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2文學 > 修真小說 >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> 第539章 暴擊,以正視聽!
  砰!

  身后五十里外,一道光華勃然破空,正是大蠻王身后,陸寒烈烈再現。

  “你究竟用什么防護的?此等滅世之威前,竟然還能不死,快說——!”

  大蠻王滿臉抓狂,雙目射出貪婪火焰,他發現陸寒連根毛都沒少,這特么徹底無語啊,此人身上必有更高級的防御級別至寶。

  “你還有擋天碑嗎?沒有的話,嘻嘻嘻……!”

  帶著氣炸人的怪笑,陸寒一步步向大蠻王走來,速度并不快,也未瞬間出手,他要讓這些冰蠻,慢慢享受絕望和無助。

  八百里外的周遭,無數身影全神貫注,一股股強大氣息起伏不定,足有數百人在觀摩這場大戰,他們都是混坤大陸各大勢力的密諜,還有十幾個蒼元境尊者,無一不是超級宗門的上位者。

  此刻,正駭然無比目瞪口呆,親眼所見的廝殺,竟然比傳聞更駭人,那個魔頭的勢力,還比想象的恐怖。

  ‘原來,乾元宗有恃無恐的背后,是已經請出冰蠻古族,這如今似乎仍舊危機重重,陸寒那廝究竟是人是神?’

  沒人愿意看到,一個人比自己強大如斯,更不想已沉靜上萬年的界面,被一個人肆意猖狂攪亂,但屢次被事實打臉。

  在他們眼中,陸寒無名無源,是不起眼的小人物,當初只會煉丹的五品師傅而已,何曾想區區三五載,已經橫掃虛空叱咤風云,視蒼元境尊者如土狗。

  他,究竟又底限嗎?他的實力,還有上限嗎?

  偉大的界面法則啊,為何這時候還不將此人帶走,執掌萬法的道祖啊,您的懲處去了哪里,陸寒早該飛升玄界,或者死于天罰。

  五百里外,乾元宗幸存的大軍,只剩下元嬰中后期以上二百多人,二長老仐澩正在慶幸劫后余生,其他兩個蒼元境也驚嚇不小,暗呼蒼天憐我!

  然而只感覺腰部一涼,才看見銀芒連閃,從自己身體離開,直上九天而慢慢潰散,另外兩個尊者也同樣經歷。

  “啊——!”

  “啊啊……!”

  慘叫震絕人寰,自元嬰中間,三人的肉身盡數被切開為二,漫天血霧飄灑,直接被秒殺當場,徹骨奇寒才逆襲全身,冰霜烈烈封閉神魂。

  那把銀月劍光,是他們見到的最后之物,殘體直接掉落砸在地表,暴睜雙眼死不瞑目,原來他們的命運,早在陸寒到來時就注定了,只不過此刻才被收割而已。

  大蠻王開始有了一絲膽寒,存活一萬三千年,率領幸存族群長期藏匿北極寒淵,幾乎從未涉獵世事,自認神通可以對抗上玄境大尊,本以為舉世無敵。

  今天……?

  若非族群發展遇到瓶頸,若非乾元宗用那兩樣古物來誘惑,但是這個陸寒……到底從何而來,幾乎可執掌天罰!

  只能拼了!

  ‘嗡嗡嗡——!’

  本就未平息的虛空,瞬間又顛簸顫抖起來,百里內難分天地,一股壓塌諸天的恐怖,從陸寒身上勃然爆發,如果說先前的他璀璨光華,此刻就是一輪耀月,將日光徹底逼迫開去。

  十里大地已經斷裂,層層塌陷分崩離析,大蠻王的身軀隨之下降,似乎有萬噸巨石壓在肩膀。

  “這不是你的力量,居然可以調動一界至高法則,本王不信你是此界之人,該死的乾元宗賊胚,竟敢誆騙我,啊啊——!”

  “陸某也從沒說過啊,呵呵呵!”

  ‘啵啵啵……!’

  三拳六掌,強威合一。

  看似只出一擊,疊加的威能混合在最后的拳罡中,外表被層層銀光封鎖,足有百丈大小如星如石,轟轟烈烈中咆哮砸出。

  吟唱聲也從大蠻王口中跌宕傳出,那巨大身軀上,竟然從內部開始燃燒,似乎神明之火將要焚天,伴隨著臉上痛苦的表情,無限真元化為千百道黑紅妖芒,先后洞穿肉身,迸射侵染寰宇。

  “不要啊——!”

  三萬蠻兵大軍,見到此景后悲天蹌地的大呼制止,八大主將捶手頓足,從這一刻起,他們的首領,維護冰蠻族的主宰,就要開始隕落。

  “偉大的古蠻神,看看你的后裔吧,正在遭受奇恥大辱。”

  大蠻王的目光,注定是果斷和決絕的,陸寒竟然有點心軟,他知道對方開始燃燒本體召喚天罰,欲要動用大道法則毀滅自己,冰蠻一族悍不畏死,從不妄言臣服低頭。

  但這一擊必須打出去,誰敢攔截自己重返巔峰的道途,必將化為鋪路塵沙,這是懲罰,尤其針對周遭觀戰的目光,也是給整個混坤大陸看的。

  必須以正視聽!

  蒼穹的巨大漩渦,本就沒有散去的跡象,一直在盤桓盯視,界面法則不可違逆,只要達到臨界點,要么渡劫飛升玄界,要么化為塵埃。

  當恐怖氣息勃然沖天,大蠻王的威能,轉眼間連續暴漲三截,身軀徹底被紅焰籠罩,僅剩下三十六道黑紋組成的光鏈束縛不潰,三萬大軍已經拜倒哀哭。

  烈火直達天際,直接沖向旋渦中的雷霆,似乎要將這一切焚燒干凈,但是萬千粗大電蛇已經組成蜿蜒法雷,立即對準大蠻王猛烈轟下。

  (天劫:可特么找到個撒氣包,就你啦,灰飛煙滅吧!)

  ……什么情況?

  當一道大腿粗細的雷柱,正要射向大蠻王幾乎燃燒殆盡的軀殼時,那里驟變突起,粗大骨骼灼灼暴芒,三十六道黑紋光鏈,將他身軀密閉性纏繞,下一秒就到了陸寒近前,內部空曠的軀體,直接把他徹底裝進去。

  如此詭異畫面,徹底顛覆任何修士想象,此刻他們看到的,是大蠻王的空殼,與陸寒本體合二為一,宛若一座小型囚籠,把里面身影徹底堵住。

  緊接著更強威壓射向云霄,紅火照亮天際,勾引無盡深邃旋渦鎖定自己,噗噗噗的雷柱,似乎是天罰泄怒般,一輪就接連轟擊下六道。

  “哈哈!陸大魔頭這次肯定難逃了,要么滾到玄界去找死,要么現在就死,天罰之下從無完卵。”

  那觀摩的人群中,忽然爆出大笑聲,隨即化解掉緊張氣氛,冰蠻族的異術無法想象,但向來刁鉆實用,那黑漆漆的光鏈,哪怕只鎖住陸寒片刻,大道法雷絕對讓一具肉身蕩然無存,尤其對毫無準備渡劫的人更具毀滅性。

  “唉!這個禍害死了很正常,但是他已經把西荒和南界搞亂,咱們恐怕要舉行混坤盛會,共同決定資源再分配問題。”

  簡而言之,大塊的肉還在,都想染指一部分,這下超級宗門親恩甘于落后,紛紛表態同意。

  ‘轟——!’72文學網首發 http://www.kgzdly.tw

  滅天絕地的強光閃耀,就在天罰擊中大蠻王時,才把他們的議論打斷,全被震怖場景吸引,這也是所有蒼元境都會面對的,無論進階上玄,還是飛升玄界,都基本毫無生機。

  惶惶雷柱,就像打在每個修士內心,神魂為之瑟瑟發抖,肉身哆嗦不可抑制,有種轉身欲逃的沖動。

  虛空被打出六道天坑,空間猶豫猛然被大片撕裂,又不能快速修復,也沒有元氣填補,等于真空狀態自我紊亂,塌陷后出現和深坑類似的怪象。

  暴擊的亂流,蜿蜒亂竄直射數百里,上下幾萬丈莫不破碎,雷柱之后是巨大吞噬吸附,那三十三道黑晶光鏈,眨眼間融化殆盡,大蠻王早就化為虛無,陸寒再次不見。無廣告72文學網am~w~w.7~2~w~x.c~o~m

  …………

  “若他還沒死呢?”

  萬里鴉雀無聲,卻有極不和諧的低音,在‘觀光團’中不大不小的響起,頓時引起萬種怒目,說話的是個矮瘦子。

  “還不死?你以為大道法則是他家的?”

  “絕無可能,否則老夫……老夫自戕于此!”

  “你難道是盼著那魔賊,愿意讓他繼續為禍混坤嗎?”

  立即有人譴責那個多嘴的家伙,甚至引發暴躁癥的喝罵,直到有人驚呼著暴退,因為他發現,人群中忽然多了個白衣青年,正把一只手搭在某個滿臉胡須的中年身上。

  正是那人,方才說陸寒還不死,他就自戕于此的家伙,他認得此人是北尊神宮四長老,驚駭之余為其默哀。

  “自戕?這個主意不錯,現在你可要履行諾言,不能給修士丟臉啊!”

  ‘什么?啊——!’

  ‘沒死,陸寒他真沒死,天吶!’

  ‘快跑,我們都要被殺,嗚嗚嗚……!’

  諸人聞言一看,立即亡魂皆冒摔落大片,嚇得屁滾尿流魂飛天外,臉色蒼白抽搐不已,這突然出現的,除了陸寒還能有誰。

  “不不不……!前輩是世外神人吶,豈能和小的一般見識,我只是滿嘴口臭胡言亂語而已。”

  須髯中年直接癱了,都不敢回頭確認,那股陰寒之意已經入體,將他全身經脈差點封死,法力調動幾乎不暢,趕緊哀嚎著求饒。

  啪!

  陸寒扣住肩膀的手,忽然輕輕用力,漫天血沫橫飛,被捏爆的肉身迎著狂風逝去,僅剩下元嬰還在震駭,就被一縷銀絲纏繞住,不知被扔在何處而消失。

  也在同時,周圍百里空間,倏然遭到莫名禁錮,的確有狂逃身影,瞬移后再出現,立即如被粘住的老鼠,面如死灰無法自制。

  “那大道法則的確不是陸某的,但也不是你家啊。”

  最先反駁不滿之人,還僅僅是個化神后期,眼見陸寒一個跨步,就來到自己面前,幾欲張口求饒,又想起北尊神宮四長老的下場,咬咬牙緊閉了嘴巴和雙目。

  ‘砰!’

  同樣,肉身被打爆,慘叫后的元嬰竟然開始怒目而視,但是陸寒向其揮揮手,轉而露出狂喜,幾乎將劇痛都忽略掉,趕緊轉身駕馭遁光狂逃,仿佛沒受重傷完好如初。

  “滾!”

  在已經有人大哭和號喪般的注視中,又有四個得到嚴懲,但都保住元嬰不死,若能奪舍一具適合肉身,存活二百年不是問題,卻永遠無法仰望大道。

  遭到眾人唾罵的矮瘦子,感覺額頭冷颼颼的,不用看也知道輪到自己了,除卻低聲啜泣,一切聽天由命,雖然他沒直接詛咒陸寒。

  “你猜的很準,雖然絕非善意,界面法則又如何,這一瓶上品法華丹,和五萬靈石賞你了,去吧!”

  啥?

  臥槽!神馬情況?!

  一只只眼睛猛地圓睜,抖摟出難以想象的意外之色,滿臉蒙逼和迷茫,大師做事率性而為,真的無法揣測和窺探,咋也不能有人領獎啊。

  矮瘦子直勾勾的,幾個呼吸后才開始清醒,似乎在噩夢中重生,恩賜卻已實打實的落在手中,忙不迭狂喜拜謝。

  “陸……陸大師,我們從未冒犯您啊,請敞開一面放過小命,您也是從凡者走來的,修行實在不易吶!”

  一個膽子大的化神中期,硬著頭皮假裝大義凜然,目光不再畏懼,和陸寒直勾勾對視的講道理,其他人咯噔一下,趕緊將目光徹底閉合,此人還敢頂撞魔頭,爆體的凄慘畫面又要上演了。

  “陸某說過要殺你們嗎?”

  忽然,這幾百人的禁錮,驟然徹底消失,在陸寒揮揮手后,猝不及防盡數掉落,那十多個蒼元境,最先穩住身軀,直接噗通成排軌道。

  陸寒冷冷掃了這些男女老少一眼,直接鄙夷的

  “多謝陸大師海涵,我們保證以后再也不踏足西荒,祝您合成大道位列萬尊,晚輩們立即告退。”

  “不!這場大戰還沒有結束,誰敢亂動莫怪我辣手摧殘,聽令者或許能有好處。”

  今日的遭遇正是大起大落,絕望和希冀反復不斷,才因可以不死而狂喜,又被一句話扔進寒潭,這次真的不明所以了,大戰的確結束了啊。

  天罰雷云退散,晴空再現照耀出末日的凄慘,那三萬蠻軍紋絲不動,一桿大號白旗正烈烈燃燒,每個蠻兵都悲嗆而憤怒。

  “為古王報仇!”

  “前赴后繼,戰死方休!”

  ‘咚咚咚……!’

  咆哮如巨鐘震鳴,怨恨席卷煞氣,諾大軍團開始動了,鋪天蓋地直奔陸寒,妖刀惡刃同舉,悍不畏死齊步碾壓過來,氣勢一時無二。

  中軍主將,雙手拍打胸膛,酷似金剛附體,眼中瘋狂和狂怒并存,頭頂浮現一輪血陽,凄慘無光但兇焰濤濤。
香港马会王中王论坛特彩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