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2文學 > 修真小說 >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> 第730章 萬里大追擊
  第730章萬里大追擊

  一只足有數丈大小的大手,仿佛堅硬的天板,已經壓在出現在曱蒼闕頭頂,如同金剛羅漢的天掌般。

  李藏幽體內,更有無窮澎湃的奧義快速綻放,隨著時間推移,堪比大河決堤,幾十里內都被氣勢填滿。

  “這位道友,你幫忙的誠意不錯,但未必能打敗姓曱的,他的神通在同級內幾乎無出其右,尤其劍道上已經小成。”

  額?

  才把法力調動起來,準備摩拳擦掌的李藏幽,被身側的聲音差點氣崩,他見陸寒接連搖頭,對自己表現出一副失望的面孔。

  砰的拔地而起,懸浮于十丈高處,渾身青光越來越濃,高空那個大手,立即在急促咒語中凝實數百倍,頃刻變成百丈之巨、覆蓋天宇的巨掌,掌紋詳實布滿雷電,轟隆隆越來越響!

  “翻天奔雷!”

  轟隆!

  眾人只感覺渾身酥酥麻麻,那掌印凝聚的雷霆,快速密集膨脹,轉眼把大掌包裹在內,似乎也裹住了自己,絲絲電流在體內流動。

  他比當年更強了,難怪號稱大手天尊,聽說雙掌合力,可以震踏一方天宇。

  沒準一會就能看到,睜大眼睛拭目以待,越激烈越好啊1

  在紛紛贊嘆間,就見李藏幽面目一獰,對著右掌吹出一口精氣,空間就降下無窮重壓,電芒密集到可怖級別,徹底演化為碩大雷掌。

  “李某苦修多年,這青雷精華,是采集于萬雷道的一株萬載奇花,那花蕊處已經凝聚了兩顆雷珠,曱蒼闕,我會手下留情的。”

  咕咚!

  一掌拍下!

  “哈哈哈哈!姓陸的眼神不錯,說你不行就是善意提醒,既然良藥苦口,就讓我的劍把你打醒,一劍抹天光!”

  璀璨的赤色劍芒里,隨著主人大吼一聲,立即充滿高絕劍意,從曱蒼闕口中,更噴出一把三寸赤劍,轉瞬融入劍光內。

  咔嚓!

  在雅雀無聲的目光里,都看見那巨劍已經燃燒起來,就屹立在曱蒼闕身后,他本人盤坐在地,肅穆莊嚴毫不仰視,似乎對雷掌不屑一顧,僅僅用真言催動劍訣。

  轟!

  那帶有雷暴的大掌,終于加持足夠威能,壓塌寰宇的威能中狠狠拍下,劍道又如何,統統給我拍碎。

  強光起,奔雷怒!

  電閃烈烈青光橫天,鋒利赤虹充滿云霄,在所有人身軀巨震里,交戰之地的上空,強光里有一輪輪恐怖波動,海嘯般開始連環沖擊,一圈圈光輪摧枯拉朽。

  沒人聽見噗的一聲輕響,當赤劍表面浮現無數靈紋,兩個古篆大字慢慢凝出赤霄,巨劍狠狠的顫抖了一下,就鋒利的刺入了雷掌之中。

  并且從劍體上,蔓延出一道細微的無上炫光,好像切豆腐般,把雷掌劈為兩半,本來正在亂轟的雷芒,哀鳴一身消失潰散。

  “啊呀!怎么會這樣?”

  李藏幽面色巨變,他的右手已經鮮血淋淋,連續暴退不敢相信,掌心處遭到洞穿,正以緩慢速度愈合,而那天掌徹底崩散。

  這就敗了?

  好多修士面面相覷,不可置信的看著那道劍芒,此刻雖然黯淡了近半,仍舊赤光耀耀支撐天地,那鋒利不減分毫。

  “哼!算你厲害,他日再決雌雄!”

  臉色愧窘的李藏幽,眼中閃過一絲怨恨,痛楚之色越來越強,仿佛筋脈遭到燒烤般,趕緊拿出一個小瓶,快速倒出乳白色粉末敷在掌心,轉身破空而去。

  用實踐證明了自己超強,曱蒼闕臉上早就布滿傲色,方才他只出了八成實力,并且略有收斂,否則早已切下對方半個臂膀。

  “陸寒,你只要接下我一擊,就能坐實大乘強者之名,再有別人想動你,就得掂量掂量本錢。”

  現在更以居高臨下的姿態,仗劍挺立再發挑戰,人前顯圣傲理多尊,但心中殺機正濃。

  一個沒強大后臺的修士,跑到三流宗門當長老,其心本就不良,還斬殺無數宗門弟子,視其為肉中刺的大有人在,今天擊殺在此,還能賣個人情,又可得到天享丹,簡直一箭雙雕。

  “還有人喜歡天享丹嗎?陸某恰巧對劍道也有幾分造詣,誰若此刻站出來,本人愿意當場指點,絕對讓你能打殘這畜生,贏得崇高聲望。”

  嘶!

  眾人默默無語,低階修士俯首慚愧,高階強者暗自掂量,結果大都嘆氣連連,沒有中期境界水準,等同過去送死。

  真正的強者,自然以宗門家族居多,然而他們付之一笑,根本不理會陸寒絲毫,反之對他越發輕視。更新最快的72文學網w~w~w.7~2~w~x.c~o~m

  哼!我也對劍道有幾分造詣,卻和曱蒼闕差如鴻溝,他能指點個屁,就算天享丹很逆天,誰不珍惜自己的老命。

  多半就是呈口舌之快的家伙,但即便如此,那些豪強也不愿落個臭名生,都等著此子被誅殺,再上去把天享丹分個痛快。

  臥槽!只要陸寒一死,都會蜂擁而出,說此人殺了自己宗門的弟子,要求當場補償,太毒了!

  越想到其中詭譎,越發現江湖水深,脊背發寒瑟瑟不語,在老辣成精的人群里,必須處處小心應對。

  陸寒看到,小虛天的百里薰衣對著自己冷笑,天蕩山的玄海老臉充滿詭詐,三元嶺的袁雄,以及寒玉宮的楚天一,仿佛看到他被虐死,臉上充滿殘暴。

  “哈哈哈!陸寒,只怪你年少輕狂,根本不識抬舉,拿著幾瓶丹藥到處賣弄,今天此劫純屬咎由自取”

  曱蒼闕用劍點指,翹著嘴角大肆指責,沒人對此子表示同情,就等于在幫自己,他氣勢上更占頭籌。

  “三番五次屢屢挑釁,再和爾等螻蟻講理,等于對牛彈琴,既然敢招惹陸某,結果只有死路一條,我給你一次全力出手的機會,先把遺言交代出去吧!”

  當陸寒站起時,面對曱蒼闕冷笑中,他身下的石椅立即碎為土屑,但又凝成一把石劍,狠狠插在當地。

  “找死!看你利嘴口快,還是我的劍快!”

  曱蒼闕飛身凌空,他對戰李藏幽,只是以防代攻,因為信心十足。

  不知為何,當前廝殺將起,對面之人還是一副云淡風輕的樣子,沒有半點強大氣息外露,心理產生些許忐忑。

  算了,既已殺心堅決,就讓周圍的人,為我的劍道作證,見識一下最強鋒芒吧!

  錚!

  貫穿天地的赤紅,真的驚艷了四座,而曱蒼闕雙手仗劍,把全身法力狠狠灌注其中,劍芒連續暴漲,百丈長的天虹刺上云霄。無廣告72文學網am~w~w.7~2~w~x.c~o~m

  動用最強實力后,以至于鬢角斑白黑發干枯,身軀逐漸膨脹,里面似有戰車走過,隆隆聲越來越強,最肌膚到最后都裂開縫隙,從體內向外溢出大量赤光。

  僅僅一個呼吸,他就和赤劍不分你我,整個人融進劍柄之中,天地元氣盡數歸攏,赤虹指天只問仙路。轉而又得到仙人指引般,帶著鋒利向陸寒劈來。

  眾人凝聚的焦點,這才緩緩舉起一只手,輕描淡寫迎向高空,引來大面積的尖叫。

  陸寒瘋了嗎?

  就這樣抵抗最鋒利的劍道?

  看那虛空,果然被劃出裂痕,我不信他的肉身堪比神照境強者。

  這特么和自殺有何區別,此人果真只會嘴硬,現在便宜了那些豪強,無窮財富落入虎口啊!

  或許他說句話就可安全,只要立即聲明加入某個宗門,便有人出面擋下這一劍,譬如小虛天和玲瓏谷最有實力。

  “晚了……!”

  有人不敢直視,超強劍光削金斷鐵,除非身懷中品以上的防御天寶,否則絕難活命。

  唉!

  那一劍躲走全部光華,赤虹把每個人都映照的如同火影,已經把陸寒淹沒在強光里,低階修士雙目刺痛,鋒利和光芒都無法逼視。

  咦?

  唯有在場的大乘強者,才勉強看個究竟,更感覺到周身吃緊,差點向前跌倒,無不紛紛驚訝。

  他們看見劍光下的那只手,忽然暴漲無窮,越來越粗宛若水桶,并且晶瑩如玉,酷似鉆之打造,沒有真元匯聚,也無恐怖異象,更未見到任何玄機。

  就那樣迎著赤芒巨劍抓去,上方就是劍芒劃開的空間裂縫,其劍道果然小成,但把曱蒼闕嚇得不輕,好像見鬼般的抽搐幾次嘴角,心忖今天遇到瘋子般的妖物了?

  如此作死,就按速死!

  鏗鏘!

  劍虹濤濤爆炸開來,好像金鐵交鳴的巨響聲,短暫震聾無數修士雙耳,強光刺目無法睜眼,接著就被颶風過境般的沖擊到。

  一步……十步……步步逼退,摧枯拉朽的凌厲劍波,把數里內草木頑石盡數切碎,空間裂縫久久不合,紊亂殘忍的力量充斥高空。

  當強光衰弱風暴變小,交戰核心再次清晰,眾人卻見到顛倒認知的一幕,那個叫陸寒的青年,正用右手僅僅抓住赤虹巨劍,導致其無法落下分毫。

  曱蒼闕汗如雨下,驚恐的看著對方,如見鬼魅。

  更駭人的是,無論他怎樣用力,巨劍都如同焊住,紋絲不動難以撤回半分。

  咔嚓!

  十分清脆的怪異聲響,卻堪比在每個人心中炸開一枚炮彈,就見陸寒大手一扭,從劍柄以上三寸處,巨劍應聲而斷,并且寸寸炸裂,轉眼化為烏有。

  眾人失聲,瞠目結舌,驚駭的無法形容,好像都從人間蒸發,天地默默凝固。

  噗!

  大口精血連續噴出,曱蒼闕滿臉毫無血色,黑發快速蒼白,氣息逐漸萎靡,自高處筆直跌落,濺起煙塵無數。

  “即便臟了我的手,今天仍要殺你,陸某要讓天下人知道,沒有站在山頂,見到的就不是最好的風景。”

  砰!

  扭斷巨劍的大手,直接輕輕拍下,未等曱蒼闕驚叫呼喊,已經率先崩碎成血霧,元嬰都沒有破體而出。

  萬千身影再次目瞪口呆,看向陸寒的眼神,天翻地覆徹底逆變,有畏懼有震驚也有僥幸。那些特使級別,一個個臉色鐵青,肌肉抽搐數次,把目光趕緊挪開。

  “當我陸寒可欺否?”

  炸雷突兀而起,驚于百寶城外,陸寒目光如劍,把在場的人都一一掃過,面容特征熟悉于心,便轉身向城內走去。

  然而不過十丈,又突然停住且扭頭,把好多修士嚇了一跳,但見陸寒的目光越過他們,射向東南天際。

  那里的遠方,有紫光掠過虛空,很快飛臨到近處,原來是個貌美女修,身穿瓊羅衣別有風姿,只是臉上掛滿怒色。

  “冷師姐!”

  玲瓏谷隊伍為首之人,立即大喜著招了招手,然而此女恍若未見,徑直飛向陸寒,眼神里閃過幾絲亮光。

  “陸道友,他們不但掠奪斑斕秘境,又因為死傷慘重,遷怒之下與接應的人聯合攻打宗門,護城大陣被破,大半弟子橫遭屠戮,幸存者不足三成,斑斕殿已經名存實亡。”

  “什么?何時發生的事?”

  陸寒劍眉立起,難以置信的看著冷莜瑜,震驚于那些賊子的膽大如斯,現在都欺負到頭頂了,可想而知他們有多瘋狂。

  在場的所有人更集體嘩然,紛紛不可思議,各種表情精彩紛呈,攻打任何宗門和家族,在玄界都算大事,何況斑斕殿已經變成焦點,有人已經大罵,有的嚴厲呵斥。

  “一天前?可惜我回來晚了,門中沒有高階操控陣盤,可憐那些小輩。”

  “都有何人?”

  “目前查到的就有孤星觀、赤月宗和寒玉宮三家呢,臨走前還叫囂,將來仍要找你報復。”

  冷莜瑜再次想起,還是氣的渾身發抖,她僅僅送別小師叔一行人,離開不足幾天而已,就發生如此慘劇。

  “寒玉宮、赤月宗、孤星觀,爾等三家特使正巧都在,拿命來吧!”

  在震怒中,陸寒如蛟龍撲海,一拳向某個地方打去,驚天威能之下,將赤月宗一伙五人盡數打爆,揮手便對準孤星觀四人拍出大掌,立即血肉崩碎無回。

  赤月宗特使魂不附體,那兩家的特使好歹也是上玄后期,如螻蟻般被輕易碾死,自己這大乘初期也好不到哪去,趕緊向百寶城狂逃,但未出十里就亡命嗚呼。

  “就是說,他們走得并不遠嘍,你先去城里修養,待陸某去追殺屠戮他們,再滅其整個宗門,為死去的弟子報仇。”

  瘋了!
香港马会王中王论坛特彩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