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2文學 > 言情小說 > 南珺琦席承驍 > 第980章 暗動殺心
  裴瑾舒苦笑一聲垂下頭來,不作應答。

  這時候陸奕銘往前挪了挪,傾身向她又問:

  “裴瑾舒,我看你一點兒也不慌呀,怎么,指望你巴結上的那個男人來救你?我看你還是省省這份心吧,我的人一直監視著德凱酒店,他和他的手下根本沒有離開過,也沒有派人找你,你還是死了這份心吧!”

  陸奕銘當然沒有這么做,撒個謊,不過是為了破解裴瑾舒的心理防線而已,果然一聽這話,裴瑾舒身子僵了一下,看起來十分的木然。

  陸奕銘得逞的笑了笑,又悠然說道:

  “我也不想為難你,好歹咱們睡在一起過,現在只要你把鑫榮還給我,簡簡單單簽個字我就放你走,怎么樣?”

  “還?”裴瑾舒像是被這個字刺激到了一樣猛地抬起頭來狠狠的瞪著陸奕銘。

  “怎么,我用錯詞了嗎?”陸奕銘結果阿偉遞來的水,先是自己暢快的喝了一口,見裴瑾舒下意識的咽了咽喉嚨,臉上笑意更深:

  “鑫榮啟動資金八千萬,成立之后每一步投資都是我精心計劃的,走到今天也全憑我一路籌謀,哪一樣不是來自于我?你不過就是頂了個頭銜而已,還真以為自己是裴總了嗎?”

  “陸奕銘,你可真是狼心狗肺!”裴瑾舒怒涌心頭,幾欲吐出血來,自己之前所做的努力,在他眼里什么都不是嗎?!

  “如果沒有我,就算你有錢又能如何,還不是在國外四處逃竄!是我助你成立了鑫榮,為了擊垮席景云,甚至不惜親手將自己被他強.奸的視頻外泄出去!我為了你即使身敗名裂也在所不辭,最后得到的就是這樣的結果嗎?!”

  “裴瑾舒,別把自己說得這么偉大,”陸奕銘將喝剩下的水隨意的灑在裴瑾舒面前,對她說的話不屑一顧:

  “要不是為了榮華富貴,你又怎么會甘心幫我,說到底還不是私欲作祟,若是你一直衷心于我倒也還好,名分我可以給,榮華富貴也源源不絕,可惜,你不知足,非要跟我作對!”

  “是我不知足嗎?”裴瑾舒此時雙眼早已布滿血絲,再加上猙獰的神情,披散的長發,咋看之下像個厲鬼一般,她朝陸奕銘申訴著:

  “要不是你有心排擠,指使霍想削我的權,我會奮起反抗嗎?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,你想的不就是那個賤人嗎?真是可笑,你對人日思夜想,人家可完全不知道,夜夜躺在心愛男子的懷里享盡恩愛呢!”

  裴瑾舒說什么都不會觸及陸奕銘的底線,可南珺琦不行!

  啪的一聲,清脆的耳光響起,裴瑾舒被陸奕銘狠狠扇了一個巴掌,她倒是不怯,冷笑一聲說:

  “怎么,被我說中了?”

  陸奕銘目眥盡裂,瞪著裴瑾舒燒紅了一雙眼,就在他要狠狠抬手扇掉她臉上惡心的笑時,身旁的阿偉忽然幽幽開口了:

  “老大,這種事何必用你動手……”

  陸奕銘側頭看了阿偉一眼,只見他狡黠一笑,于是便收回了手,背過身去時,淡漠說道:

  “別弄死就行。”

  裴瑾舒聞言一怔,猛地轉頭看向阿偉,心里驚懼膽寒。

  阿偉應了一聲是,帶著手下慢慢朝裴瑾舒圍了過來,整個破敗的廠房響起她凄厲的喊聲,久久不絕。

  在這荒野的郊區,即使月已高升,四周依舊是昏暗一片,兩個小時過去,裴瑾舒早已聲嘶力竭,身上傷痕累累,如同破敗不堪的娃娃一般被拴在柱子上,若不是胸口還能看見微微起伏,當真就像是死了一般。

  陸奕銘揮手命阿偉等人退下,自己走到裴瑾舒跟前蹲了下來,此時的裴瑾舒臉上已經沒有一處好的地方了。

  伸手將裴瑾舒血淋淋的手抬了起來,其中的拇指指甲蓋里竟還插著半截斷了的牙簽,陸奕銘殘忍的用拇指輕輕動了一下頂端,下一秒便見裴瑾舒一陣抽搐,垂著的眼眸瞬間就撐大了。

  “裴瑾舒,簽下字吧,再不簽,你可就死了。”

  不知哪里來的勇氣,裴瑾舒朝陸奕銘臉上狠狠啐了一口,血色漫延,心里的恨意已經將懼意全然消泯,她心中唯一的念頭就是如果還能活著出去,自己今天所受的苦楚,一定要陸奕銘千萬倍奉還!

  陸奕銘倒有些驚住了,他沒想到裴瑾舒骨頭竟然這么硬,再加上她啐在自己臉上的血水傳來淡淡的血腥味,心中赫然憶起當時對席景云一擊斃命的那種痛快感,殺心頓生。

  既然不肯簽字,死了,也是一樣的結果。

  接過阿偉遞來的紙巾擦掉臉上的血唾,陸奕銘緩緩站起身,之后將臟了的紙巾扔在裴瑾舒身上,聲若寒冰,冷冷的說:

  “把她解決掉。”

  一句話,裴瑾舒的瞳孔瞬間放大開來,恨意彌漫胸口,她張口便是凄厲之聲,罵陸奕銘狼心狗肺,罵他殘酷不仁,可沒喊幾聲就被阿偉指使人過來捂住了嘴巴,只剩下無奈的支吾聲,陸奕銘全當沒聽見一般,徑直離開了。

  站在斷層邊,確定陸奕銘已經上車離開后,阿偉這才轉回身對捂著裴瑾舒的人點了點頭,那人松開了手。天才一秒鐘就記住:www.kgzdly.tw 72文學

  這一次,看見阿偉陰測測的盯著自己,裴瑾舒終于知道害怕了,剛才那么硬氣是因為她心里還是篤定裴瑾瑤會搬動羅倫救自己的,可現在還是沒有人來……難道,自己猜錯了?

  看見裴瑾舒眼睛里忽然流瀉出惶恐,阿偉笑了一聲說:

  “現在才知道害怕是不是太晚了?”

  裴瑾舒意識到自己再逞強就真的要死無葬身之地了,于是連忙對阿偉說:

  “阿偉!我知道你的出身也不好!也是迫于無奈才會跟在陸奕銘身邊,這樣!只要你愿意幫我這一次,我保證你能得到比在陸奕銘身邊得到還要多!錢,女人!我什么都會給你!”無廣告72文學網am~w~w.7~2~w~x.c~o~m

  “你覺得你現在還有拉攏我的籌碼嗎?”阿偉覺得裴瑾舒的話可笑極了,他刻意放慢了動作,從皮衣里拿出一把尖利的匕首,在心理上狠狠的折磨著裴瑾舒。
香港马会王中王论坛特彩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