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2文學 > 修真小說 >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> 第704章 亂流中達觀天下
  第704章亂流中達觀天下

  在一座高高聳立的山腳,草叢搖擺微風浮動,若細心觀察,就能用神念看到至少七八個虛影,謹慎小心的向前游動,這些人已經潛入斑斕殿勢力范圍數千里。

  沒過多久,當他們鉆進一大片荊棘狀矮樹林內,在闊葉遮掩之下,才有幾聲深深呼吸傳出,似乎在緩解緊張情緒。

  噗!

  然而,正當一團高空飄過的云層,把他們籠罩在暗影之內,幾只小獸也在里許外的地方出現,慢悠悠啃著嫩草時,忽然自西側天際,有道遁光疾馳而來。

  并且高度開始下降,似乎也要在荊棘林落腳,現場氣氛莫名又緊張起來,這支緊湊的隊伍,立即原地潛伏了下去,并且連虛影都無法察覺到,肯定動用了更高明的隱身秘術。

  “出來吧,我已經查探到結果,那些超然勢力真不要臉,早就偷偷潛入斑斕殿秘境,而且經歷過廝殺,打斗現場很血腥很慘烈的。”

  但遁光落下,現身的是個老者,花白胡須伴隨銀發飄然,臉上幾道皺紋不淺,淡黃皮膚上有個明顯的黑痣,正掛在嘴角下垂。

  “你怎么如此莽撞,竟然大大咧咧的跑回來,若被‘命符門’的雜碎發現,我們‘狼牙山’又會不得安寧,哼!”

  位于西北側的樹林邊緣處,有一堆土黃色的碎石,此刻嘩啦啦響動,自里面慢吞吞站出個身影,不滿的大聲嘟囔。

  此人身高不足五尺,而且有些干瘦,身穿的正是土黃色法衣,一張微黑的馬臉上,雙目炯炯印堂鼓起。

  “你也不問問老頭子我發現了啥,若他們都知道天蕩山已經率先得手,此刻或許正把無數珍貴靈材往包里狂塞,哪還有心思與咱們做對。”

  老者一撇嘴,似乎對門派爭斗十分厭惡,接著又神情高傲的依舊大聲嚷嚷,轉而再露出火熱甚至肉痛的神色,還夾雜著不小憤怒。

  “這似乎并不是什么意外,天蕩山的卑鄙有目共睹,反而玲瓏谷等其他超然勢力,有沒有在廝殺之地留下痕跡呢?”

  “這……暫時沒發現,但我可以用老命保證,那些恐怖存在,肯定有老鬼帶隊,更加神秘的跟了進去,甚至還有埋伏于外圍的,準備打家劫舍的散修強者。而且你別忘了,冷莜瑜此女雖然暫時主持斑斕殿事物,但她就是玲瓏谷的門徒,可能進入秘境時間更早。”

  砰!

  忽然,在兩人正對話時,有一道金芒從馬臉修士手里射出,打在百丈外的兩棵粗壯矮樹之間,那里頓時亮起爆裂強光,沉悶響聲中伴隨升起兩團藍芒。

  “找死,竟然逼迫老子現身,你們不想活了?”

  在遭受兇猛沖擊后,那里的虛空激蕩起劇烈漣漪,接著就有六七個身影被逼迫現身,都滿臉憤怒和尷尬的仇視兩人,為首者是個粗壯的漢子,徐徐收回一對藍瑩瑩的飛刀。

  他和身后的六人,均都穿著深藍色錦袍,繡滿濤濤流水,無數浪花在胸前組成個‘海’字,透漏出的無盡氣勢破顯壯觀。

  “額?哈哈哈……原來是‘海靈門’的幾個崽子,話說你們好不要臉,偷聽我倆談話許久了,難道不知咱有豢養百年的‘獵蹤蟻’。”

  馬臉修士大手伸出,他的掌心處,正有一只長度不足兩寸,頭部酷似螞蟻,但后半身與蜘蛛很像的靈蟲,正對著幾人方向,兩對觸須閃閃發光。

  “啐!劣等之物也敢拿出來丟人,但既然我海靈門被你暴露,在這附近的其他道友,就一起出來都擺個造型吧。”

  粗壯漢子很鄙夷的喝罵,隨即揮了揮手,小眼鏡陰惻惻亂閃,他身后的同門頓時各有動作,接連朝著不同地方打出一道道拳罡,裹挾罡風烈烈,分別砸在了三四處地方。

  “卑鄙!”

  “混賬,竟敢把我逼迫出來,今天一個也別想走!”

  “瑪德,這兩天真晦氣,總遇上一波又一波的掃把星,啐!”

  各種難聽的暴怒謾罵里,這方圓僅有十幾里的荊棘林內,又先后冒出三波身影,其中就包括最后潛入的八個身影,其他隊伍最少的也有五人,反倒是銀發老者和馬臉修士,瞪大眼睛十分驚愕。

  “嘖嘖!赤月宗、孤星觀以及聽濤閣的家伙,也都來湊一波熱鬧了,你們能靠過來如此之近,看來那些超然勢力,早已經摸到秘境入口了。”

  在場的這些身影,無一不是聲名顯赫的翹楚,修為最弱的也有蒼元境,各個面色傲然,周身精光閃爍,或如蛟龍或背負天蟒,這還是把威壓都收斂在可控范圍內。

  而他們的宗門,雖非超級大宗,但仍然威震一方,都有神照境強者坐鎮,屹立萬年傳承不斷。

  “怎么?我等各憑手段跑來的,和諸位也沒有仇怨,為何破壞老子們的計劃,是想在這廝殺一次,讓方圓萬里的都來觀摩?”

  那個五人的隊伍里,有中年書生打扮的高個男子,手掌里漂浮起一把銀燦燦羽扇,僅僅揮了揮,他前方的十幾棵荊棘樹便莫名消失了,下品天寶級別的靈壓怒鎮四方,這讓聽到話語的修士都紛紛一凜。

  “哼!打架是不可避免的,但在這動手分明很愚蠢,要較量的話,至少是進入斑斕殿秘境內,爭搶罕見的材料才會出手,現在逼迫諸位都現身,這樣對我才稍微公平些啊。”

  海靈門的粗壯漢子,瞳孔收縮幾次后就嘿然冷笑,他手里的兩把飛刀,已經緩緩合成為一把,鋒芒吞吐陰寒森森,犀利之意無可比擬,根本無懼分毫。

  “就算不用鬼鬼祟祟,我看誰也也沒有和超然勢力火拼的資格吧?就咱們各家的那點實力,能跟著去吃點殘羹剩飯便屬僥幸,現在唯一的收獲只是諸位情報都很可靠,均察覺到了不同尋常的動靜,在圣粹大選前肯定要攪起一陣風云了。”72文學網首發 www.kgzdly.twm.72wx.coma

  屬于狼牙山的銀發老者,沒想到自己只是到此找個同伴,竟然捅了馬蜂窩,原來如老貓聞到腥味的宗門已經如此多,僅僅這片樹林就冒出四五波,那其他地方豈不是……!

  “少說廢話,都已經到此地了,你們還不是明知前方石頭很硬,也要拼力去撞一撞運氣。這次的摩擦暫且作罷,若誰再敢對我們貿然出手,休怪大爺心狠手辣,哼!!”72文學網首發 http://www.kgzdly.tw

  孤星觀的領隊,把四方臉擠出無窮怒意,身上瞬間釋放出強大威壓,在這幾波潛在敵人前狠狠掃視,最后瞪了海靈門的領隊一眼,率領同門拂袖而去。

  相對于此次的巧合遭遇,他們還算是以和平分手的,但在秘境入口處,卻已經劍拔弩張,三撥隊伍總共多達六七十人,都惡狠狠兇煞般的祭出法寶,準備激烈廝殺大戰。

  一把藍光大傘的表面,不時迸射出無數金星,上面還閃爍雷鳴電弧,邊緣處還要兩條藍色巨蟒環繞盤旋,不時口噴數把丈許長的鋒利長刀,形成直徑達到上百丈,能攻能守的堅固壁壘。

  執傘之人是個中年美婦,大約三十五六歲,面容姣好紫衣緊身,當年肯定是一道風景,現在卻美目含煞,殺機縱橫的盯著對面。

  “你們真的好蠢,明知道天蕩山修士早已進去許久,恐怕即將滿載而歸,還敢阻攔我玲瓏谷進入。尤其是區區寒玉宮的人,就憑你們如此放肆,純屬自尋死路,難道爾等之間有見不得人的交易和約定?”

  她身后有男有女,都面容清秀正氣參天,修為更可碾壓尋常同階,下方草木已經被氣勢逼迫的盡數彎腰。

  “葉秋云,少來用玲瓏谷嚇唬人,我寒玉宮也不是嚇大的,就算本門和你們的底蘊差了一籌,卻也不會把大好機緣拱手讓人。那個叫冷莜瑜的可算玲瓏谷正是弟子吧,剛剛得到的情報是此女最先進了秘境,并且還帶著個俊秀青年,傻子都知道他倆怎么回事,私情泛濫可以理解……哈哈哈!”

  對面三里外,一團陰云之上,站著個高大白衣身影,左手幻化膨脹數倍,一座雪白色八角高塔托在掌心,當空更凝現幾十張高的巨塔虛影。

  表面大量靈紋上下涌動,氣息應森寒冷,然而巨塔頂端卻冒出一股股紫火,把周遭元氣灼燒的滋啦啦輕微暴鳴,一看就是威力極強的至寶。

  “肖少昌你放肆!我師侄其人一向孤傲,俗子平庸之輩豈能入其法眼,她在未回到師門前,從不代表玲瓏谷。算了,和你們純屬多費唇舌,要么讓開要么動手,本宮這件天寶已經很久未曾飲血,眾弟子聽令!”

  “戰——!”

  葉秋云邊說邊對著寶傘打出道法決,頃刻就有尖銳響聲沖天,傘面的雷弧頓時向外大量翻涌,藍色光弧和碩大金星互相映襯,靈壓立即升高數倍,那兩條巨蟒更一起向外,對著目標張開獠牙,大嘴里都凝聚出一把鋒利天刃。

  不但寒玉宮弟子,遭到滔天海浪般沖擊,被迫向后退了數步,臉色瞬間凝重無比,就連另一側的隊伍,也感受到無窮重壓,雙腳印入地表半尺。

  被稱為肖少昌的男修,趕緊對著巨塔吹口氣,表面靈紋更閃亮頻繁,而且開始冒出無數玄奧符文,塔尖之上的紫火立即升騰狂冒。

  現場數里內不但陰寒氣息大增,虛空中冰晶掉落之音大作,片片寒冰接連浮現,而且高處的紫火開始擴散,隱約要把任何人都籠罩于下方的征兆,那火苗每次吞吐,都引起空間輕微顫抖。

  “打就打!既然出現在此地的時間都差不多,誰也不甘落后一步的話,便在此地分個勝負,好讓斑斕殿的人都看仔細了,堂堂無數超然大宗,不知羞恥的偷偷潛伏進來,窺伺人家三流勢力私家秘境奪寶,讓修真界貽笑大方。”

  ‘嘎吱吱——!’

  伴隨弓弦逐漸拉滿的怪異響動,與玲瓏谷和寒玉宮構成三角陣型的一端,傳出的陰沉話語里不乏譏笑和諷刺。

  有個長發披肩、虎背熊腰的力士,彎弓搭箭銳意狂漲,黑臉上左耳旁的刀疤已經扭曲,和一對深藍瞳孔組成兇狠表情,大手掌控的銀色長弓,正燃燒器幽幽黑火,接連四支紅色羽箭搭在其上,讓人悸動的法則奧義,開始鎖定雙方隊伍。

  此人說完,無論玲瓏谷和寒玉宮的修士,反而面露猶豫之色,氣勢上少了幾分動力,顯然被戳到共有的痛處。

  “哈哈哈哈!這里真熱鬧啊,雖然我不知道諸位在此干什么,但肯定有足以讓你們面紅耳赤、能值得為之廝殺的好東西出現。那個入口似乎越來越大了,不如大家同時簽一份口頭協議,進去后的二百里內,不得互相暗算圍攻,而本尊出的主意,就必須具有優先權。”

  猛然間,東方天際盡頭冒出一團火云,接著就從里面鉆出一艘小舟,上面站著十幾個身影,船首處有烈火熊熊,里面裹著全身皆紅的身影,正改變方向直奔此地沖來。

  大嗓門透著火爆性子,距離還有上百里,聲音就如火浪般涌到,炙熱感覺已經把附近變得堪比高溫酷夏。

  “怎么是這老鬼?”

  “獨斷崖的烈火老怪,嘖嘖……這下更亂套了。”

  “被他摻和進來,看你們如何應對,此人可是風云不沾,對上超然勢力也很難買賬的。”

  互為犄角的三個宗門,頓時有些懊惱的一起皺眉起來,此人的提議真的很恰當,但縱然后悔也已經晚了。

  嗆哴——!

  而且飛舟未至,從上面已經閃出一道白光,眾人都看得清晰,那是一把特大號骨刀,刀背七個粗大空洞,有同等數量的火紅色連環叮當碰撞。

  不但聲音聽著煩躁,給人無比火燒火燎的煩悶感覺,就連神魂也微微不穩,骨刀表面更冒出無數血色紋路,紅光越發刺目,直至自高空貫下,狠狠插入三支隊伍對峙的中間。

  “烈火老怪,你……難道進階神照境了?”

  “怎么說話呢?就允許你們這些大戶的蠢貨弟子渡劫,卻盼著本尊隕落在大道懲戒之下,但我現在又可以隨便欺負任何同境界道友了,嘎嘎嘎嘎!”
香港马会王中王论坛特彩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