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2文學 > 修真小說 >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> 第518章 暴壓無敵九重天
  當一道流光閃爍來到蠻荒圣殿,已經是三天以后,一股蕭殺隱匿在滄桑里,距離蠻荒圣殿大門二百里,陸寒自云端眺望偌大古建筑群,仿佛來到亙古歷史長河。

  地面有些破碎,因為被鉆出的巨大石柱所破壞,每一根都有二十丈高度,直徑也有五丈左右。

  一道道符文和法印,雕刻在古樸的表面,滄桑感尤為顯眼,時光仿佛倒退了三萬年,和里面憧憧修士的裝束相比,陸寒這一身衣服就很另類。

  古老宮殿都被神秘氣息籠罩,偶爾有沉悶吼叫打破寧靜,那是蠻荒豢養的古獸,在發出一絲憤怒和警告。磚瓦斑駁處處傷痕,這里不知經歷多久的風雨雷霆,才能寄存下如此蒼老的痕跡,那一根根石柱頂端,無數符文不斷升空,為蠻古大陣提供源源不斷的力量。

  這座法陣也存在許久許久,透出的氣息都帶著腐朽味道,就像文物古跡般,見證了這塊大地的風風雨雨,隱約可見渾厚的結界上,還掛著殘留的苔蘚。

  里面有些模糊,每個畫面都被刻意扭曲,無法分清真假,陸寒立即調動靈目,發現人影渺渺十分稀少,和他對望的僅有兩個蒼元境強者,化神修士幾乎絕跡,最多不過三百多人里,只要以金丹修士為主。

  臥槽!老兵帶娃娃,這是什么打法?

  真以為憑借一座蠻古法陣,亮出古老圖騰來,就能成功阻止被抹殺的命運?

  化神境修士……無!元嬰小崽子……不見蹤跡!那兩個家伙的氣勢,也絕非圣殿高層,這特喵的有古怪,是侮辱蔑視陸某嗎?

  不會!

  蠻荒古族歷代尊重強者,即便仇深似海,也要在互撕前行禮致意,宛如古代的‘文斗’,下手卻更加狠辣致命。72文學網首發 www.kgzdly.twm.72wx.coma

  “嗷吼——!”

  忽然,有震天咆哮響起,蠻古大陣被嘯聲震動的起了一層漣漪,陸寒見到有巨獸虛影映照在法陣結界上,幾只巨爪狠狠拍打自身,對天空不斷大吼。

  如金剛降世真靈逞威,身高將近百丈,億萬根鋼針板的紫紅毛發,可以進行滅絕性爆射,一顆巨頭的兩側,還有小腦袋緊閉雙目沉睡不醒。

  這是兇獸幻象,蠻荒一族自古敬畏祭拜的圣獸,但絕非本體存在,否則陸寒早就跑路了,只需幾滴精血存在,那股寂滅絲死亡般的威壓,也能讓蒼元老鬼變色,直接把化神境爆體而亡。

  恐怖氣息果然碾壓過來,塞滿蠻荒圣殿前廣大空間,幾百里內鳥獸匍匐瑟瑟顫抖,草木不敢抬頭,到處都有暴虐氣息飄蕩。

  被那雙猩紅的巨目盯上,仿佛一絲電流傳導過來擊中了他,饒是神魂強大如斯,也感覺有片刻的遍體寒涼,這只圣獸本體實力,在玄界也位列前端。

  “他就是傳聞的大魔王陸寒?如此年輕?”

  “我怎么有點不信,這家伙當真一人前來啊,簡直狂野的無法可想,二長老怎會死在此等娃娃手里。”

  “我也不信!但是族長大人他們……這可是神祗和歷代先祖的命令,所以你們該懂了吧,神通不問老幼啊。”

  “能抵擋圣獸大人的一吼,此人就可被視為強敵,或許他能打破蠻古法陣殺進來,唉!”

  蠻荒圣殿內部,向外看清清楚楚,議論聲越來越大,在殿主兼職族長的莽烏天達,率領近五千族群精英退避遠方,他們就已經想到末日來臨,氣氛一直在頹廢中。

  就連自愿留下的三個長老,也面色頹然從未言語,這幾天,都是站在已經原地,一眨不眨的盯著圣殿外,如鋼槍般堅毅。

  此刻終于見到獨自前來的青年,以及圣獸虛影示威下,仍舊面不改色的臉龐,一顆心逐漸下沉,感覺上神之意應該沒錯,此人不可估量!

  “果然是一人獨來,拔里速真有點佩服他!”

  拔里速一捶胸膛,粗獷聲音從未改變,目光開始激動,他進階蒼元境,是動用了先祖的助力的,才不過五十年時光。

  “很好!但物品哈塔仍舊要和他戰斗,族人永不低頭,我們的血將莊嚴的續寫蠻荒,要戰便戰!”

  哈塔也將胸膛捶的咚咚響,身上圖騰印記,開始亮起一絲神秘光芒,將他整個人籠罩在看似更加偉岸的詭異中。

  足足一刻鐘,雙方就這么對視,時光長河緩緩流淌,仿佛在醞釀更大的風暴。

  陸寒思忖半晌,原地閃動幾下就消失不見,十里前方的半空中卻出現銀色霞光,并且凝聚出一條銀龍,他腳踩龍頭扶搖直上,直達數里高空。

  衣衫獵獵通體皓潔,仿佛月宮下凡,腳踏銀龍御空,雙眼中殘月忽隱忽現,渾身透出浩瀚縹緲的氣息。

  周身逐漸亮起,仿佛還有道道霞光四射,并且化為銀色發帶不斷纏繞身軀,一股磅礴力量卻快速涌入右手中。

  現場氣氛頓時緊張起來,都看見那個青年開始動了,在加速靠近中,決定蠻荒圣殿命運的時刻到來,他右手高高抬起,仿佛托舉著一輪明月,至陰至柔卻無所不毀。

  “呔——!”

  一聲厲嘯陡然炸開,陸寒單掌立起,就是一把倚天長劍,化為舉世無雙的銀色長虹,對準蠻古法陣上的圣獸虛影,以無可匹敵的姿態斬下!

  ‘唰——!’

  ‘轟咔……咔咔——!’

  “賊子狂妄,休想破開咱們的蠻荒古陣!”

  “此人真牛逼,妄圖一人碾壓我蠻荒圣殿,這個世界何時變了?”

  “自從這姓陸的出現,咱們西荒就沒有安寧過,此人是天煞孤星,必須及早除去!”

  “偉大的神靈啊,睜開你們的法眼,有惡魔又降臨人間了,請求你們發怒吧,快點掃除一切污穢……!”天才一秒鐘就記住:www.kgzdly.tw 72文學

  剎那間虛空破碎,轉眼就天地翻覆,方圓幾十里內暴躁起來,還在怨恨的諸多聲音,頓時被噎住般,一雙雙眼睛恐懼的盯著上空。

  山崩地裂的爆炸轟鳴中,那把巨掌化為的利刃,狠狠斬在蠻古法陣上,圣獸虛影咆哮著,但眨眼就哀鳴一聲,轟擊的核心亮起無比強光,仿佛核彈爆炸,將渾厚蒼老的光罩,劃開長達二里寬的口子。

  恐怖至極的威能,頓時瘋狂涌入,鋒利之意到處席卷,肆意斬殺著阻擋的任何力量,一個個身影消失掉,地面裂開房屋坍塌,劍芒如潮水,剎那間就波及了十幾里,所過之處草木皆碎。

  “該殺的,敢而!”

  ‘嗡嗡嗡——’

  怒吼聲傳來,緊接著一道道陣法符文,從破舊的高層建筑墻壁上亮起,迅速向被攻擊的地方蔓延,轉眼就發生巨變。

  一座座古樸滄桑斑駁建筑,忽然褪去陳舊外表爆發生機,呼吸之間就變為冰晶鑄就的神宮,全部晶瑩剔透,似乎冰雕鑿刻而成,整個蠻荒圣殿似乎被拉進了神話里。

  劍氣再打在上面,立即被彈飛崩碎,蠻古法陣內部,頓時被玄妙神秘氣息籠罩,一股莊嚴的梵唱聲悠悠響起。

  拔里速大驚失色,他沒想到蠻古法陣如此脆弱,立即從寄托和崇拜中驚醒,對著被切開的口子就扔出三顆綠色藤球。

  球體還未接近裂口,就迅速怦然炸裂,飛射出彌天大網般的粗壯藤蔓,表面觀點閃爍蔥翠至極,每個堵住三分之一的距離,離任造成的損傷轉眼愈合,威能竟然被硬生生阻住。

  “他人呢?”

  哈塔驀然大驚,他一直盯著大陣外的陸寒,此刻卻見那里只剩下一團消散的光點,頓時生出不祥預感,發出警告的同時,仔細盯住內部每寸角落。

  這座蠻古法陣,按說應該能防御一切,古陣最為堅固強悍,任何超級宗門都無法比肩,還有圣獸精血駐守,將威能平添數倍。

  此刻雖未被徹底破開,但是那巨大的口子也屬于侮辱,如傷疤在身無法消失,絕世一斬深深刻在每個蠻荒圣殿修士的神魂,眾多弟子驚駭欲絕。

  他們一直信仰和尊重的東西,竟然被陸寒一劍劃破,附近被波及的上百同伴全部消失,圣獸虛影消失無蹤。

  成千上萬人快速向內部退卻,危機越來越濃,雖然法陣被修復了,天知道第二擊又何等恐怖,這陸寒到底強大到什么程度?

  一座廣場上,銀裝素裹分外圣潔,和奇妙的神宮相比特別另類,一個青年右手握緊握拳,沉重拳罡掄起,向符文環繞的一座高大古建筑砸去,貫穿天地的銀色光芒,再次硬懟內部戰術防御。

  “他進來啦,這個魔王殺進來了,我們完啦——!”

  “陸寒在這,快點截住他,該死的煞星,上神啊開天眼吧,趕緊滅了此賊!”

  ‘轟——!’

  震天動地的巨響結束所有驚叫呼喊,一拳之威恐怖如斯,所過之處摧枯拉朽,那棟百丈高的古老殿堂,在表面狂閃無數次后,只撐不住狂猛一擊,迅速碎裂坍塌,里面規避的無數人,全部被砸成肉醬,盡數去見了他們信奉的神主。

  “啊啊啊……我要將你挫骨揚灰,蠻荒圣殿永不屈服!”

  拔里速先一步追到,渾身沐浴在紫紅圓輪之中,直徑長達丈許,無比璀璨輝煌,仿佛背著驕陽,,仿佛踏天而至,卷來的怒意狂猛三分。

  古怪拳印凝結后,拔里速赤發飛揚,虎皮圍裙熊熊燃燒,身上古老圖騰亮起,這一擊至陽至剛威烈滾滾。

  “就先殺你!”

  就在陸寒沖進來的間隙,他已經知道大概情形,這蠻荒圣殿中堅力量,全部先行逃走遠遁了,不由得心中微怒。只有三股強大氣息留守,留下的皆是殘渣剩飯,自己人都不愿意要的,殺了都弄臟他雙手。

  厲嘯如輕吟,陸寒頭頂升起一輪殘月,原本圣潔悅目,此時凄冷陰寒,灑下的光輝也凍人骨髓,周圍氣溫驟降。

  殺意絕冷中,根本不用回頭,碩大拳罡反手回擊,頭頂月光猛然一閃,拳罡表面就出現幾朵復雜花紋,看一眼就被吸收魂魄,妖異皎潔殺機薈萃。

  ‘轟轟轟……!’

  幾里寬的廣場頓時被崩碎而塌陷幾丈,一輪輪狂暴沖擊波,肆意摧毀阻攔的任何東西,虛空炸裂層層崩解,還有慘叫聲倏然遠去。

  拔里速如被彈飛的肉彈,伴隨沖擊波被打出十幾里,接連洞穿兩座搖搖欲墜的高樓,最后深深嵌入一道古老巨石矮墻內五尺,血箭從口中狂噴。

  “快……快跑,你們都不是對手,神祗和先祖的指示沒錯……”

  ‘砰!’

  虛空中顫巍巍的凄厲吼叫后,又傳來爆裂響聲,那是拔里速肉身徹底炸開的動靜,只剩下元嬰重傷欲死,氣息萎靡掉落近塵埃。

  “不——!蠻荒古族絕不是懦夫,和陸魔王同歸于盡啊,一起殺上去!”

  “沖啊,效忠偉大的神祗,我愿意奉獻自己的榮耀!”

  呼啦啦……!

  方圓幾十里的廢墟外,憤怒的聲音聒噪呼喊,數百個身影竟然無視命令,反而氣勢逼人猛沖過來,雙眼通紅充滿狂熱。讓陸寒意外的是,遠處卻有一道流光閃爍不見,那人可是和被打殘的這位,曾經一起并列與他面前。

  “果然,被洗腦的都是底層這些蠢貨,既然這么愚昧,就去死吧!”

  彌天巨掌砰然拍下,他最厭惡無腦人士,這些人傻逼到了極點,一邊被人鼓噪著送死,還口口聲聲滿嘴信仰,簡直笑掉大牙。

  沉悶而威猛的暴轟里,雖千百人也盡數泯滅,緊接著方圓數百里的區域內,被幾道天威巨拳砸的分崩離析,唯獨剩下核心之處,三座最為高大的古塔,還有那棵屹立許久許久的參天大樹。

  整個過程,都被一個身影盡收眼底,那人滿目淚光,情緒十分復雜,就怔怔的盯著陸寒發威,他跟隨拔里速和哈塔留下,卻徹底顛覆了心中信仰。

  對于此人,陸寒見他無動于衷,既沒有狂熱奮勇,也未曾逃遁規避,就省卻將其格殺的法力,只用寒芒掃了一眼便飄然離去。

  眼下無暇去尋找跑路的蠻荒圣殿助力,但早晚難逃一劫,不知去攻打幽魂谷和玄月閣的花妖老祖幾人,此刻是否已經成功回返。
香港马会王中王论坛特彩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