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2文學 > 修真小說 >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> 第707章 就憑你丁凡
  第707章就憑你丁凡

  冷莜瑜迷茫疑惑的小眼睛,在仔細辨別了自己面前的三朵黑色小花后,頓時不可思議驚叫起來,并且越發的瞠目結舌。

  她可是一直跟隨著陸寒的,絕對能見證兩人從未得到過任何一朵,甚至連這種鬼花的真容都沒看見,現在莫名其妙出現,還是對方的掌心里,越細想越匪夷所思。

  “再看!”

  陸寒微微一笑,立即對三朵真絕鬼花吹了口氣,里面包含一絲純華,并提醒冷莜瑜別錯過精彩,而瞳孔里卻向某處冷冷一瞥。

  唰!

  原本看似很平淡無奇的黑色花朵,忽然間如同聞到腥味的睡貓,猛然開始伸展開來,原本僅有僅有巴掌大小,卻呼吸間就長大數倍,此刻的高度近乎五尺。

  即便顏色烏黑,同樣變得晶瑩剔透,五朵花瓣一起朝外翻卷開來,七根細嫩的花蕊,隨風輕微晃動,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,連任何芳香都未吐露。

  然而詭異的是,自花蕊處都閃電般的探出一根長須,幾乎不分先后的開始搶奪那股氣流,如長鯨吸水般扭動幾下,就把陸寒噴出的精氣汲取一空,還將幾丈內任何元氣吞噬干凈。

  每朵花瓣表面,這才凝現出淡淡光芒,脈絡清晰堪比靈紋,頗有幾分神韻之美,一股清冷的香氣很淡很迷人,附近溫度驟然又下降幾分。

  “哇!怪不得此花經年累月之后,就可以生出元靈,本事也厲害的出奇,這三朵花恐怕也不止萬年藥齡了吧?”

  “兩萬載是有的,自從這里被真絕鬼花成功控制,對其產生威脅的越來越少,從那時以后就肆無忌憚,而且彼此不斷吞噬分化,這種年份的花已經很常見,現在它們屬于你了。”

  “都給我?一次贈送如此多,太讓我受寵若驚啦,那……那陸道友在方才……咳咳,小女子有些多嘴,我還準備拼力相幫道友呢。咦?那洞府又沒了?”

  被驚嚇到的冷莜瑜,瞬間大腦一片空白,他們可是才到這里,本來準備要幫助陸寒大干一場,但只有天知道發生了什么。

  僅僅響了一場風雷,自己神念和目力都遭到隔絕,區區幾個呼吸時間,此人手里已經有了真絕鬼花,簡直如同變魔術一般。無廣告72文學網am~w~w.7~2~w~x.c~o~m

  她當然知曉世上從不存在無中生有,以及類似的完全違背大道法則之事,肯定在方才的剎那間,有些真相不想被自己知道,過分好奇心會引起強者的忌諱,正好余光中又發現異常,趁機婉轉的掩飾了過去。

  自從她期盼真絕鬼花如此之久,也僅僅希望能得到一朵,就可以助力自己在天劫中的成功率,能成為大乘期修士,壽元再增長幾千年。

  三朵啊……哇!

  “我也很奇怪那里莫名出現個洞府,現在又詭異消失,肯定是真絕鬼花幻化的假象,借此勾引修士靠近,達到謀財害命之舉。”

  陸寒伸了伸手,那三朵真絕鬼花在吞噬完自己噴出的精氣后,已經重新變小且歸于安靜,此刻正被送了出去,冷莜瑜雙眼放光的趕緊伸手欲要接過。

  忽然一絲微弱波動乍起,距離兩人不過五丈遠,一根粉紅絲線毫無預兆出現,并且瞬間到了近前,已經把三朵真絕鬼花纏繞捆住,唰的拉出去十幾丈。

  “哈哈哈哈!不枉我跟蹤查找你們許久,就用這三朵奇花聊表寸心吧,爾等竟敢滅殺我天蕩山無數弟子,這筆血債將變成天威,以碾爆星辰的態勢降臨……咦?怎么不動了?”

  跟隨異變一起傳來的還有放肆大笑,在百丈遠處嗡嗡滾動,但那里毫無人影的蹤跡,話音卻充斥著興奮跌宕,只是轉眼變成驚疑。

  毫無察覺的冷莜瑜,正雙手微顫著伸出,距離真絕鬼花不足半尺了,臉上早就喜笑顏開,然而卻完全撈空,一排三朵盡數莫名消失。

  “啊!”

  其臉色頓時煞白無比,橫遭突變驚叫起來,如同扎進夢幻般,正香甜美滿之中遭到一記耳光,到手的寶貝已經飛了。

  接著就看見,十幾丈外地面八尺高度,一根粉紅細絲纏住了屬于她的真絕鬼花,又被一只大手憑空拽住,雙方陷入拉扯僵持階段。

  原來還有別人一直跟蹤,可憐未發現絲毫端倪,而且那放肆的聲音有些耳熟,還提到天蕩山弟子……他是?

  “好快的反應速度,但被我百靈絲纏上,這三朵寶貝已經易主,只能算你們倒霉。”

  那聲音更為陰冷和得意,即便對陸寒的快速反應很吃驚,然而仍舊一副自信的樣子,同時那根粉紅細絲立即膨脹數倍,表面泛出一圈詭異靈光,伴隨著還有無數尖刺。

  “你是……天蕩山第一大乘丁凡?”

  “陸道友快撒手,那根絲線威能恐怖,小心暗算!”

  猛然間,冷莜瑜想到了一個人,頓時激靈靈打了個寒顫,同時高聲大叫著提醒陸寒,似乎遇到了惡魔一般的可怕存在,并且祭出一塊藍光錦帕,上面描繪這清秀山水。

  飛到自己頭頂,立即向下卷出大片霞光,形成重重疊疊的光罩,把嬌軀防護了一層又一層,霞光中山清水秀,既有浩蕩也有巍峨,似乎非常堅固。

  “第一大乘?雖然這句話不假,但那已經屬于過往,丁某人早已進階神照境幾十年了,若非那些老鬼聯合算計我,恐怕已經錯過莫大機緣,小輩速速給我放手!”

  嗡!

  那無比孤傲的話音震蕩時,被陸寒靜靜拽住的絲線,現在膨脹到了胳臂粗細,鋒利的粉紅小刺出現剎那,就把大手瞬間穿透,似乎金剛鐵甲在其面前,都如紙糊般的脆弱。

  “上面有毒!”

  冷莜瑜跺了跺腳,焦急的再次提醒,她咬了咬銀牙,驀然舉起紫刃對著聲音所在就是一陣亂砍。因為對方早已名震修仙界千年,彼此實力天壤之別,根本無法鎖定此人,只好大范圍轟擊,借此逼迫他主動現身。

  若三朵真絕鬼花都落入丁凡之手,會無形中增加其進階渡劫老祖的概率,恐怕玄界之上再也沒有壓制他的強者,就連此人進階神照境,雖不知玲瓏谷高層是否得到消息,但她從未聽到有過類似傳聞,可見天蕩山將消息封鎖的何等嚴密。

  不把這丁凡除去,他若回到宗門,把自己和玲瓏谷扯進天蕩山弟子慘遭團滅的浪潮里,將引爆兩大超然勢力發生巨戰,后果無窮無盡。

  既要失去寶貝,又要深陷無底旋渦,此人可惡啊!

  噗!

  就在冷莜瑜無比懊惱,舉刀一頓亂砍的威能滾滾里,未曾達成任何效果,唯一震驚的是那根粉紅繩索,竟然詭異的被陸寒掐斷,三朵鬼花再次送到她面前。天才一秒鐘就記住:www.kgzdly.tw 72文學

  只看見陸寒那只大手,被無數尖刺扎入后,連任何異樣都未發生,反而頃刻蛻變成璀璨金色,堪比金水澆筑般堅硬。與繩索接觸最密切的拇指和食指間,重重的狠辣一捏,那繩索在粉紅精芒暴起時,直接斷掉變成兩截。

  “怎么可能?找死!”

  隨著聲音轉為驚怒,陸寒頭頂頓時閃現出一個藍色圓盤,直徑不足五尺卻光華璀璨,并且噴出藍濛濛的光柱,瞬間向他頭頂射到。

  光柱里面精光亂閃,不但包裹了密密麻麻的犀利飛刀,而且還有一根晶絲,粗細不過拇指,但這才是最恐怖的一擊,里面蘊含無窮法則意念,似乎能洞穿三界直達九淵。

  果然是強者,出手就是天寶級別,而且品質位列中流,就是說這圓盤屬于中品天寶,表面波動運轉,數百丈內的天地元氣已經空了。

  還不止如此,陸寒和冷莜瑜之間,憑空出現一只大手,就向被奪回的三朵真絕鬼花撈下,那手上沉浸的威壓,似乎蘊藏千年之久,還未落下就有層層靈紋沖到,讓虛空頓時凝固。

  “滾出來!”

  陸寒蔑視冷喝,根本未曾抬頭,也無視扣下的大手,反而先將三朵真絕鬼花牢牢控制,虛空的凝固無法奈何其分毫,左手更是朝著側后方的虛空打出一拳。

  轟隆!

  五里外頓時亮起電光火石般的劇烈波動,一圈圈金輪爆裂而開,在洶涌的金色浪潮翻滾中,還有大量白光充斥其間,似乎無所畏懼的一起動蕩。

  十幾里內天地巨顫,在炸開的中心點不遠處,一個身影踉蹌著出現,頓時遭到沖擊波撕扯,然而如若無事一般,任何傷害都在三尺外自動分流,未能傷及一絲一毫。

  而陸寒頭頂,在圓盤光柱射下的剎那,無窮重壓中帶著犀利,好比有星辰墜落,還接帶著滾滾刀流,可以把山岳切割千百遍,他的雙腳早已將地面踩踏的陷入地下幾丈。

  但就是關鍵時刻,無論是藍濛濛的光柱,還是里面的大量利刃,距離頭頂還有十丈時,全都詭異的莫名停住,再也無法下落分毫。

  抓向真絕鬼花的那只大手,更是遭到凌空一指,未到附近就憑空破碎而開,好像都不堪一擊,被陸寒輕描淡寫盡數化解。

  “你還真不是簡單人物,竟然窺破我的隱身秘術,葉某一向憐惜人才的,不知這小丫頭,或者是玲瓏谷出了多高的代價請你,我可以付出雙倍報酬,宗門甚至能拿出五倍高額饋贈,你我聯手之后,這秘境里任何東西都可以平分。”

  “別聽他的,丁凡此人從來都桀驁不馴,他在大乘期的時候,就敢公然頂撞宗門高層。只要看上的東西,盡數獨吞毫無相讓,否則豈會有今天的成就,其他修士對他僅僅敬畏卻不敬重,縱使身在大宗,這廝和散修也沒啥區別。”

  冷莜瑜立即臉色大變,好像握在手里的寶物,就要被生生奪走似的,畢竟他和陸寒之間,根本沒簽訂任何契約,更別提絲毫報酬,自相識以來都是被動享受,好處拿到手軟。

  即便陸寒與斑斕殿之間,也僅僅簽了臨時約定,作為代表參加圣粹大選,那點區區酬勞連她自己都不屑一顧的。

  “合作?你也配?若把天蕩山都送給我,陸某或許會眨眨眼,而且從千里外跟蹤我的時候,你就已經是個死人了。其實早在深淵之內,你那點小手段便暴露的一覽無余,方才我故意拿出三朵鬼花,慢吞吞請小丫頭欣賞,就是等你主動出手,嘿嘿嘿!”

  “什么?”

  丁凡越來越震驚,他那張臉開始抽搐,根本不用細想種種,已經感覺這個年輕人,所說的幾乎盡數為真,否則他用百靈絲偷襲,即便神照境強者也難以提防,除非早已料到什么。

  臥槽,虧他數天來還沾沾自喜,對跟蹤手段頗為驕傲,原來是被玩被戲耍的那個,現在還徹底暴露在此。

  “真不錯啊!我一路跟蹤,本以為有多少強者殺了進來,處處大戰之地都那般慘烈,就沒想到只是你自己所為,太不可思議了。但那又如何,在真正的神照境強者前,你得下場依舊更慘,當然也包括她。”

  幾乎是一字一頓的說出了這句話,丁凡臉上未漏出絲毫波瀾,然而就算傻子也能感應出,這是怒極爆發的前兆,因為百里內空間,莫名的開始沉悶發緊,有兩道犀利冷光,毫不掩飾的盯緊陸寒。

  果然,丁凡動了,猛地向前跨出一步,但陸寒身后的冷莜瑜,卻扭身向遠方快速逃開,她豈能不知這個天蕩山曾經的第一大乘,現在會何等恐怖如斯!

  就連陸寒頭頂高處那件圓盤,也被丁凡揮手收起,中品天寶都無法撼動此人,讓他感覺到一種恥辱,還有幾分凝重。這個對手不簡單!

  咚!

  忽然風雷起,一個怒氣濤濤的旋流,在丁凡周圍快速凝聚,把他的身軀高高托起,升到足有千丈的高空,同時一尊浩然法相,在腦后滾蕩增持續長著。

  陸寒微瞇雙目,他看見的高大法相,是個立于長天的畫卷,上面有仙風道骨的奇人,腳踏靈云長須飄然,一眼就盯住自己的剎那間,頓時感覺周遭虛空消失了,似乎已經淪陷于星辰之中。
香港马会王中王论坛特彩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