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2文學 > 修真小說 >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> 第696章 你居然才想逃跑?
  第696章你居然才想逃跑?

  實際距離還有幾十丈,無論高大的黑刺,還是詭異幽怨般的大型符文,都在表面分裂出無數縫隙,威猛狂壓中僅僅支撐片刻,就嘩啦啦自我粉碎掉。

  仿佛幾座山岳壓下,那刺猬般的鬼物厲聲嚎叫,不甘心就此斃命,呼救聲尖銳破空,但它的身軀已經絲絲匍匐地表,上半身更是凹陷了一塊。

  也就在此刻,陸寒那能碾壓任何生靈的大手,竟然硬生生停住,所有威能也收縮弱化,恐怖力量仿佛凌空潰散,現場只剩下凄慘的吼聲。

  “三梟,你這該被詛咒的惡棍,分明已經在路上潛伏了數百強者,竟然還見死不救!咦?”

  絕望的鬼物本以為這是它最后一句厲吼,接著就要灰飛煙滅,但不知為何自己承受的重壓豁然消失大半,多了一種禁錮,頓時意外的向陸寒看來,那目光仍然幽森恐懼。

  ‘……!’

  但是那吼聲縱然傳蕩出很遠,周圍卻依舊死寂繼續,沒有任何回應,只有陰風在來回吹拂,似乎裹挾了慢慢的嘲笑。

  “還有嗎?若僅僅這一句話的,我就把你送去真正的鬼界。”

  嗡嗡——!

  陸寒熙然,大手僅僅顫了顫,瞬間又回到向前恐怖狀態,巨掌周圍甚至出現大量波動,蘊含的破滅力布下幾萬噸。

  其實在他舍棄些低階幽煞以及骨靈時,僅僅前進十幾里,就用玄陰靈目發下了不尋常,暗處鬼影重重,似乎對自我的隱身手段很放心,偷窺距離非常近。

  這也是陸寒忽然加速,以一抹流光劃過虛空,轉眼跨越百里,動若脫兔的結果,給魑魅魍魎造成最大程度被動,相信很多鬼魅還未有所察覺,目標便徹底消失了。

  一路上,單單發現的鬼影,數量就多達十幾個,并且都是化神級別的鬼物,其中有兩個似乎已經進階蒼元境許久了。

  至于被自己故意揪出的這個倒霉鬼,純屬于方才臨時起意,原本是要再飛遁百里的,但此獠正要從左側橫穿虛空,似乎去往右邊某處。

  當它發現微風浮動,身前就多出個身影的時候,那種狂駭表情,到現在都讓陸寒忍俊不禁。

  “你們這些懦夫,我本想過些時日,向真絕大人匯報鬼綸那廝的藏身地的,但現在就讓她的怒火,統統發泄在爾等頭頂吧,嘎嘎嘎嘎!”

  “轟——!”

  陸寒微微驚訝,接著就將巨掌拍下,區區一個元嬰后期的鬼物,至此再無任何生還可能,它的秘密也一同帶走了。

  “不,不……你這該死的人族,快快殺了他,這廝竟然來的如此之快,啊啊……!”

  在鬼物話音剛落,陸寒瞬間滅殺它的同時,遠方也傳來強烈暴怒,接著就有一股股恐怖氣息,風馳電掣撲了過來,帶著恨極氣炸肺的巨大聲勢。

  八個……十三個……二十一……三十四個,從前后左右四方,出現的鬼影越來越多,都高大無比踏地巨顫,形同鬼王身邊的悍將,快速將這里圍城兩個圓形圈子。

  ‘這特么……那個叫鬼綸的家伙,到底對真絕大人做了什么,竟然如此有價值,而且這所謂的‘真絕大人’,應該就是真絕鬼花吧?’

  臥槽!

  略加思索,陸寒就感覺有些不妙,他得到的資料里核心目標的真絕鬼花,都是以一種無上靈藥存在的,年份就算超越一萬載、甚至三四萬載時光的也可能存在。

  但被冠以真絕大人,豈非有那么一朵,奇跡般的跨越茫茫光陰,已經成靈并主宰了一方世界,嘶——!

  能控制千里大地,讓如此多高階鬼物為其賣命的,其靈智以及神通,要恐怖到何等程度,想到類似情形可能變現,他差點忍不住冒出一句……MMP!天才一秒鐘就記住:www.kgzdly.tw 72文學

  可是僅有片刻思索瞬間,就感到頭頂一抹黑影快速沖到,越來越大形成強烈沖擊,劃破虛空產生尖嘯。

  他頭也不回,隨后便打出以及拳罡,已經發現那是一把簡陋的大傘,表面有無數漏洞,卻有褐色幽芒亂竄,中間的傘柄堪比長矛,還吞吐出幾道陰雷,電弧扭曲嗡鳴。

  打出的拳罡,在出現剎那僅僅有幾尺大小,似乎默默無聞毫無聲勢,這立即引起后方放肆的奸笑。

  “嘎嘎!竟然如此不濟,難道只能打出方才那一掌,區區小拳頭還想攔我寶貝,作死!”

  “嘿!蠢貨,這還沒看明白,他是在譏笑侮辱你,鄙夷你根本不值一提。”

  那高大鬼物,至少能碾壓七層樓房,兩臂無比粗長,至少有兩丈程度,并且套滿了一圈圈白骨圓環,外貌猙獰酷似金剛,兩只鴨蹼狀的大叫,拖著三根鐵蒺藜狀的尾巴,一臉蔑視充滿鄙夷。

  但它脊背上,卻蹲著個雙翅透明的藍色怪鳥,鷹嘴豹頭瘦骨嶙峋,干癟的如同殘尸,但聲音異常刺耳。

  ‘咔——!’

  當空,拳罡已經和褐色大傘猛烈相接,結果出乎意料,連比例都無法對稱,幾乎可以被忽視的拳罡上,在此刻驀然炸開璀璨強光,把整個傘面完全撞碎。

  鋒利尖端更斷成三截,恐怖力量向傘柄推去,任何觸及到的地方不是扭曲,就變成寸寸殘渣亂射,爆裂聲堪比導彈開花,也照亮了下方正是情形。更新最快的72文學網w~w~w.7~2~w~x.c~o~m

  多達四十多個身影圍攏成環,遠方還有綠光閃動,陣容強大而緊密,地形堪比丘陵,起起伏伏中散落大量白骨,有無數蒼白巨石,和幾棵光禿禿的黑樹點綴。

  那金剛狀的鬼物,分明就是個精通鬼道功法的妖修,看似已經徹底融入了這片區域,它身上怪鳥才屬于本地貨,這兩個還是互相利用的搭檔。

  就在褐色大傘粉碎剎那,鬼物如同被打了一擊悶拳,身軀猛烈晃動幾下,張口就噴出到血箭,頓時大驚失色。

  但更詭異的,發現陸寒已經不見了,緊接著就聽見慘嚎聲沖天,它緩緩低頭,才看見自己的高大身軀從身后,已經被破開一條觸目驚心的傷口,有凜冽鋒芒穿透,從前端探出三丈。

  ‘噶啊……!’

  它身上,那怪鳥似乎才察覺不妙,嚇得差點變聲,雙翅狂閃便想瞬移,結果頭頂重壓降臨,把虛空壓迫的微微一窒,一小一大兩具身軀同時炸裂開來。

  滅亡前的余光里,怪鳥才勉強發現,從旁邊不遠處,一個虛影只是閃了閃,就再也沒看到任何蹤跡。

  遠處眾多大鬼,眼睜睜看著一個小拳頭,就是那種連碎石都打不動的拳頭,光芒僅僅一閃,頃刻間便把兩個同伴輕松抹殺。

  “啊啊——他是靠遁速快才偷襲成功的,人族卑鄙無恥,諸位多加小心!”

  百丈遠,有半龜半獸狀的鬼物,臉上閃過慌張,立即噴出一口寬大黑刀,上面晶光亂閃,直接被舞動出一圈圈刀幕,把自己牢牢護住,并大聲提醒其他人。

  就算如此也不放心,那黑刀在揮舞中,逐漸衍化成一條黑蟒,圍繞主人不斷盤旋,似乎能吞噬一切。

  但當他感覺不妙,臉色大變之下的仰望,頭頂嗡嗡嗡亂顫,高處已經出現一只手掌,毫無征兆憑空閃現,轉眼就膨脹到十丈大小。

  金色光暈率先到達,里面充斥兵戈之音,還偶爾飛竄幾個符文,金屬性凝聚到恐怖程度,掌心紋路分毫畢現,已經上墊板拍到了。

  “該死的,怎么如此詭異……看我破之!”

  砰!

  回應他的只有驚天動地爆裂,那落下的力量豈是化神境可以匹敵,瞬間將刀幕拍開,黑蟒狠狠摔落在地,其渾身直閃了閃詭異光環,便當場破裂化為血霧,大量陰鬼精氣狂猛傾斜。

  緊挨著此獠的,是個尖嘴猴腮滿臉通綠的家伙,大驚失色陣陣狂呼,忙不迭暴退數丈,它腦海中迅疾閃過一個念頭,那就是:跑!

  其身影頓時一晃,就化為黯淡光芒激射逃走,但不知為何,總感覺后背奇跡寒冷,似乎被什么上古兇靈盯上,立即恐怖的大叫起來。

  “快來幫忙啊!”

  陸寒動作豈能落后,他出手滅殺黑刀亂舞的家伙,就把神念鎖死了此獠,早已如浮光般閃動,就橫跨數十丈掠過虛空,直接移到對方前方。

  因為速度奇快,原地還有個身影佇立,片刻后才自我潰散,但本體已經出手了,臉上掛著滿滿譏諷。

  若自己要出手,誰能于死神前逃脫,這些高階才是本地的禍害,甚至還有其他地方匯聚而來的,秘境存在十幾萬年,早已亂流激蕩,阿貓阿狗無法無天了。

  那岑泠老嫗,只管自己悟道得道,對身外之事概不過問,像極了前世的自己,活的單調枯乏,沒有多少混世經驗,往往兇多吉少。

  圍攏過來的這些鬼魅,根本做夢也想不到,它們都稱霸一方殺天斗地,肆意橫行各處許久,為何現在如同紙糊一般,在區區一個人族前幾期脆弱?

  但無論驚恐還是震駭,都無法阻擋陸寒身影,他飄飄忽忽毫無規律,但每次出現必然帶著凌厲,次次覆滅一條亡魂。

  沒過多久,消失的各種身軀轉眼過半,它們也曾主動追擊沖殺,亂吼亂竄暴虐攻擊,把偌大地域用強烈威能填滿,不讓殺戮者有容身之地,可惜都失效了。

  “跑——!”

  豁然,它們才想起唯一且最有效的保命手段,打是打不過了,此人之恐怖,比起三梟大人交代的更可怕數倍,老命和重賞,傻子也選擇前者。

  但幻想很豐滿,這些鬼魅無形中,就把最佳逃命時機生生錯過了,它們每當轉身飛竄,就有一個殘影從面前掠過,接著涌來鋪天蓋地的劍光,犀利的橫斬一切。

  從此之后,無論遠方和上空,再無任何身影出現,除卻戰場劍鳴濤濤,再無其他絲毫聲音。

  若還有生靈遠眺,只看見有一人,在幾十里內快速轉圈,沒轉動一次就消失無數鬼影,前方劍芒開路,身后有烈烈風雷跟隨。

  好像誅天絕地的煞神,似乎已經主客扭轉,他才是這里的主宰,任何侵擾者半分不存。

  “啊嗷——!三梟你敢哄騙我們送死,我要詛咒……”。

  轟隆——!

  當拋出幾十里,仍舊被陸寒追上一劍屠滅的鬼修,絕望下醒悟過來,對北方黑淵大叫大吼時,它的性命瞬間化為飛灰。

  “放肆!是你們太沒用了,枉我以前在真絕大人抬舉你們,竟然如此不堪,被一個人族殺得亡魂滾滾,看我親自滅他!”

  遠方,似乎有裝甲戰車碾壓過來,悶響帶動地面越來越劇烈,有怒發沖冠的吼聲,堪比粗大雷電,跨越百里仍然清晰。陸寒感覺一股排山倒海的氣浪,形同海嘯滾滾而至,似乎黑龍即將竄出巢穴,要把這天地徹底搗碎。

  果然,在玄陰靈目下,天際盡頭有條黑色云團,雷鳴狂閃漫漫無際,形同移動的地淵,下方籠罩十萬鬼兵般,浩浩蕩蕩滾滾而來,而且速度不慢。

  滔天氣勢之中最顯眼的是一具法相,渾身形同鐵打金剛,時而幻化出金剛羅漢,時而紅光里魔影大作,時而黑氣森森酷似狂煞。

  在閃光中,前方數十黑影,分列兩旁一同前行,后面跟著潮水般的濃云,但似乎并無大軍,好像有幾只高大鬼物,抬著一樣什么東西。

  ‘這位還像個樣子,雖然不知正主,但可以搜魂逼問出來,畢竟成靈的真絕鬼花,休想僅憑經驗和運氣找到。’

  借此機會,陸寒趕緊消耗大把靈石,一顆顆靈丹不要錢的扔向嘴里,接下來的大戰,不知要慘烈至何等程度,或許那所謂的‘真絕大人’,就偷偷潛伏在附近,關鍵時刻給自己一下子。

  “很久沒煉制丹藥了,老本即將見底,這次出去后,陸某必須徹底封關一次,爭取突破大境界,達到真正的神照級別,雖然可以豁免天劫。”

  稀客,他眼中平淡異常,有烈烈波動起伏不定,渾身逐漸晶瑩起來,體內玄陰仙決瘋狂運轉,用自己掌控的最快速度轉化各種復雜陰鬼狂煞屬性,為虧空盡量增加庫存。

  ‘那面破爛渣渣般的仙鏡,難道等不及重返仙界,自我崩解絕望里死翹翹了?’

  “混賬!我才沒有,就算你嗝屁三萬次,本寶寶也永恒長存!”
香港马会王中王论坛特彩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