,一道鋒利劍影,眨眼間千變萬化,猛然間已經是劍山劍海的世界。如清冷無比的絕世劍客,每個呼吸都能化為灼灼劍芒,每道劍影折射出的都是電弧,如銀河匹練大開大收。

  帶領哭殺軍團前來的,是無恨海閣兩大長老,沒有說話的那個寬臉,就被劍朝元擊敗過,此刻感受到更加犀利劍壓,頓時向后退出幾步,又感覺不妥而老臉微紅。

  那股氣息太熟悉了,當年震驚絕世的一劍,直接把百里內大地徹底劈碎,整塊大陸無數人敗走,如今又回來了。

  同為蒼元境,今天再次交手,他做夢也沒想到劍朝元出關了,畢竟此人是個修行狂者,對劍道如癡如狂的存在,是西荒之主的鐵桿嫡系。

  從外交上,無恨海閣已經被動,堂堂荒主不敢惹,若這一擊無功,又要陷入當年聲望的被動。

  “劍朝元,哭殺軍團面前,只有冰冷尸骸和亡靈,你可要想清楚。”

  三角眼一翻,頓時惱怒無比的沉喝,他話音未落,背后齊刷刷暴吼如雷。那九十九個化神修士,仿佛被操控的木偶,猛地向空中扔出舉起右手,頓時金戈之音大作。

  莫名其妙的金光,剎那間匯聚出一到金色長虹,又化為無數游蛇般的殺戮之刃,和斬過來的一劍轟然相撞。

  雙方之間的虛空,頓時形成萬千道金色青色的觀點,啾啾啾啾刺耳嘶鳴,鏗鏘烈音一直爆響,巨大的旋渦形成,里面每一寸空間都被攪碎。

  只有細看才能發現,那是一對一的殊死拼殺,青色劍光對陣金色利刃,仿佛都有靈性,彼此于剎那間進行了無數次的暴虐撞擊,要么一方粉碎,或者同歸于盡。

  足足暴轟了一刻鐘,金色利刃化作的游光還有三成,但是青色劍芒已經消失殆盡,地面被切割的千瘡百孔,只有虛空縱然破破爛爛,但很快就會彌合,把這場對戰的首次交鋒徹底抹去痕跡。

  “哭殺軍團,不愧為詭戰奇兵,這一次我不再保留實力,要么在劍某消失后去找陸寒,要么就不必找了。”

  有奔雷呼嘯在每個人耳畔響起,劍朝元渾身開始變為深青色,同時身體內有戰機轟鳴滾滾傳出,非常恐怖的劍意,把幾十里內都渲染成青色,殺氣森森不可撼動。

  最后,身軀直接淡化消失,天地間就剩下一柄劍,高大百丈寬約九尺,隨著劍尖兒攪動風云,好像要分開亙古和未來。

  只有近乎透明的劍刃里,映襯出一個身影,似乎從歷史中走來,每個動作都能引起空間動蕩,劍朝元虛影身高十丈,青色麟甲披身,甲胄全部為億萬劍影打造,下一秒就聽見巨劍顫動起來,如古戰場的戰鼓敲響。

  滔天威勢席卷全場,凌厲姿態無可睥睨,劍尊終于要爆發傾力一擊,連他都贊嘆的哭殺軍團,自然有資格可以與之對陣。

  “這只是外交事件,你竟敢與我們死斗,真當西荒還是往日那般嗎,劍尊又如何,大道衍九,殺陣起——!”

  那個三角眼頓時勃然變色,隨即聲嘶力竭的大吼,若說他不怕劍朝元,根本就是自我欺騙,但身后帶來了哭殺軍團,無形中底氣充足,感應到對方一擊必殺的意志,也猙獰著揮揮手,打出幾道詭異大手印。

  “大道衍九,殺陣不朽,開——!”

  九十九個人,在一片金光中,倏然化為九列,每列正好十一人,又形成三角形的小規模法陣,同時吼叫著祭出了自己的法寶。

  只有為首一人,化神巔峰的修為,才擁有后天靈寶,那位寬臉修士果然是副手,他立刻瞬移到殺陣核心,每個人的左手,都緊握一桿僅有尺長的小旗。

  百里內山河變色,金色炫光照耀下,幾乎把巨劍光芒遮掩,法寶蘊含的威能,通過小旗轉為幾乎相同的能量,飛速交織在一起,全部凝聚在寬臉修士上空。

  劍朝元的巨劍,縱然被色彩渲染,但仍舊把金光阻隔在三里之外,當這一斬向前劈去時,真是如要劃開長天,仿佛能劈開混沌,九世之刃劈碎虛空,帶著整個空間滾滾發動。

  “殺陣之心,刀域!”天才一秒鐘就記住:www.kgzdly.tw 72文學

  ‘轟咔——!’

  大陣的上空,突然爆發出就到雷霆,全部為金色強光,接著九雷合并,又炸開之后,就有一把曠世長刀誕生。

  璀璨金色刀芒更加卓絕,對巨劍之威渾然不覺,自我吞吐中快速暴漲,有雷弧伴隨九天之刃,還未斬出就把前面的空間分崩離析。

  出擊的刀光是扭曲的,彎彎扭扭的讓人不可思議,但總不離三尺寬范疇,而寬臉修士面前的大旗上,已經映出一道烈陽虛影。刀芒越來越熱,當和巨劍碰撞的剎那,已經產生數千度高溫,后面拖曳的火焰,已經被劃開的空間裂縫吞噬干凈。

  ‘啊啊……我的眼睛,看不見了啊——!’

  ‘我也瞎了,天殺的竟然這么強,還好沒有出現在門外,否則萬死不存啊。’

  飛花島內,頓時驚叫四起,一股股颶風已經到達,護島大陣被猛烈吹襲著,渾厚無比的結界表面,出現一圈圈藍色漣漪。

  ‘嘶嘶嘶……!’

  數不盡的聲響頻繁灌入耳膜,那是密集的利刃殘片,如雨點般打在光幕上,一個個白色劃痕閃過,隨后就被修復干凈,當仍舊讓人頭皮發炸。

  刀劍互撞的絕世威能,把交戰的百里內摧殘無數遍,到處都是毀滅的場景,死寂般的氣息充斥全場,所有人都變成聾子和盲人。

  神念稍微觸及就會被攪碎,兩只眼睛陷入黑暗,雙耳中除卻隆隆聲,再也聽不見其他動靜,堂堂劍尊如何了,哭殺軍團怎么樣,沒人能夠得知。

  副宗主圭樺異常震驚,才化為流光趕到這里,一只大手頓時按在結界上,法陣立即比方才穩固不少,即便隔著光幕,仍然感受到掌心絲絲疼痛,是刀芒劍意崩碎,幾乎穿透防御導入而來。

  這是超級宗門的大陣,都被遠處廝殺的威能波及如斯,可想而知核心處,該是何等恐怖和劇烈,它也僅僅感應到,似乎一圈黑輪在緩慢變小,那是被炸出來的空間黑洞,雙方這一擊的威能嗎,絕對可以媲美核彈爆炸。

  “哈哈!沒想到才離開幾天,這里又變得如此熱鬧,南界的魑魅魍魎也來摻一腿,你們的鼠爪伸得夠遠,如此就留下吧!”

  還在轟轟烈烈中擴散的威能,忽然被什么東西摁住,竟然憑空靜止了,有個聲音穿云透霧,從遠方烈烈響起,清澈的敲在每個人耳中,這是他們聽到的第一個聲音。

  噗噗……!

  被禁錮的威能,直接原地消失,只留下輕微的怪異聲響,隨后成千上萬的修士,都已經恢復六識感應,大陣外的虛空已經放晴。

  “陸大師,陸寒回來了!”

  “哈哈!有陸前輩坐鎮,看這些家伙如何放肆,有有熱鬧看啦。”

  “臥槽!那些人都哪去了,劍尊本人呢?難道都同歸于盡了嗎?”

  “這么恐怖啊,嚇死老子了,根本不是人干的事,他們打架就該離得遠點,飛花島孱弱,誰都能在臉上抹一把屎啊。”

  聽到那熟悉的聲影,頓時有人歡呼,也有的被面前地獄般場景嚇到,除卻遍地狼藉之外,深約百丈的巨坑赫然入目,方圓足有十里。即便陸寒平息了轟擊后的殘威,法則毀滅般的微弱波動,仍舊將這片空間變得不穩定,至少十幾日內不能經過。

  果然是陸寒的身影,飛花島修士又高興有內心復雜,島主在關鍵時刻撒腿跑路,兩個副宗主也不怎么靠譜,逐漸對到來的這個青年,產生越來越重的依仗之感。

  “咳咳……!”

  某處地面一陣翻騰,一道劍光炸開,然后從土層中爬出個身影,渾身鮮血淋漓,披頭散發頗為凄慘。

  “如果你真能將這些孽畜留下,西荒就從此對你的所作所為全部默認,就算天翻地覆也不追究,劍某當永生膜拜之!”

  劍朝元還在咳血,努力維持住身軀后,才抬手吞服幾顆靈丹,然后將目光投向陸寒,隨即慘然一笑。

  他頓時頹廢無比,今天的打擊太大了,哭殺軍團戰力之恐怖,已經刷新世人神經,今非昔比更上一層樓,蒼元境無法匹敵啊。

  “爾等不配,就在崩解前徹底清醒一次,去專心追求茫茫大道吧,嘿嘿!”

  陸寒不屑,說完后就對著某處虛空遙遙點去,一百多里外的某處,忽然猛烈震顫片刻,隨后出現一片金色顆粒,緊接著轟然響起龐大氣勢。
香港马会王中王论坛特彩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