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2文學 > 修真小說 >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> 第562章 星羽重華
  第562章星羽重華

  “記住對手的特點即可,其他事情輪不到你操心,但這次表現不錯,陸某就獎賞一瓶法華丹,努力的丫頭肯定有糖果吃。”

  和女子在一起,想要避免其喋喋不休,甚至八百萬個為什么,在姚云沒徹底放開之前,必須率先堵住她的嘴,否則雙耳就長出老繭。

  當一縷奇香飄出,附近三丈內竟然跟著產生層層氤氳,神奇的力量會讓人發狂,尤其是對女修有神奇特效。

  “上品法華?”

  四個字被驚呼出口,姚云一躍而起,美眸睜大的無比圓潤,但頃刻間想起什么,立即玉手掩唇盤膝坐下,那張臉涌滿紅霞。

  ‘努力壓制,不許聒噪!但是這……太棒了啊!’

  有聲音只能在腦海吶喊歡呼,上品法華丹的地位幾乎精華絕世,就算宗主雪上云,她也只看到吃過幾顆中品貨,在整個界面都有價無貨。

  曾記得兩年前,西荒九華城忽然再次名噪一時,無數大能強者蜂擁而至,就因為那里接連出現上品法華靈丹,不少人為此大打出手,差點釀成宗門血拼。

  果然是陸大師,碾壓一界無出其右,抬手就是大份量,天降奇緣如春光乍泄,此生幸也!

  不知他可有修仙伴侶?

  兩個時辰中,姚云閉目凝思,努力感悟和影哭族總旗大戰的細節,以及中旗官的戰斗特點,卻幾經因為思緒亂想而斷裂,臉上不時潮紅,那個身影就佇立在面前十丈,忽如山岳忽如至親。

  遠方的天光,不知何時開始發紅,仿佛無盡陽火烘烤,幾乎能感受到涌動的高溫。

  陸寒將神念無線擴大,一縷縷探究距離極致,他所料不差的大戰,經歷許久仍舊如火如荼,似乎可以看見,無窮無盡的靈寶之威,浩浩蕩蕩席卷千里。

  不是有強光動蕩,一閃一閃沖擊天際,他能感受到廝殺的劇烈,這等規模對戰,至少超越萬人以上規模。

  看來殘虐兇狠的影哭族,或許是什么吞天族,正式遇上強大對手,那里已經靠近日月壇防范的外圍,多半這個超級大宗已經暴怒。

  “走吧,沒必要耽擱時光了,心無為而魂不守,小小年紀胡思亂想,當心陸某將你許給游蕩青年,那里才適合你!”

  額?

  姚云正努力壓制紛亂,忽然滿臉騰起灼燒火焰,紅云罩面羞不可抑,此人神乎其神,毫厘中就能洞察他人心思,這就太難為情了呀!72文學網首發 http://www.kgzdly.tw

  緊接著她猛然身軀一僵,頓時感覺有神奇的力量禁錮在身上,憑空出現的大手虛影將自己握住,下一秒就陷入黑暗,陸寒已經破開虛空,眨眼間橫跨千里,似乎已經聽到天鼓狠錘,殺伐之意撲面而來。

  “交出‘星羽重華’,我們影哭之母就會降下眷顧,收爾等為奴可免一死,這是最后一次機會!”

  烈焰騰騰與奪目璀璨中的光芒中,一尊百丈高的身軀,正用聲音干涉的嗓子,卻充滿兇煞的震耳巨吼,聲波卷浪狂涌動蕩,一字一句清晰能辨。

  這是才從虛空走出,姚云就聽見振聾發聵的一句話,還未適應忽明忽暗的交替,就仿佛來到山嶺之巔,因為下方高大的身影可不止一個。

  ‘嘶——!這么狂暴嗎?星羽重華……似乎聽到過這個名字,呀!竟然是那種古老的東西!’

  嗚!

  縱然相隔還有三百里,就感覺颶風撲面如利刃切割,感應到無窮的暴虐法則,無窮無盡的一股股延伸向四面八方,血腥氣濃郁無比,更有熱浪滾滾灼燙。

  “嘿!我也再說一句,那件天寶早已失蹤五萬多年,而且縱然仍在,我等也會秉承祖訓,誓死相守絕不送給爾等異類邪賊,再來戰過!”

  通天火紅的源泉,是一尊紅甲紅發的百丈高身影,盡數淹沒在上萬度烈火中,如祝融在世可以烤熟九川,僅剩下那雙目光堅決而不屈,一對厲芒死死凝視。

  左側半只手臂已經消失不見,肩頭露出肌肉,有黑氣熏熏的痕跡,仿佛被惡魔舔舐過,傷口血肉淋漓,肉眼可見還有一絲黑線在繼續盤桓。

  “大日尊者?卓八烈?!”

  “你認識?”

  聽到姚云驚訝的出聲,陸寒已經把戰場掃了一遍,基本情形盡數入眼,最后落在受傷的火影身上,他腦后頂著十丈火精,一只晶瑩的大鳥虛影翩翩扇翅,卻似乎在強打精神努力凝聚。

  “以烈陽剛猛聞名,平日里卻極其低調,在日月壇沒有任何職務,身份卻幾乎直逼總壇主嘯天翁,傳聞修為已踏入蒼元后期許久,一身精火神通,連巔峰都避之不及。”

  “喔!”

  被姚云說的神乎其神,陸寒也只是多看一眼而已,因為下方波瀾壯闊的戰場,已經遍布七百里方圓,同樣高大的身影如一座座小丘,至少有八九個之多。

  被稱為卓八烈的對面,才讓他有點感興趣,幾乎凝聚狂煞和暴躁于一體,全身籠罩在無窮黑氣中,即便周遭法寶狂轟的閃光,也被隔絕在十幾丈外無法照透。

  五只粗大手臂不斷揮動,鋒利巨爪內都各自緊握一件件靈力超凡的至寶,仿佛太古黑魔下凡,最中間的是一把黑盈盈的巨劍,表面魔影竄動銘文深深,劍意的鋒利直接能劃開空間。

  黑甲黑臉奇丑無比,僅有發紅的四顆獠牙外露,更奪目的是他腦后,竟然凝聚出一輪殘破黑月,看幾眼就可能如墜沉淪,可以說兇焰萬丈。

  五件至寶中,除卻黑劍仍舊無損,其余的都或多或少萎縮消融,定然被無盡火舌焚燒過,尤其是那把巨斧,僅僅就剩下粗長手柄,饒是如此也威能不俗。

  “吼!偉大的影哭之母不會失信,但也決不允許違逆,你們已經死了,傳我號令盡數絞殺,嘿——!”

  ‘鏗鏘……鏗鏘……!’

  黑怪昂首咆哮,幾件殘兵開始猛烈敲擊,震破七竅的難聽尖鳴,幾乎等于法寶互撞,一圈圈恐怖波紋,裹挾罡風氣浪瘋狂肆虐,這大地虛空倒霉到了極點。

  “殺吧!他們只喜歡死亡!”

  “無知的人族,縱然爾等消失,也無法阻擋影哭之母降臨!”

  “星羽重華,勢在必得,進攻——!”

  山巒崩塌草木皆無,震動猛然加劇,當雙方不再保留實力,場面就更加殘忍和冷酷,沖擊波中灌滿血腥氣息,不時就有身影化為齏粉,到處怒叫慘嚎一片。

  黑劍高高樹立,剎那間鬼嘯濤濤,仿佛墨龍穿越萬古,來到高大黑怪的面前,大團黑氣隨著風起云涌,似乎掩藏著奔騰的萬鬼,五只粗大手臂揮舞中,那把劍最奪目森然。

  即將破碎的虛空,迎來萬丈幽冥,兇悍之氣纏繞黑劍,開始爆出一道道晶瑩劍花,盡數堪比利刃鋒刀,頃刻間劍雨飛騰。

  “燃燒吧,我的火神!”

  卓八烈也狠狠的啐了一口,口中念念有詞,一道道法決接連打出,他的肉身逐漸進階深紅,那只火鳥虛影嘎嘎啼鳴,精神再次提振,火之精華更灼烈幾層。

  咚——!

  然后,陸寒就看見,這位超級宗門的人,雙手合十表情凝重,一團精火從體內被擠出,幾乎凝練的成為淡金色,在那光芒中,竟然藏著五寸高的小鼎。

  轟隆隆……!

  小鼎出現的剎那,周遭空間頓時連續爆炸,道道裂紋都開始浮現,恐怖威能震得山海傾倒,還未開始交手,就把黑怪震得倒退兩步,使其大驚變色。

  好寶貝啊!

  “漲!”

  一愣清脆冷喝,卓八烈就大汗淋漓,又瞬間被高溫烤干,臉上的疲憊表明,僅僅召喚此寶,就讓其精疲力盡,威能拭目以待。

  呲呲呲!

  果然,一股股精火噴射間,就燒出了幾道漆黑裂縫,一路狂漲后,穩穩當當停在空中,是一尊淡金色的火體大鼎。

  鳳凰于飛,五行之精,高達百丈煜煜生輝,一只三尾鸞鳳閃動起舞,火云飄飄焚天煉地,更有花鳥蟲魚銘刻在外壁,這尊大鼎之厚重,代表著此類神器的絕高水準。

  嘎——!

  那只在他腦后閃動不停的火鳥,立即興奮的尖鳴一聲,化作一縷光線,直接射進鼎中,頓時引起滔天烈焰,有火龍盤旋要吞噬一切。

  是誰?竟敢在此放肆作亂,都化為灰燼吧,燃燒!

  被黑氣籠罩的黑怪,那暴虐氣勢轉眼消融三成,一股前所未有的壓力,讓他如擎三山般沉重,在將近一天的大戰中,他原本已經步步為營,幾乎可以大勝凱旋的。

  ‘我,還是低估了此人,哼!’

  “¥……&((%¥¥%——”

  刺耳的咒語聲,也宣告這位異界猛將,拿出了自己的終極底牌,無法聽懂的聲音里,有古獸咆哮陣陣,那把黑劍變得更亮了。

  起初還算作一縷黑芒,但轉眼間就奪目不可逼視,精芒萬丈覆蓋天宇,百里內都被積壓的褪色平常,光輝只逼驕陽。

  “這怎么會?黑色東西也可以如此恐怖?”

  姚云深吃一驚,再次刷新所見所學,因為陸寒在身側,才沒有尖叫出聲,黑的極致、黑得發亮、黑的幾乎透明啊。

  “為何?大道無極,物極必反,你所身處的天光,原本就來自黑暗,這只是稀松平常的小打小鬧而已。”更新最快的72文學網w~w~w.7~2~w~x.c~o~m

  ‘啊?你是大師,你說了算!’

  在此女的震驚中,幾乎通透的漆黑劍芒,已經撕裂虛空攪動天地,頓時引來黑云滾滾,電光的閃動更為其增添一抹詭異。

  黑怪窮極全力,在這把絕天利刃上,都逼出了一層暗紅色銘文,鬼哭狼嚎圍繞,似乎有地獄兇神附著其上,到最后竟然開始縮小凝練,呼吸間只剩下十八丈。

  然而那犀利無比的威能更加恐怖,就像魔神親自操控,可以斬開洪淵切割蒼莽,這一劍必須決出結果,萬物凋零唯有天火對視。

  能幾次橫掃數個界面,果然各個不同凡響,他們傳頌的影哭之母,以及那吞天王本體,又恐怖到何種程度?

  陸寒目光微縮,這黑怪的修為,同樣可以躋身蒼元后期,在所得信息里,在影哭族內應該是總將官的級別,下面管轄著大列將、中列將和小列將。

  斬!

  耀天黑刃向前落去,從此陰陽兩分天地殊途,整個目之所及的范圍內,全被黑漆漆亮堂堂的劍意籠罩,一擊可滅萬世。

  去!

  大鼎也動了,被卓八烈遙遙推出,看似慢吞吞無窮重力,卻瞬間橫跨十里,半邊天烤成焦黃,所過之處沒有裂土,盡數化為黃水熔巖,火焰吞吐鸞鳳影動,更加決絕與無物可克。

  火——克——金!

  姚云的呼吸都停止了,身軀一蹭一蹭,輕微的向后挪動,下意識要躲在陸寒身后,僅僅三百里遠啊,她怕被無辜殃及。

  咦?

  說好的聲音呢?

  烏光繚繞劃破蒼穹,裂縫更加漆黑,仿佛鬼王咧開的大嘴,不知到底通向何處。

  火舌翻卷燒掉半邊天宇,大鼎幾乎能煉化日月,凡所到之處無不升華消失,就連涌來的劫云,都只剩下惶惶雷電。

  然而兩種至寶猛烈接觸,卻僅如泉水叮咚后便平靜無波,姚云瞪大眼睛尋找,想從中看出些許端倪,應該毀天滅地一切皆休啊,怎么會?

  然而下一秒,她面前就漆黑大片,徹底陷入茫茫四空,再也無法目視任何東西,因為陸寒倏然抬手,果斷捂住了她那雙美目。

  “封閉六識,不停不聞不感應!”

  啥?

  鎖死七竅進入忘我,似乎就是被陸寒如此告知的,姚云滿腹狐疑,卻深知這位大師絕不會危言聳聽,那只手上竟然傳來溫涼的細膩感,但是為啥又摟住人家的細腰?

  咕咚——!

  ‘轟咔咔……嘣噔……嗡嗡嗡……!’

  下一秒,姚云頃刻間亡魂皆冒,仿佛有無窮吸力,要把她拖進無盡深淵,那里有黑暗天王,也有南巫天火,更有數不盡的沉落和滅亡,陷進去就萬世皆休。

  震爆!接連的炸裂,堪比三十顆核彈同時轟擊,恐怖的極限在這時才發出真正丑陋,如魔王如鬼尊的接連撲來。

  縱然鎖閉六識封關七竅,即便有護花使者箍緊豐腰,姚云仍舊感覺五臟六腑劇烈翻滾,喉嚨一陣甜熱,差點吐出血沫,她竟然受了輕傷。
香港马会王中王论坛特彩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