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2文學 > 修真小說 >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> 第170章 陸寒的消息
  “謝王前輩出手相助!”陸寒感激的到,如果沒有遇見她的話,從山崖下墜落是何種情形他還不清楚,而且到現在,他還在疑惑,那把他砸暈過去的到底是什么東西。

  “呵呵,現在事情做完了,我們也應該談談我們交易了吧。”王蓉迫不及待的說道,在這個時候,她已經控制不住自己的內心了。

  “這個自然。”陸寒答道。

  “有沒有玉簡?”

  “有,有,帶著呢。”王蓉立刻的答道。天才一秒鐘就記住:www.kgzdly.tw 72文學

  看到她從儲物袋中拿出一個玉簡來,陸寒徹底無語,這準備的還真齊全呢。

  “那個陸寒呢,你知道我要哪種劍術嗎?”王蓉問到,在拿出來玉簡后,她才想起,從始至終,陸寒就沒有問過他需要哪種劍術,他不是想著,胡亂給我一個劍術就可以吧。

  “嗯,你想要哪種劍術?”陸寒平靜的問到。

  “御劍……御劍術!”王蓉答道,看向了陸寒。

  “好,我清楚了,我馬上傳給你。”

  什么?王蓉眼睛收縮,陸寒的回答太令他驚異了,這和她完全想的不一樣。

  怎么會這么的順利?聽到這不應該是驚訝的嗎?不應該是不同意的嗎?怎么會同意的這么干脆,哪怕是王蓉已經七八十歲的人了,在這個時候亦是呆了。

  “已經好了。御劍術都已經在這里面了。”直到陸寒把御劍術修行之法烙印了一遍后,王蓉才回神。

  她看著手中的玉簡,簡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。他們蜀山劍派為了尋找御劍術一代又一代的人花費了巨大的心血,在這一刻竟然在她的手中實現了!

  王蓉雙手有些顫抖,把這玉簡拿在手里,緩緩的放在了額頭上,她的神識之力在這一瞬間便是進入了玉簡當中。

  沒多久,王蓉便是咋還有睜開了眼睛,目中閃爍著激動,這就是她想要的御劍術,確定無疑!

  呼!

  王蓉呼出一口氣,“謝謝。”

  “王前輩,是我應該謝謝你。”陸寒說道,如果沒有他,后果如何他還真不好確定。

  “接下來,你準備怎么辦?”王蓉問道,“那昆侖派如果知道楊震死了后,一定會有后續麻煩的,你殺他們這么多的人,那宋時杰是不會放過你的。”

  “這個我清楚,現在,我最要緊的就是盡快的提升修為,只要修為高一些,哪怕是宋時杰來了,我也不怕!”陸寒自信的道,他現在卻的就是時間,只要時間足夠,哪怕是宋時杰來了他同樣敢斗一斗。

  王蓉深深的看了他一眼,并不認為他說的有一點兒的夸大,現在,陸寒僅僅練氣五層的修為,便可以同楊震斗上這么的時間,那么一旦等他到了練氣六層甚至是練氣大圓滿呢?

  到那個時候,他又會是多強?是不是說,他可以同筑基老祖一戰了呢?王蓉根本就不敢相信!

  “好,既然你有信心就好。”說著,王蓉把隨身攜帶的儲物袋丟給了陸寒,開口道,“這里面是一些靈石和一些丹藥靈草,或許你用的上!”

  “好……。”

  陸寒沒有多說什么,而是接了下來,對于他來說,現在缺少的就是資源,有了資源他的修為便可以很快突破。

  ……

  沒有了敵人的追殺,陸寒總算可以好好的恢復了一番,而這一恢復,便是用了一天一夜的時間,在把體內的傷勢盡數的恢復。

  王蓉在得到了御劍術之后沒多久便離開了,畢竟是一派之祖,離開太長的時間,會被人察覺到,雖然他們蜀山劍派同昆侖派距離相差甚遠,但是,能不被發現還是盡量不被發現。

  而且,剛得到這御劍術,還需要盡快的熟練一番,王蓉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嘗試一下御劍術了。

  不過,在離開以后,她邀請陸寒同她去蜀山劍派轉一轉,但是被陸寒拒絕了,只是留下了一個承諾便離開了。

  而這個時候,陸寒并不清楚,外界昆侖派當中,宋時杰此刻已經擔憂了起來。

  他已經有兩天兩夜沒有聯系到楊震了,聯系方式根本撥打不同,而楊震亦是沒有回復他過。

  以前從未發生過這樣的事情,這令他內心有著一絲的隱憂,到底是何事情令他竟然不聯系呢?

  目中轉了轉,宋時杰便是向著昆侖派祖地而去,在那里,有著他為楊震制作的魂燈,他要去看看。

  這幾天,他總是心神不寧的,總怕會出現什么錯誤。

  昆侖派祖地,這里埋葬著歷代昆侖派的祖師爺,以及為昆侖派做過重大貢獻的人,能夠死后埋葬在這里,無一不是在以往的修真歷史上有著濃濃的一筆。

  祖地在一處山脈之上,上面一座座墓碑同山而存,山在墓碑在,而昆侖在。在這墓碑林之中,存在著一個殿堂,上面刻寫著兩個大字,墓殿。而在這墓碑殿堂之中,便是存在著楊震的魂燈。

  宋時杰在來到這墓殿之前,深深的鞠了一躬,便是向著里面走去。

  沒過多久,里面便是從這墓殿之中傳來了一聲咆哮。而后便是見到,宋時杰從里面急射而出,向大殿而去,在他的手上,拿著一個已經熄滅了燈臺,上面沒有燈心!

  ……

  “給我查!”

  昆侖派大殿當中,一聲咆哮震動整個昆侖山,一股磅礴無邊的威壓瞬間籠罩了昆侖,在這一刻,所有的昆侖派之人,都感受到了一股及其恐怖的憤怒,壓下人的心頭,根本就無法喘的過氣來!

  與此同時,整個昆侖派高層之中,瞬間行動起來,哪怕是世俗當中的,昆侖派的勢力在這一刻亦是被他們調動,舉全派之力,只為查找一事。

  楊震死去的原因。

  世間沒有不透風的墻,而且,這事情也是捂不住的,在宋時杰發動搜索沒多久,昆侖派的一些地弟子們便是知道了,與此同時,亦是從昆侖派各個地方,有著不同頻率的信息傳出。

  “什么?殿主他死了?不可能!!”在聽到這消息后,有人便是不相信。

  “這事情不要胡亂說,是要被懲罰的!”

  “這是從哪里傳出來的事。”更新最快的72文學網w~w~w.7~2~w~x.c~o~m

  ……

  聽到這驚人的消息后,昆侖派之中,瞬間沸騰起來,震驚這個消息。

  殿主怎么可能就死了呢?他可是昆侖派的戰神,是筑基期之下的第一人呢!怎么會說死就死了呢?

  是誰殺了他?要說能夠殺死殿主的人可不多啊。

  這事情不得不讓人感到蹊蹺,一個人能夠無緣無故的死了?殿主肯定是被人害的!一些腦子轉的快的人,便是向著其他家族之中猜測而去。

  畢竟,在他們看來,能夠殺死殿主的也就那么一些人而已。

  在昆侖派的一處臺階之上,幾人正在走著,忽然一人開口道。

  “你們是不是落下一個人?”

  “誰?”

  “殿主追殺的是誰?”

  “你是說殿主追殺的陸寒?!”有人驚呼。

  “怎么可能?他才多大的修為,怎么可能會是他!”有人反駁道,根本就不相信這和陸寒有關系。

  “他才多高的修為,怎么可能殺的了殿主!”

  “難道你忘記了陸寒已經殺了幾個長老了嗎?而且,殿主他可是追殺陸寒有好幾天啦,這是以前從沒有有過的!”

  聽到這里,眾人一片沉默,再也沒有了反駁的聲音,雖然在他們的內心之中依然是不相信,但是卻也有著一種聲音在他們耳邊縈繞不停。

  與此同時,在外界當中,由于昆侖派的動作。其他家族之中亦是陸續的了解了這事情!

  “什么?楊震他死了?!”龍家,當龍國華聽到這消息后,猛然站了起來,吃驚的道,“你確定?!”

  “是的,老祖宗,這事情我已經再三確定了,是真的!”

  “怎么可能?是誰殺的?”龍國華問道。

  “這個不清楚,昆侖派正在查!”龍家大管家回答道。

  “楊震竟然死了!”哪怕是龍國華,這個時候亦是充滿了震驚,“難道是……。”忽然,他像是想到了什么,立刻道,“快,給我衛星電話!”

  與此同時,在龍家收到消息之后沒多久,其他家族便是收到了各自的消息。

  無不震驚,這將是華夏幾十年來震驚修行圈的最大的事件。

  柳家當中,當柳南豐聽到這消息后,腦海中想到的第一個可能就是,這不會是陸寒殺的吧。

  “萱妹,好消息!”柳薇薇一把推開病房門,從門外跑了進來。

  “是陸寒的消息嗎?”床榻上,顏翠萱憔悴的面容上瞬間綻放亮彩,驚喜的問到。

  “對,陸寒有消息了!外面都在傳呢!”柳薇薇抓住顏翠萱的手,激動的道,“追殺他的壞人死了,陸寒安全了……?”

  “真的嗎?陸寒他安全了。”

  “是的,外面的人都在傳,這事情已經確定了。”柳薇薇很是激動,這至少說明,陸寒還是安全的。

  “謝天謝地!”顏翠萱雙手緊緊握住,放在胸口處,這是她聽到的最好的消息。

  “那現在呢?陸寒在哪里?”顏翠萱激動的道,這是不是說,陸寒已經安全了,可以回來了呢?!

  聽到這話,柳薇薇目光閃爍了下便是說道,“陸寒現在,還沒看聯系上,不過想來,現在一定是在路上的,所以你要盡快好起來,不然的話,他回來看到你這個樣子,可是會傷心的。”

  “對,我不能這個樣子見他!”顏翠萱立刻道,“我必須要好起來。”

  “是的,”

  李克,侯三兩人看到這后,眼中充滿了高興,她終于可以振作起來了。

  而與此同時,昆侖派當中一下子喪失了這么多的中堅力量,筑基期之下第一人更是死去,一時間,整個華夏大地修真界當中,傳遍了這事情。

  哪怕是在散修當中,這事情亦是被知曉。

  震驚之下更多的是一種后怕,難道這殺死楊震的人是陸寒身后的勢力不成?

  能夠殺死楊震的,至少也是同他一個等級的人,甚至是筑基期的老祖出世!想到這里,一些散修當中,瞬間令的大腦瞬間清醒下來,都在默默想著,這是不是陸寒身后的勢力已經出現了!

  不是說他沒有勢力嗎?孤單一人的嗎?如果是這樣,那楊震怎么可能會死去!

  難道還會是陸寒殺的嗎?別開玩笑了,如果是陸寒的話,早干嘛去啦,干嘛被他追殺了這么長的時間!

  散修當中沒有人這事情是陸寒做的,畢竟他們同樣也是散修之人,資源,功法,勢力等,這都需要有的,散修不可能擁有多大的資源!

  正在外界為這事情風起云涌的時候,昆侖派一番經查之下,那楊震的尸體亦是被找到。

  宋時杰看到這尸身,雙目之中綻放著火焰,渾身煞氣驚天,磅礴氣勢席卷周圍,靈氣外泄,在一瞬間,一股龍卷從他的周圍升騰而起,連接天地!

  雖然楊震的尸體已經死去了多時,但是宋時杰還是從他的傷口處看出來了,這傷口同以往的幾位死去的長老一樣,傷口處光滑如鏡,都是一擊斃命!

  楊震當時被殺的時候,王蓉使用的是一種劍術,是他蜀山劍派當中獨有的一種劍術,亦是一種脫胎于御劍術當中的一種建劍術!

  相當于簡化版的御劍術吧。

  劍術快如疾風,猛如雷霆,而亦有御劍術那種殺伐之氣勢,如果不是熟悉這劍術的話,一般人還真不會看的出來這其中的區別來。

  王蓉當時為了洗脫嫌疑,給人一種是陸寒殺死的,那便用了這種劍術。

  宋時杰想要發現其中的不同來,并不會那么簡單。

  當然,哪怕是在這個時候,宋時杰亦是沒有下決定,而是下令道,“查,最近這段時間,其他各個家族老祖都在做什么,還有,給我全力搜尋陸寒,讓世俗界勢力給我把陸寒旗下的產業給我搞垮……!”

  站在遠處的人身子一顫,立刻的離開。

  這人擦了擦頭上的汗水,忍不住的后怕,剛才,宋時杰對他的感覺太可怕了,給人一種面對深淵的感覺,恐怖至極。

  ……
香港马会王中王论坛特彩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