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2文學 > 修真小說 >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> 第535章 摧枯拉朽,神尊當世!
  三人犄角型對立,一股震爆當場炸開,那是屬于他們之間恐怖威壓的對撞,狂風大作沖擊累累,一團震蕩波向四外宣泄。

  高臺粉碎,化為碎屑掉落滿地,方圓幾十里的元氣,都被這次暴壓反復震蕩,內含恐怖的力量差點壓塌地面。

  銀袍老者前進的那步又被逼退,任他蒼元后期堂堂尊者,在此地瞬間看到差距,陸寒連衣擺都未抖動絲毫,對面那位也重若泰山。

  “這么年輕的魔頭賊子?”

  眾人紛紛驚訝,若是陸寒以一個老者的形態出現,更容易被他們心里接受,曾經的那些魔王鬼尊,哪一位不是活了上萬年之久。

  除了震驚,還有強烈失落感,每個修士的容顏,都見證他當初得道大成時的年齡,只有位列元嬰,才可以容顏永駐,絕大多數都是中年和老者居多。

  “本王所料不錯,你果然到這里受死,那上千小娃可以僥幸不死,咱又能從乾元宗那里撈點好東西,嘿嘿嘿……!”

  猙獰怪人忽然陰森森的,從獠牙縫隙中擠出一句話,凸出的雙目噴射出一對綠芒,肆無忌憚在陸寒身掃來掃去,仿佛已經把他吃透那般。

  “冰蠻族?陸某好久沒見到爾等夯貨了,當年還是第三十三代蠻王在位十,那老家伙雖然頑固,但是卻很聰明,不會帶著整族的命運故意撞上死亡之手。所以曾經的冰蠻族氣運非常昌盛,在修真界創立冰天神宮,占據整塊寒冥大陸,族群中隨便一個下界分支,也多達十多萬人!”

  你們這些廢物啊……!

  “閉嘴!本王只負責斬殺你,想要救人還得拿出點讓俺入眼的神通!”

  似乎被觸及到了什么隱痛,猙獰怪人立即暴怒,猛的向前踏出三步,頓時在周身掀起漫天狂風暴雨,一片漆黑之色籠罩陸寒,仿佛天地末日霎那間降臨!

  陸寒笑了,根本半步不退,若仔細估算,這個下等界面的冰蠻一族,早已失去傳承的傲骨,依靠給宗門打外援過日子,幾乎已經是名存實亡,那么對蠢貨根本不必要客氣。

  只見他輕輕抬起右手,在虛空中上下一劃,頓時產生銀色劍芒,吞吐中極快暴漲,如降下的絕世神兵,撕裂破布般的聲音中斬裂空間,向前移動些許就延綿百丈,附近全部是空間裂縫,凌空直達怪人頭頂,瞬息間就能將其劈成兩半血肉難存。

  “這就對了,來的好!”

  冰蠻怪人陰惻惻狠毒的大笑,瞳孔之中卻顯出些許凝重,兩只粗大手臂微微上抬,鋪天蓋地的拳罡迎刃而上,一秒鐘打出了上百拳!

  ‘砰砰砰……轟隆!’

  這是高頻次的暴轟,每一道拳罡純粹為北極寒冰構成,拳頭表面涌現出耀眼的紋路,雪白的炫光攝人心魂,一拳足以炸平山丘,威能恐怖如斯!

  然而玄陰劍光的威力,根本無可匹敵,陸寒身上綻放出純粹銀月光輝,他周身一圈圈圣潔神光泛濫,彼此重疊互相感應,將天上烈**迫的已無顏色!

  這一刻的他,仿佛九月神王降世,籠罩在漫天星辰之中,讓萬物自動褪色,甚至能去除整個宇宙的塵埃!

  以手掌做劍,和對方密集的拳罡狠狠對撞,劍芒卻越來越盛,仿佛銀河橫天,璀璨絕世不可估量,威能面對應變在逐次增強!

  上百次的轟然炸裂之后,所有拳罡蹤影全無,銀色巨劍只是震顫了無數次,仍舊以無可匹敵的姿態,把下方冰蠻怪人身影徹底鎖死,不斬成碎渣誓不罷休!

  “嘎嘎嘎,還真的是個硬茬子,本王喜歡!”

  怪異的嘶吼憑空而響,陸寒之強悍更加激發他的戰意和兇性,兩只利爪來回快速摩擦,接連冒出三團怪異的蒼白色光團,頓時有無限恐怖的波動從里面爆發,將幾里內建筑群振成碎末。

  絕世之劍與之交接,下落速度驟然減弱,在劍刃的前中后,三處十分詭異出現了三段曠世冰花,還伸展出無窮的霜凌藤蔓,把整個巨劍盡數纏死。

  然而還未結束,三朵冰花瞬間膨脹,然后再冰蠻怪人和陸寒之間的虛空,眨眼間凝結出巨大的冰塊世界,除卻兩人之外都被徹底凍結,就連天地元氣也未能逃脫!

  直接成為兩個世界,陸寒的劍芒被冰封,冰蠻怪人笑聲奇寒,身軀嘎巴巴的一陣扭曲爆響,他腳下地面轟隆炸開,仿佛事前埋藏過巨大的地雷。

  眾人只看到,無限黑紅光芒宣泄沖出,在高空一陣流轉,化為妖異的龐大光幕,烏煙瘴氣籠罩千丈,將他和陸寒,以及銀袍老者盡數蓋住。

  隨后滲人心脾咒語驟然大作,眨眼間從地面和光幕,涌出詭譎且無窮盡的腥氣潮流,如天水灌溉般要淹沒一切,外面光照萬里,內部卻宛若煉獄。

  先后從潮流里誕生三個高如大廈的邪神虛影,冰蠻怪人的氣勢驟然強大如斯,陸寒根本看不到內部的邊界,似乎已經化為永恒,徹底整塊大陸都被妖蠻吞噬了。無廣告72文學網am~w~w.7~2~w~x.c~o~m

  六只巨爪同時探出,鋪天蓋地盡數抓向他,殘魂嘶吼亡命咆哮,飛騰的黑紅妖力,如同死亡之吻橫貫每寸角落,外面整座黑烏城,都隨之瑟瑟顫抖起來。

  每只大爪,都遮蓋山岳橫斷長河,可以毀滅這座小城,無視生靈荼毒一切,冰蠻族的嗜血還算保留著些許。

  這個族群,就是上古各族彼此交融的品種,經過亙古進化,缺點逐漸變少,神通盡數傳承,一人可定千軍。更新最快的72文學網w~w~w.7~2~w~x.c~o~m

  巨爪覆蓋漆黑鱗片,煞氣滾滾寒光幽冷,寬度就有二十丈,劃開的空間裂縫彼此交錯,爪心黑里透紅,銘刻了一個妖蠻圖騰,攝人心魄招魂奪命。

  “滅亡吧,陸寒!”

  “好!”

  陸寒非常痛快回答,他的身體卻炸開皎潔如烈日般的銀芒,玄陰巨劍被冰封住,是因為他根本沒想收回,否則直接可以反向冰封。

  感應到妖蠻邪神的氣息,就知道這三大虛影,正是歷代恐怖冰蠻王者所化,在此界面有實力和他叫板,僅僅施法的這個冰蠻,本身就有僅次于初期大尊的境界。

  黑紅色世界,徹底掩蓋住三人身軀,外面無法窺探,惶惶然中總算松口氣,至少高價請來的大爺,已經將陸寒困住。

  當璀璨銀芒爆發,如同黑暗中蹦出大日,有長虹直升九天,立刻照亮光幕內一切,驚呼聲響徹全城,他們看見那個陸大魔頭,直接沖著六只巨爪迎面而上。

  ‘那三只是何方巨妖,有點太嚇人啊!’

  ‘臥槽,他在自殺嗎?’

  ‘絕世六連擊,足以殺掉任何尊者,希望可以拍死姓陸的。’

  然而碩大拳罡,帶著數不清的銀色靈紋,狠狠打在邪神拍下的第一只巨爪,就算站在幾百里外,仍舊被陸寒的強光扎眼,因為太過奪目,去除黑暗比白日更盛,光明神降臨!

  ‘噗嗤噗嗤……!’

  融化!

  當黑鱗巨爪和陸寒的拳罡碰觸,神奇駭人一幕出現,接連的悶響中,六大爪影頃刻間灰飛煙滅,沒有絲毫反抗,如同遇見克星,光幕內的世界,猛然間開始劇烈收縮。

  如擎天般的邪神虛影,更是憑空炸裂開來,仿佛紙糊的接連震爆當場,妖風血雨密不可分,這還只是開始。

  直接忽略冰蠻怪人臉色狂變而蒼白的神色,三大邪神消失,接連三口老血,神魂已經傷勢不輕,卻見陸寒又伸出食指,輕輕點在光幕結界上。

  “吼!該死的小人娃,你到底用了什么鬼東西?竟然還想破開‘妖蠻古禁’嗎?絕無可能……什么……啊——!”

  ‘噗—!’

  冰蠻怪人話音未落就成了慘叫,龐大身軀踉蹌暴退數丈,一口老血當場噴出,仿佛是自己腦袋被開瓢一樣,當場差點栽倒,直接被震絕嚇尿。

  他布下的領域,僅僅遭到輕輕點擊,就被捅出三丈大小的窟窿,內部黑紅二色浪潮,稍微和外面虛空接觸,蒼穹上眨眼間就劈下十幾道蒼雷。

  天罰之雷。

  同樣炫黑透紅色的雷芒,盡數從窟窿處深入,然后炸開萬千電弧,形成大規模雷幕,狠狠轟擊每一場空間,奇臭無比焦灼味道,吻上一口能嘔吐三日。

  “該你去死了!”

  陸寒沐浴在雷霆之中,幾乎化為天外戰神,一把巨劍撥開雷弧,向冰蠻怪人輕輕劃動,在銀芒和雷霆交相呼應中,劈開云霧破碎浪潮,絕世神兵莫過于此。

  斬殺!

  冰蠻怪人終于感受到不同,那看似皎潔如月的赫赫劍光里,蘊藏的卻是蕭殺和隕滅,仿佛九天寒星墜落,至陰至極無物能克。犀利鋒芒的速度堪比閃電,映襯著它的主人,雙眸寒閃面沉似水,沒有半分怒意外露,更感受不到絲毫殺機。

  ‘此人,真的那么恐怖,我今天就要消失于此嗎?不,本蠻難以甘心!’

  “蠻貨,你該用‘擋天碑’了!”

  呲啦——!

  ‘轟隆……!’

  在劍芒切到時,陸寒的話也到了,冰蠻怪人猛地一顫,面露震驚欲絕之色,他的龐大身軀,也立刻被一團黃芒覆蓋包裹,身前驀然射出高達三丈的土黃色墓碑,然后徹底炸開。

  仍然摧枯拉朽,黃光騰空直射九天,一聲野蠻的嘶吼震破耳膜,延綿萬丈逼開云氣,化為巨大碑影持續兩個呼吸,才逐漸變淡消失。

  “他,怎么會知道冰蠻密辛,擋天碑是族群傳承啊?”

  城外三十里,三十丈高空幾個收縮,地面隨即塌陷,一個巨大肉球狠狠砸下,正是方才還在和陸寒廝殺的冰蠻怪人,內心猶在狂駭。

  擋天碑,神魔不破萬法難毀,可以在天崩地裂界面大劫時,為自己消災解難,為防御無上神物。

  ‘嗆哴!’

  有一把巨斧橫貫長空,在陸寒揮劍斬出的同時,紅芒森森沒血煞之氣,卻包含無限兇威,是銀袍老者趁機出手,雖然他內心很絕望很沮喪。

  他早預感今天難以善終,此時再不趁機下手,恐怕連還擊的機會都沒有,作為乾元宗大長老親自出面,修為也處于蒼元境后期幾百年,實力上還有些自信。

  “不自量力!”

  ‘吟——!’

  陸寒走了,都未看他一眼,僅僅輕輕揮手,劍鳴折射般的回返,前方自動顯出一個圓筒狀的漆黑通道,大步跨入消失不見。

  “這這……開啊——!”

  紅芒頓時炸天,銀袍老者須發皆張,一股陰寒壓迫而來,強行擠進他的神魂,激靈靈寒顫不已,驚叫中瘋狂嘶吼,身軀率先崩解,一道凝聚無比的魂魄鉆進大斧之內,僅剩下慌張的元嬰老頭掌控。

  巨斧百丈頓時震天輕吟,宛若要開天辟地,一擊能劃出兩個不同世界,這件靈寶的威能被催發到極致,要和陸寒留下的一劍不死不休。

  ‘叮—!’

  長河有聲萬法齊音,在遠處皺眉觀戰的眾人,只感覺虎軀巨震,就看見肉身上逐漸產生細細裂紋,似乎在開始崩潰。

  慘叫聲隨即而來,他們距離幾十里,就因為這次慘烈的對撞,莫名其妙紛紛受傷,簡直亡魂皆冒膽飛天外,還是太高看自己,低估了這些尊者的神威啊。

  “嚎——!”

  劍碎。

  凄慘聲卻只有近半,紅芒巨斧同時消失,一起被抹去的,還有銀袍老者魂魄,元嬰立即有些茫然,捂著小腦袋痛叫起來,隨后開始大喜。

  “咦?不對……啊啊——!”

  分明兩敗俱傷已經盡數損毀,他落得肉身崩潰只剩殘命,然而崩碎的巨劍又化為點點寒光,轉眼間一陣狂涌,再次匯聚成劍輪,把元嬰圍在內部,然后輕輕一合。

  銀袍老者的元嬰,縱然再施展任何保護手段,也不及損毀掉的靈寶強悍,萬千光點將他覆蓋,直接絞殺成一縷塵埃。

  冰蠻怪人落地后不假思索,一個翻滾動用瞬移,再次和黑烏城拉開三十里,往日孤傲狂妄早已不再,懼怕膽顫中開始狂逃,向后掃出的神念,目睹銀袍老者被瞬殺,更加堅定他以后再不出世,斷絕和這些宗門摻和扯淡的念頭。
香港马会王中王论坛特彩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