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2文學 > 修真小說 >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> 第709章 星河太日
  第709章星河太日

  ‘……?’

  忽然聽到熟悉的話音,女子暴怒的表情霎時凝固,上下左右不斷查看,似乎想要找到聲音來源,但她此刻的狀態,幾乎和凡人毫無二致,因此新的扭曲和爆發開始了。

  “出來!你這被詛咒的人族,到底對我動用了什么?這絕非我的洞府,我在哪——?”

  “若非你卑鄙偷襲,只要我動用裂魂九絕神功,就算渡劫老鬼再次也會被重創,我還有可怕的‘三元冥靈大陣’保護……!”

  “閉嘴,你就要死了,為我的仙鏡貢獻一切!”

  嗡——!

  就在虛無縹緲微微顫動的剎那,空間里突兀亮起一道璀璨,好像天境降臨寰宇,頓時將周遭隔絕排斥開去。

  一枚巴掌大小的鏡面,從上方斜射而下,光暈籠罩里有個身影,時而虛幻時而凝視,正是陸寒比投射進來。

  他倒背雙手無悲無喜,似乎來自仙域疆土,看著目眥欲裂的女子,一抹冷光掃了過去。而頭頂那面小鏡子,分明感覺真實存在,但逆光看去卻毫無蹤跡,好像無根無源憑空而生,散發的氣息無比圣潔,能勾動萬靈自主膜拜。

  “什么仙鏡?不不……沒人能殺死我,本花歷經十多萬年成靈,早已把分神寄存于很多地方,早已對你們人族防范很久了,咯咯咯……!”

  “喔!”

  陸寒的虛影似乎很不耐煩,直接揮了揮手,照耀他的光芒一閃,就瞬間籠罩在女子頭上,但結果大相徑庭。

  ‘滋啦啦……!’

  莫名的升起一股黑煙,原本看似清秀的面容,以及身穿花紋外甲的身軀,頓時潰散消失無形,原地被一朵乳白色靈花代替。

  ‘咦?發生了什么?怎會如此?’

  露出本身容顏的真絕鬼花,本來要驚駭大叫的,但反而感覺異常舒適,那鏡面投射來的光霞,照在身上無比舒適,都感覺要飄飄欲仙了。

  真絕鬼花甚至以為自己即將飛升,似乎那鏡面深處就來自仙界,將要把它接引而去,從此以后徹底脫胎換骨,滌蕩自身永別凡塵。

  然而……似乎哪里不對,它乃真絕鬼花一族,本原屬性只尊陰幽,要飛升也該去鬼界啊,嘶——!

  但此刻,它的意識開始模糊,好像要陷入沉睡,似乎有無盡美夢在等候自己,然而一絲僅有的清明,仍然在心底發出警兆。

  “混賬!你們……你們再對我做了什么?爾等都該死啊,快放我下來,否則……咱們能談談嗎?我有好多密辛可以告知,我愿意將未吞噬的同族盡數貢獻出來……我可以奉獻近半精元……我要詛咒你們啊——!”

  陸寒內的身影在黯淡之中,看見的情形是真絕鬼花快速枯萎,正有一縷縷純**華被仙鏡汲取吞噬著,它還在極力扭動掙扎,但一切都是徒勞,很快就從上到下黯淡無光,接著紛紛崩潰消失。

  這朵真絕鬼花成靈,縱橫此地十多萬年,可以說其價值早已位列極品,就算在仙界里也能賣個好價錢,對于玄界來說必須獨一無二,若那些渡劫老祖知曉,早已瘋了般的殺到并玩命搶奪了。

  但在仙鏡面前,任何存在都是螻蟻,就算陸寒也無法分到一杯羹,早已被內定劃出歸屬,至少現在他終于讓這個祖宗嘗到點甜頭。

  不遠處的冷莜瑜,忽然感覺到一絲怪異,原本她以為陸寒矗立在哪,是在思索和謀劃接下來的打算,然而現在才感覺有些異樣,這家伙有點魂游天外的樣子,連目光都凝珠不動。

  “陸……陸道友?”

  陸寒本以為仙鏡吞噬完,就該滾粗消失,繼續藏起來裝逼,但身軀莫名一顫,有道細弱竹筷的光華,瞬間打在自己腦海里。

  嗡——!

  輕微的恍惚后,他發現自己莫名的來到一片花海,而且神魂有些刺痛,好多信息正向里狂塞,萬千碎片狂涌而來,并不斷地拼接整合,頗讓人頭昏腦漲。

  他落腳的周圍,大量烏黑閃光的花朵,占據了幾乎整個空間,五片花瓣七根靈蕊,精純陰氣微微波動,竟然全是真絕鬼花。

  而且他們之間都被一道淡淡光芒隔開,似乎極其透明的薄膜般,好像在為了防范它們彼此吞噬,而從遠到近的大量花海里,很明顯被分為五個隔斷。更新最快的72文學網w~w~w.7~2~w~x.c~o~m

  隔絕成五層的工具,都是一圈一圈的白色晶瑩圓環,向上噴灑出一道光幕,偶爾閃出幾個符文。

  陸寒細看之間才了然大悟,越靠近自己的真絕鬼花,每隔之內都有些不同,其中第四段之內,數量不過三四十朵,但烏黑的表面多出了些許白斑。

  而第三隔斷內,每朵花靠近根部的幾寸高處,完全遭到白色占據,雖然大小幾乎相似,但花瓣里的紋路已經成晶絲狀,這個級別里的總數更少,總計僅有十五朵。

  但是距離最近的兩個隔離段中,腳下的真絕鬼花,不但烏黑的已經晶瑩剔透,花瓣邊緣處早就乳白之色,根莖也不例外,數量最稀少只有僅僅三朵,第二隔斷里也差別不大,盡在數量上多了兩倍。

  ‘不用問,也都來自那朵真絕鬼花的腹中,就連最近的十余朵都沒一起吃掉,這仙鏡還是有點覺悟的。’

  “哎呀!”

  莫名的,一陣刺痛就從腦海深處傳來,差點讓陸寒翻白眼栽倒,接著就聽見被他腹誹過的仙鏡,開始毫無情面批判自己。

  “自從本寶寶不在仙界,就開始遭受大道法則反噬,仙靈力正以緩慢速度流失,每次露面更是糟糕的加倍,不要告訴我這些都被你忘了。重生的是你自己,完全沒有負面影響,既想讓我出力,還不愿意付出最好的一份來犒賞,難道本寶寶當初選錯主子了?”

  “玄陰仙決是來自混沌的兩大本源法則,因此完全可順可逆,不要被人族的死板劣根性束縛,大膽創造并去開辟性的冥想,才可加速領悟速度,那些所謂條條框框……哼!”

  “你已經徹底脫離肉身,縱然超前鑄成了假境靈嬰,靈根還未有太大變化,哎呀……說了這么多,我的仙靈力啊……那朵花又白吃了。”

  ‘……?’

  “陸道友?您沒事吧?”

  凌風站立的陸寒,耳畔里響起冷莜瑜的再次擔心時,莫名打了個冷顫,頓時感覺眼前一亮。

  ‘這廝還是嫌棄我底子不行啊,但重生時融合的身軀,也不是老子能篩選的啊,改造如此之快早已達到極限了,難道還可以亂來?’

  仙鏡的話,雖然聽著很不舒服,但就如他深處混沌之中,正極力尋找方向時,頭頂無端冒出一道閃電,把無盡世界攪動的沸騰起來。

  道君又如何,對下界可以隨意揉搓,低等法則隨便拈來使用,然而玄陰仙決仍然是仙界至尊法典,無數道君為其拼命就是證明。

  就算沒有發生不幸,也會陷入玄奧而困頓,形同一棵混沌神樹,他正在樹根處徘徊,才抓住可以攀登的古老紋路。

  但終究已經再回首,比起當年一起苦修的追求者,無疑增添了很多新發現,無數當年沒探索過的小路,當今再也不會被丟下,其中很可能藏匿著領悟玄陰仙決的催化劑之一。

  “你過來!”

  冷莜瑜終于看見陸寒動了,才把一顆心放下,但聞言后又是一愣,這家伙莫名其妙的向自己招手,這等級別的強者,心思浩若煙海極其難猜,不會又有什么恩賞吧?

  呼——!

  當此女走近,剛想在五丈外心懷忐忑的站住時,一股狂猛吸力忽然襲來,驚叫聲中就到了陸寒近前,而且正撞在其堅固身軀上,冷莜瑜頓時慌亂無比,并夾雜一絲深深不安。

  論實力,她連反抗的勇氣都沒有,一路走來只發現,和陸寒的差距越來越遠,雖然始終跟隨,卻仿佛隔著天塹鴻溝,若對方變心,那只能怪自己命苦。

  然而接著,就感覺左手被牢牢捏住,一絲溫涼傳來,她臉色微變極力保持冷靜,發現陸寒用右手正扣住自己的脈門,心頭更突突激烈跳動。

  ‘完了完了,真要對我下手啊,唉……大道終究與本姑娘無緣,咦——?’

  越發心驚膽戰之間,此女更是打了個寒戰,因為她感覺一絲靈力已經快速環繞了大半身軀,此種感覺并非很陌生,當初大戰李天陰,強行動用超強法則遭到反噬,還是陸寒救了她的命。

  但現在……?

  “你元嬰元氣豐盈,法力正處于渾雄之中,天劫怕是很快就要降臨,會用真絕鬼花煉丹的人恐怕屈指可數,就算是我想幫你,恐怕也來不及用了。”

  度入冷莜瑜體內的那絲靈力,圍繞其體內元嬰轉了一圈就快速退出,陸寒余光中發現,此女竟然微瞇雙目,擺出一副很愜意很享受的樣子,對自己的探查頗為受用,趕緊用話音把她叫醒。

  “這么快?但現在我……還沒徹底準備好,能再幫小女子延遲月余嗎?”無廣告72文學網am~w~w.7~2~w~x.c~o~m

  在秘境渡劫,冷莜瑜根本就沒想過,這里可不是適合之地,但即便就此放棄探寶,恐怕回到斑斕殿,也沒有多少充足準備,真絕鬼花又用不上的話,成功概率大打折扣了。

  “唉!都說美人如玉,若沒有慧眼之人鑒賞,豈非孤獨沉寂。”

  “什么……?”

  忽然,現場的氣氛開始逆轉,冷莜瑜聽到后莫名驚訝,她才發現自己的手還被緊握,并且有股力量將她越拉越近,臉龐上莫名就發燙起來。

  那聲音,直接導致身體莫名抽搐了一下,原來附近已經飄滿淡淡清香,氣氛立即軟化了千百倍,對面望過來的眸子那么魔性,傳遞出某種神奇電流,剎那就把自己推進深淵。

  “通則達!”

  ‘啊……!原來自己壓制的那股強烈迷戀和崇拜,如此快就化作奔流,可以向著大海宣泄,現在竟然能為之獻身了。’

  暈暈乎乎中,周圍光線莫名暗了下來,隨著漆黑籠罩僅有的兩個身影,無名熱量開始讓溫度升騰。

  轟隆!

  不知過了多久,一個女修坐在寬廣空地上,正雙手掐訣抬手望天,那張玉臉上還殘留著滿足的紅暈,身軀某處略感不適。

  但蒼穹上天雷滾滾,百畝黑云已經把自己籠罩,天地間一股無上法則正向自己逞威,如山岳凌空壓下,那是天劫開始的征兆,而陸寒則沒了蹤跡。

  然而冷莜瑜知道他在,雖然神念都無法查看到,此刻卻非胡思亂想之時,盡管才經歷了從未有過的激蕩碰撞,一身清純就此別離。

  現在她要把那家伙留在自己體內的元陽之力,在雷劫正式開始前迅速煉化,此刻小腹之內,一股炙熱力量堪比火山,欲要沖破無數障礙,一舉進入純陰之源。

  而最為玄妙的是,滾燙元力之中,一股更為精純的陰極屬性,已經毫無阻攔的融入元嬰之內,她全身上下法力頓時無法壓制,如同沸騰開水溢出烘爐。

  僅僅呼吸之間的工夫,方圓百里內驟然間狂風大作,更多烏云快速合攏,形成鋪天蓋地之勢,整個天空漆黑異常,并在劇烈雷鳴聲傾瀉下瓢潑大雨。

  ‘咔嚓!’

  半個時辰后,第一輪雷劫正式降臨,仿佛天劍般的小腿粗細電弧,從濃云核心探出,瞬間打響冷莜瑜頭頂。

  但一把靈寶級別的黑色尖錐,早已懸浮于此女身旁,頓時化為一道黑光,發出刺耳尖鳴迎上,半空炸開的劇烈波動,如同海浪滾蕩于四方。

  距離此地百里外,當波動涌到此處,才從虛無里走出個身影,陸寒隨意瞥了一眼,自己也盤膝而坐,深深吐出一口濁氣,對蒼穹猛地一指點出,蒼穹深處頓時星河蔓延。

  嗡!

  他的肉身瞬間化為虛無,只剩下剔透的靈嬰正襟危坐,小臉嚴肅而透著自信,但若仔細觀察,就發現嬰體上有蜘蛛網般的微小裂痕。

  可惜體內法力僅有小半,最神奇的玄陰之力,更如干枯的水潭,只剩下淺淺一波,好在氣息仍然平穩,若非在幾百丁凡時,用了天符真人的萃靈碎罡訣,起到事半功倍作用,現在殘存的法力更少。
香港马会王中王论坛特彩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