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2文學 > 修真小說 >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> 第623章 金辰令與天宗秘鑰
  第623章金辰令與天宗秘鑰

  陸寒只感覺一股幽森沖來,遠方有龐大虛影閃動,就像一座山岳傾倒而至,對方未到卻已經把聲音遞了過來,如此遠卻異常清晰,可見此人的修為絕對貨真價實。

  嗚——!

  緊接著,一股恐怖寒流頃刻刮到,那股力量堪比十八級颶風,但并非沖向陸寒,反而圍著他滴溜溜一卷,便形成直徑十里的高達囚牢,硬生生將他扣在下面。

  然后在頂端,一股清澈的雪白激流從遠方凝聚,里面有個一人高的光團,逐漸露出來者的真容。

  身高八尺體型清瘦,劍眉利目一張馬臉,微瞇的雙眼中透出幾分詭異,身穿湛藍色水清袍,腦后虛影淡淡,似乎蘊含無窮世界,如一尊冰雕俯視晶塊,表情有些玩味的看著他。更新最快的72文學網w~w~w.7~2~w~x.c~o~m

  “咦?丹藥還可以,但極品靈石更不錯,但還是快點回答我的問題,本尊可是沒多少時間的。”

  此人居高臨下,微微驚訝之后,瞳孔中便微微收縮,下方的青年舉止怪異,竟然不惜后果的瘋狂補充法力,似乎才經過一場激烈廝殺,但方圓萬里都毫無人煙。

  而且這青年的深沉,連自己都無法,以及修為水平,連自己都有些刮目相看,僅憑跨界而下的那番恐怖異象,沒點實力早已死在里面了。

  “你是從玄界下來的?應該姓韓吧?”

  陸寒無奈,只能將為汲取完的幾塊靈石收起,努力壓制住體內要狂暴的藥力,站起身抬頭仰視,臉上不存在任何表情。

  “不錯!年輕人膽量夠大,看來我降落的位置很好,你我緣分不淺,而且所猜測的無比正確,或許韓彬的死因,也沒那么麻煩就能查出來。”

  此人雙目頓時閃爍幾次,從中射出道道精芒,看陸寒更仔細了,一分意外的神色毫不掩飾。

  “嗯!聽說他有個族叔,叫什么韓天遜,曾經號稱‘八百無極’,如今位列大乘期少君,基本就可以確定是你了,但現在不合時宜的驟然降臨,難道玄界有異變發生?”

  陸寒歪著腦袋,他仔細掃了來人一眼,其眉宇間和韓彬的相似度真的不多,但還保留初始面貌的修士已經很少。

  “嘿嘿!這份膽量真不錯,修為境界幾乎也獨一無二了,看來我那侄兒的死因,就是閣下一手所為,對其下手的時候,就已經不把我放在眼里了,很好!”

  這算是確切承認了自己的身份,韓天遜剛一說完,身軀便重重沉下,仿佛帶著幾百噸的力量,把這颶風囚籠里的虛空直接壓爆。

  但陸寒所承受的更加恐怖,好像幾座大山疊加,腳下底邊頃刻塌陷,但他早有預料,身軀依舊原地不動,但體表卻泛出卓絕銀芒,把任何外部壓力都無視掉,并且冷然看著對方,注視著韓天遜一直落到自己對面。

  “區區幾百年,就進入了大乘中期門檻,看來你已經在玄界頗受器重,似乎投靠了某個勢力,這次下界的代價不小,沒點底蘊休想做到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韓天遜這次真的忍不住驚訝了,他死死盯住陸寒,老臉微微抽搐幾下,嘴唇也蠕動數次,一股濃烈殺伐氣息終于釋放。

  “老夫小瞧了你!我離開不過幾百年,本以為這混坤大陸就出現了此等逆天小輩,但現在看來你的閱歷,竟然可以通達玄界,若還是此界之人,恐怕鬼都不信。”

  “如此,就先試試你的本錢深厚程度吧,將老底兒交出來!”

  咕咚!

  在說話間,韓天遜驀然震怒,他舉起右手卻未向陸寒拍下,反而沖著蒼穹撒出一把熒光,億萬細小顆粒遍布虛空,迅速凝結成雪白色的天幕,快速膨脹并奔著深空飄蕩。

  幾個呼吸后,便在千里內,形成一層玄妙無比的隔離層,幾乎媲美蒼天,多多雪花復又飄落。

  然后,他才緩慢屈指一彈,中指的指尖就多出個酒盅大小的冰球,亮晶晶堪比鉆石,但里面蘊含的恐怖,已經引起十丈虛空紊亂,內部似乎還有一個符文,根本不是此界的東西。

  啵!

  輕微響動后,這冰球便鉆入虛空消失了,韓天遜這才冷冷看著陸寒,如同獵物下的小鹿,那張臉有些猙獰。

  他的唯一血脈繼承者,在降臨后動用秘術,竟然還無法聯系到,哪怕韓彬有一絲神魂存在也不會如此,豈能不知他已經兇多吉少。

  但震怒到極點,就沒了那般咆哮和瘋狂,反而讓他更冷靜,但怨毒的心絲毫未減少,甚至已經想好了折磨仇敵的幾百種方法。

  噗!

  陸寒幾乎在同時,身軀微微模糊就消失于原地,再次出現已經到了幾百丈外,但他原來之所,并未出現任何異常。

  “早該用玄陰靈目的!”

  當雙目浮現異樣,不可見的銀霞一閃而逝,他才發現周遭空空如也,那小冰球根本不存在,立即導致其微微發愣。

  然而不好的預感,卻如影隨形絲毫未變,猛然間想到了什么,剎那的驚惶從臉上浮出,大手閃電般向后背抓去。

  緊貼其脊柱不足五寸遠,小冰球被其成功撈住,徐徐拿到眼前,神色有些難看,并暗暗吧戒備提到最高。這次失算,是因為韓天遜竟然能料到他瞬移的地點,而且分寸拿捏異常精準,陸寒現身時,小球便也自虛空露出,只觀察遠處根本不夠。

  “還可以吧!但如此就為老夫的子侄償命,根本還非常不夠,我要讓你經歷三百年無生無死的煎熬,破——!”72文學網首發 www.kgzdly.twm.72wx.coma

  韓天遜點點頭,但贊許眼光一閃而逝,接著就惡狠狠的悶喝,好像餓狼捉到野兔,一股兇殘開始顯露。

  “咦?給我破!”

  “破啊——!”

  但是,幾乎讓韓天遜駭絕的詭異發生了,他無論如何操控,甚至急促念動口訣,那冰球仍然完好無損,孤零零立于陸寒手心,沒半點要爆炸的征兆。

  他額頭青筋微微拱起,不可思議的再次觀察,立即倒吸了口冷氣,才知道了大概緣由。

  細看便可窺探到端倪,只見那小球表面,不知何時多了層肉眼難辨的光罩,緊緊貼在其上毫無異樣,同樣幽寒陰冷,屬性相差不多。

  更詭異的是,這淺薄的一層光膜,便徹底阻隔了他的操控,任何法術盡數失靈,本該產生殘忍后果的秘術,在開始時就遭到腰斬。

  “你太自信了,要讓我看著自己遭難,并且還無可奈何,如羔羊般任爾宰割,也不想想一個區區大乘期算什么東西,啐!”

  砰!

  陸寒的那只手,在冷然譏諷完畢后,就猛地用力合攏,直接把冰球當場捏爆。但并未有驚天動地爆炸,唯獨在幾尺內噴射出大團白光,夾雜的卻是恐怖寒氣,堪比絕對零度,可以瞬間凍斃任何生靈。

  “找死!你竟敢自己捏爆它,真的不知天高地厚,那里面蘊含了一絲玄界才有的‘冰凝寒魄’,一入骨髓終生不除,你已經凄慘的后半生,哈哈哈哈!”

  韓天遜怒而又笑,他就是想把冰球弄碎,哪怕有個裂縫,就可達到自己解恨的目的,然而這后生空有異術,卻轉身就得意忘形。

  “是么?你驅動一次,讓陸某嘗嘗那滋味,我很期待呢。”

  額?

  陸寒譏諷表情更濃,還順扎擠擠眼睛,任誰遭到螻蟻般的小輩屢次挑釁,也無法持續保持修養。

  “@#¥%……!”

  幾句晦澀咒語,頓時從韓天遜口中流出,一個個晶瑩符文飄出,頓時閃現在陸寒頭頂,幾個閃動后就迅速爆開,接著他便倒背雙手,等待好戲上演的精彩。

  冰凝寒魄,乃玄界稀有上品之物,這東西的級別,原本并非他可以接觸的,但被靠山強者賜予在手,為其平添一種恐怖殺招。

  寒中取魄,就是極寒之精,就算大乘期輕敵,只需一縷便能讓其生不如死,區區下界小輩,即便功法再特殊,也會有一界的極點。

  當那絲冰魄進入經脈,全身頓時先遭到冰封,唯有神魂頭腦清醒,目睹元嬰被洞穿的千瘡百孔,凄慘程度無法比擬。

  寒魄還可以裂變出幾個分支,分別道道四肢,從外向內節節把肉身凍裂而破碎,速度完全取決于施法者,這等酷刑到最后,才將人徹底化為冰晶而隨風飄散。

  陸寒看似呈口舌之快,但正借機煉化體內的藥力,因為無法想象的可怕能量,足以炸碎一座冰山,急需元嬰以及丹田吸收,并化為最實用的法力。

  捏爆冰球的那只手,在其炸開的剎那,任憑任何東西入體,當玄陰仙決運轉后,陰屬性的東西都可作為其大補之物,沒有更好的玄陰之氣,只得暫時湊合這過日子。

  他豈會沒感覺到,一根冰絲狀的東西,好像涼粉那樣順著經脈頃刻到達肩膀,但還未進入五臟六腑,就越來越細直至消失,并化為一股精純能量供自己使用。

  但就是這冰絲,給體內積蓄的恐怖能量,多了根點燃的導火索,其身軀總是強橫如斯,也開始緩緩膨脹開來。

  八尺身軀立即變胖,幾個呼吸就長到兩丈高,而且肌膚出現一道道血色紋路,似乎要發生爆裂。他吃下的法華丹,是界面上根本沒有的極品,那么多顆讓尋常修士服用,至少也要三五年才可徹底煉化。

  況且還有無數塊極品靈石助力,此刻從他體內,幾乎要向外激射靈光,他那身軀本就晶瑩,此刻堪比大半透明,防御一方天地獨自運轉。

  身軀任然在膨脹,當達到三丈左右,韓天遜的表情終于承受不住壓抑,明顯無比的震驚起來,腦海里瞬間苦思百遍。

  ‘我的‘冰凝寒魄’哪去了?但這等異狀,完全不符合秘術描繪的結果啊,怎會如此詭異?’

  “啊——!”

  更匪夷所思的,他還聽見陸寒無法忍受,開始從輕變重的呼喊出來,只是那種口氣怎么聽著都和痛苦毫不沾邊,似乎非常享受。

  而且韓天遜又發現,這年輕人頭頂,啵的一聲蹦出個殘月,皎潔璀璨霞光萬道,更離奇的是下方凝聚了一片玄妙氣體,忽而千變萬化,眨眼間形成無比幽冷的宮闕。

  那宮闕逐漸凝實,好似仙閣蜃樓,無暇縹緲堪比天宮,瓊樓玉宇的門口,兩顆圣樹輕輕搖曳著,每次擺動都散發出一股氣流,有點混沌初分的浩瀚。

  韓天遜再次念動口訣,但玉質相呼應的是,陸寒身軀達到三丈左右,便開始緩慢收縮,但是整個人如沐仙光,一股極其恐怖的氣息無法壓制,轟然間爆開四散。

  仿佛萬馬奔騰,狂沛波動猛吹過韓天遜兩側,嘩啦啦帶著寒流沖向遠方,但陸寒整個身軀,已經堪比銀色水晶鑄造,不朽的氣息充斥虛空。

  唯有黑瞳黑發,如同深邃星空帶著一團神絲,欲要票里此界向上飛升,與此同時的異變,是先前被韓天遜施法鑄造的颶風囚籠,嗡嗡嗡自己碎裂開來。

  “什么?你竟然能煉化我的冰凝寒魄?怎么可能啊,活見鬼!”

  “那算什么,即便將你煉化也如踩死螻蟻,上面布下的那層薄膜,是你用來規避大神通時處罰的天劫吧?陸某正好借來一用,讓我看看爾等那里的玄界修士,究竟有何等強悍,別讓我失望。”

  咕咚——!

  陸寒扭動幾下身軀,似乎有點不適應,他體內的能量,好像汪洋大海充斥任何角落,法力還在恢復,但能量卻可以作為持久大戰的后盾。

  他猛地跨出一步,就和韓天遜拉近到不足三里,周圍虛空頓時跟著劇烈收縮,似乎在以他為核心,天地元氣同樣顛簸動蕩。

  微微揮了揮手,就在高空凝聚出一只彌天巨掌,把下方的韓天遜,以及他周遭百丈內都籠罩,化為一片天幕猛拍而下。

  “的確夠味道,無怪乎你橫行無忌,下面就嘗嘗老夫的報復吧,玄界地宗的手段,絕非一個螻蟻可以撼動,金辰令一出,玩下等界面萬法皆滅!”

  恐怖拍擊之下,韓天遜揚手一拋,就出現一道白光,在他頭頂懸浮轉動,精純靈壓完全不是此界所有。
香港马会王中王论坛特彩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