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2文學 > 修真小說 >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> 第697章 我以永恒為酒
  第697章我以永恒為酒

  一股刺痛忽然來自腦海,陸寒差點翻白眼,瞬間就聽到震怒的呵斥聲,同時他體內才積攢其的那點玄陰之氣,頃刻再次化為干涸。

  但此刻,他竟然莫名一喜,就感覺身體自上而下,沒來由的被極其舒暢之感包裹,好像被裹在陰柔纏綿之內,蘊藏了說不清的縹緲,一時間無限接近大道。72文學網首發 www.kgzdly.twm.72wx.coma

  在腦海深處,有個淡雅脫俗的小鏡子,嗡嗡嗡自我旋轉,很悠閑很淡然,似乎超脫于天地之外,一副唯我獨尊的驕傲姿態。

  ‘算你牛叉,現在老子身處底層,暫時忍耐一下下好了,哼!’

  陸寒咬牙切齒,這面仙鏡不知何時,竟然還以寶寶自居,肯定在地球時偷偷學壞了,但就在他要忍住破口大罵時,一個可怕的念頭詭異冒出。

  此時此刻,仙鏡毫無征兆出現,不會是看上了……他想要的……嘶——!

  “沒錯!我就看上那朵花了,而且感應到了它的具體存在,不但如此,還有另外兩種勉強可用之物,它們統統都是我的。”

  霸道的聲音,如五雷轟擊般,毫不留情狠狠砸下,完全無視陸寒差點暴走的表情,但又無法奈何,畢竟他再次登頂的最大依仗,還是這個逆天寶物。

  “難道讓我吃土?”

  在別人面前,他可以是虎,就算仙鏡是三界級別的至寶,他可以退讓一步,但并不等于退縮為螻蟻,因此聲音有些陰沉。

  “咳咳!難道那破花就此一株?我要的東西,自然在目前來說仍然只是堪堪一用,但也是沒有好處折返給你,那兩本名為‘玄吒冥劍訣’和‘隕天暴凌術’,參悟起來極其晦澀吧?”

  仙鏡的聲音幽冷淡淡,然而做法更絕的是,撇下這句話又再次消失了,留下陸寒在陰風中孤零零的尷尬,遠方暴叫聲聲地動山搖,三梟在無數強者前呼后擁下,已經到了十里之外。

  但陸寒腦海忽然一陣清涼,接著就有無數密密麻麻的蝌蚪文,扭曲著從某個方向涌出,最終組成兩篇記述,篇幅足有九頁之多。

  這也是唯一讓陸寒有點平衡感的東西,正如仙鏡所說,那兩篇無上仙法,豈止是晦澀那么簡單。

  當初,也僅僅在開端第一層上,憑借他的經驗和老辣,感覺還算淺顯易懂,還曾經自負的鄙夷,仙鏡給的東西不過如此,甚至后悔為了這面鏡子打打殺殺。

  但在混坤大陸的古境里,度過‘天人三問’的剎那,悟性再次得到升華,第一重已經盡數領悟,那第二重就自動翻了出來。

  可惜其難度,無形中增加三五倍,若非陸寒的經歷既復雜且廣袤,他差點感覺自己遇到了九闕神書,或者被仙鏡故意刁難或者是造假來考驗他。

  若在更強的兩種仙法上消耗時間,即便閉關苦修,至少也要耗費十年八載,而恰恰是無形無聲的寶貴光陰,是陸寒最消耗不起的,他豈能讓那些宿敵多逍遙快活半日。

  當你干渴時,即便潑下的是一盆冷水,仍然堪比甘霖滴露,在密密麻麻的文字上掃過,好像一直遮擋自己視線的高墻,被一陣風輕松吹倒,又多出無比寬曠的視野。

  “原來那‘玄吒冥劍訣’,和自己預判的有不小距離,甚至就此改變了修煉方向,其側重的是更加暴躁和犀利,嘖嘖!”

  砰!

  有一把黑漆漆大斧,形同天刃般,橫射虛空狠狠落下,筆直的看在陸寒百丈之外,深深切進地下數丈,粗大裂縫直接蔓延到腳下。

  就感覺周遭百里內,完全被一種滲人的森然占據,好多高大鬼物,迅速在兩側移動,就把陸寒如獵物般圍在核心,狀如鐵桶插翅難飛。

  幾十個強者依次高懸,它們身上光芒畢現,或者絢爛幽深,或者嗜血殘暴,甚至磷火滾滾,以及戾氣橫霸天空,把這里打造的比鬼蜮還恐怖數倍。

  正前方,四個猙獰兇獸,體態堪比饕餮與梼杌,丑陋的異常嚇人,卻形成四角各占一方,核心處一座高臺,有三頭六臂的狂猛大鬼,正式和陸寒對峙凝視。

  那個獠牙畢露、猙獰鬼頭有一間房屋大小,惡狠狠的兇光射出幽芒,如同看死人一般,似乎已經功勛在手。

  三個碩大頭顱上,一輪黑月高懸,形同鬼界至尊降臨,里面藏有無窮力量,自那上面爆發出的氣息,更轟轟烈烈堪比浪潮,一圈圈卷起十二級狂風,反復不斷襲擾吹拂陸寒。

  ‘此獠真不錯,竟然踏進神照境了!’

  “孽畜,你就是所謂的三梟?那些魂飛魄散的家伙,竟然還擋不住你送死之路,速速獻出元神,免遭劍斬刀切之苦。”

  既然無法避免,何不再加點刺激,陸寒伸手點指,口中的蔑視更加凌厲三分,甚至還重重啐了一口。

  “桀桀桀桀!若非真絕大人點名要你的肉身和元神,早已被我生吞活剝煉化掉了,想用區區幾句話激怒本尊,你還無法入得這雙法目,屠我鬼修者,誰斬之?!”

  “我來!”

  嗡!

  山石炸裂土木橫飛,虛空上下顫動,一陣凄厲怒叫中,有個青面巨鬼快速閃出,它身上炫光閃閃,強大法力充斥數十里,形成真正狂風壓迫八荒。

  那通紅的拳頭大瞳孔,似乎能洞穿地獄,把滾滾巖漿引到九霄,其邁開的大步一跨百丈,更有鬼爪狠狠拍下。

  毫不廢話,立即動手!

  作為上玄境高階,青面巨鬼直接動用法則,恐怖能量中就有玄妙波紋滾動,鬼氣和力量以及威猛,一起充滿整個天地,空間跟著巨爪波動著扭曲著。

  此地,靈力不存,陰屬性獨霸一方,被對方運用起來,如魚得水堪比巨鯨弄海,那遮蔽了漫天的鬼爪,就有三層光暈上下堆疊,法則之力愈來愈強。

  還未徹底拍下,地面就承受不住,快速裂開道道鬼紋,并且逐漸擴大,甚至其他巨鬼都紛紛后退,波動太過劇烈,一般存在早就被吹飛了。

  幾乎堪比三座山峰,重重疊疊接連壓下,這是怕一擊不成,在呼吸間蘊藏了三道神威,等于三擊合一。

  “就憑你?”

  陸寒頭也不抬,一拳狠狠搗出,看似通天的花炮般,虛無縹緲的對著鬼爪凌厲打去,僅憑外泄的殺機,便可站在九天之巔。

  ‘額?這就是此人的神通嗎?那迷人的小拳拳,給我捶背還差不多,嘎嘎嘎!’

  本來,觀戰的十幾個巨鬼,表情嚴肅而凝重,畢竟它們都已知曉,這個人族越過兩道狙殺,更宜居滅掉數十個蒼元小輩,此刻肯定全力爆發,第一戰必然要打出威風,然而……?天才一秒鐘就記住:www.kgzdly.tw 72文學

  ‘也不能說他太爛,畢竟氣勢還是有的,只要多打出上百拳,那一巴掌或許會潰散,可惜……哈哈哈!’

  ‘你們沒認錯人嗎?這家伙肯定被掉包了吧,或許有他的同黨,愿意一死來拖住我等,正主兒早就溜之大吉了。’

  有的忍不住大笑,紛紛對陸寒的一拳指指點點,還有的已經感覺索然無味,并對率先出手的家伙感到慶幸,這功勞竟然如此好賺啊。

  ‘但是,這家伙的膽量的確夠大,我等如此多高階匯聚于此,并且三梟大人都在坐鎮,他分明知曉卻還敢欺近,還一昧狂言亂噴,顯然在以往太自負了,或許干掉幾個同類,就飄飄然目空一切,哼!”

  轟隆——!

  那百丈高空,黑白光輪閃亮而炸,一上一下猛烈對擊,陸寒那僅如碾盤大笑的拳罡,自內而外爆射出恐怖力量,打斷眾多巨鬼的譏笑。

  就見巨大黑爪,僅僅維持住片刻優勢,黑芒亂竄遮天蓋地,似乎穩穩占據上風,但轉眼就從中間,被一股銀芒沖散,接著就成為璀璨的主宰。

  就連三層蘊含法則的光暈,也在這時連續炸向中,遭到詭異吞噬,莫名其妙的消失掉了。

  ‘不可能!’

  ‘怎么會啊?’

  ‘那可是鐵魔頭修煉多年的‘滅魂碎陰爪’,能一擊斷掉三魂,第二擊震斷七魄,就連我也享受不了第三擊!’

  ‘或許這老鬼喝醉了,沒拿出自己的真本事啊?!’

  眾多大鬼,頃刻間紛紛震撼,諸多不可思議上演,暴躁的聒噪聲此消彼長,它們非常意外的呆住,畢竟一爪一拳相比,在面積上就已是天壤之別。

  “閉嘴!敗了就要承認,若此人沒幾分本事,何以干掉了五怨魔丁,逼得我只好親自降臨。”

  遠方,坐在中心的三梟,那只光禿禿的腦袋立即晃了晃,似乎也非常失望,但還是清醒的怒吼一聲,把亂哄哄局面鎮住。

  緊接著,就見高空的璀璨亮光,即便黑色黑驅散,巨爪威能早已消失,那光芒也沒有隨著消散,反而猛然一收,有化成磨盤狀的拳罡,掉轉方向砸了回來。

  但那目標,正對準首次叫囂的青面巨鬼,風雷動虛空顫,烈烈之聲越來越大,很快就形同戰機碾過,轟隆隆膨脹為流星降世。

  它們又看見,陸寒僅僅背負一只手,懸浮于地面十丈高,就算被波動吹亂了黑發,仍然有清秀冷冽的容顏,給人一種絕不屈服和忌憚的驕傲感覺。

  ‘他好狂!’

  每個巨鬼,都在瞬間打了個分數,但現在已經被越來越猛烈,再也不加掩飾的拳罡震撼到,忍不住看向青面巨鬼,對其紛紛擔憂。

  “三梟大人……?”

  青面巨鬼一顫,立即回頭露出膽怯表情,聲音里帶著求助,似乎方才一擊,已經把它打怕了,現在沒有半多少信心。

  “飯桶!若不能接下這一擊,你還有資格讓我代為求取一片‘圣花’嗎?”

  “好!吼——!”

  青面巨鬼莫名一顫,似乎遭受了什么刺激,立即有狂虐的殺戮戾氣暴漲,其身軀瞬間高大兩倍,滴溜溜快速轉動幾圈,大量鬼氣瘋狂外涌,轉眼間就有鬼哭狼嚎亂響成團。

  其中有黑色巨柱,一路狂漲直達百丈高度,表面冥紋閃爍,還有四條黑蟒環繞,怒發沖冠蜿蜒沖上。

  但這還不放心,又見它嘎嘎怪叫,張牙舞爪瘋狂舞動,周圍的黑氣快速收縮,足有十丈高的混元黑球,里三層外三層的為自己加持了數道防御。

  ‘哈哈哈!鐵老魔真是熊貨,這樣就怕了,那黑柱狂蟒,可是你最為依仗的‘四魂擎天’,不是聲稱能抵消化神境一擊嗎?’

  ‘嗷吼——!’

  黑柱繼續狂漲,現在已經五丈粗細,加上四條大蟒,粗度可達十丈,遠遠超越拳罡的面積。

  噗!

  緊接著,十分怪異的動靜,讓所有目光倍感訝然,因為看似轟轟烈烈的拳罡,搗在黑柱的剎那間,沒有驚天動地爆炸,反而形容鐵塊掉進泥潭,頃刻就被吞沒了進去。

  以至于璀璨光芒被遮掩,黑蟒跟著瘋狂撕咬而下,唯獨黑柱接連消失,這局面似乎各占近半,甚至這能被人族的恐怖拳頭消磨干凈呢。

  ‘咚——!砰砰砰……!’

  但事實仍然那么殘酷,在各個瞠目結舌的注視下,那個幾乎被湮滅的拳罡,距離地面十丈高度,豁然如霹靂炸開云層,以更恐怖的威力暴露出來,并直接砸在巨大黑球上。

  ‘啊?鐵老魔完了!’

  ‘快救它!’

  ‘你這卑鄙的人族,敢爾!’

  紛紛大驚之中,響起惋惜和可憐的感嘆,也立即有鬼影激射涌來,率先飛來搭救的,正是最先扔在陸寒前方的那把巨斧,僅僅閃動幾次,就從上面爆發出密集罡芒。

  叮叮當當……!

  轟隆——!

  有一只大掌,筆直向上擋在陸寒面前,黑色罡刃打在上面,形同鐵片敲擊石板,僅僅看到火花亂噴,就被沉悶的爆響以及凄厲慘嚎覆蓋。

  “不要圣華了,三梟大人救我……!”

  “哼!就是真絕鬼花?陸某可沒說不要,今天我就以諸位做酒,在這里把爾等化為永恒,你們畢竟都有一死,快點統統過來吧!”

  陸寒那一拳,接連破開青面巨鬼九層防御,到最后CIA轟然炸開,把一擊之中汲取到的力量,全部反噬送了回去,將此獠就地拍扁!
香港马会王中王论坛特彩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