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2文學 > 都市小說 > 大田園 > 第一百三十九章 土豆搬家
  鳥槍,大炮?這外國娘們太豪放,惹不起啊惹不起——田小胖只能敗走,看到政府辦的劉副主任正樂呵呵地望著他,于是順勢湊了上去。

  “主任啊,這一下子又來好幾十位國際友人,俺們黑瞎子屯有點撐不住啊?”

  能撐住也得說撐不住,這年頭,愛哭的孩子有奶吃,田小胖畢竟是黑瞎子屯的村書記,能多給大伙撈點實惠就行,至于面子啥的,那玩意能做鞋墊子啊?

  劉副主任最近也是春風得意,據不可靠小道消息說,他在年底有可能再進一步。于是點點頭:“縣里也已經考慮了這個問題,上邊不是有一個扶貧專項大棚項目嘛,決定給你們黑瞎子屯建設幾棟日光溫室大棚。就算到了冬天,也能供應鮮菜。小田啊,為了這個項目,我可是跟縣長打了包票的,你們一定要搞好招待工作,千萬不能掉鏈子。”

  “太謝謝領導啦!”田小胖連連道謝,心里卻有點不咋是滋味:在他剛剛來到黑瞎子屯的時候,想要育西瓜苗,向縣里申請一個簡易的塑料大棚都沒人搭理;現在呢,日光溫室大棚主動來安家落戶。

  上面的事情,田小胖左右不了,反正是好事,先騰出地方蓋大棚吧。這個距離村子不能太遠,就在屯子前面,養殖場的東邊就好,附近是好幾個大糞堆,都是這幾個月積攢的,一部分是村里自產,另一大部分,則是從別處拉來的。

  本來是準備來年上地的,結果現在扣大棚就能用上了,反倒省得到時候手忙腳亂。要不說,啥事都要早點做準備呢。

  這里距離屯子近,原本種的是飯豆兒和土豆兒,正好也都到了收獲的季節,于是到了下午,就召集村民上地干活,也正式拉開了秋收的序幕。

  三春沒有一秋忙,一年的收成,就在往后這一個多月的時間里呢,先是土豆兒,紅小豆,飯豆子之類,然后就是苞米黃豆和各種雜糧,最后才是蘿卜白菜,瀝瀝拉拉的,一直到十月中旬,整個秋收才算完畢。

  “孩兒們呢,都來了沒有!”田小胖叉腰站在地頭,嘴里吆喝一聲。

  “大師父,我們來啦,請指示!”地頭站著一溜小娃子,從大程程一直排到小蘿卜頭,一個個精神抖擻,手里都拎著小筐,就像是準備上戰場的小戰士。他們的戰場,就是土豆地,一會負責撿土豆。

  田小胖滿意地點點頭:“請稍息——”然后又瞧瞧后面那一批娃子,數量比前面的第一批多出來不少,不過呢,一個個或者耷拉著腦袋,研究地上的螞蟻,或者抬頭望天,看白云蒼狗,總之,沒有一個應聲的,也沒有一個肯瞧田小胖一眼的,他們,都還封閉在自己的世界中。

  旁邊就是一些護士和家屬,周圍則是湯博士帶領的醫療組,準備進行各種記錄和測試。還有蘇珊娜帶來的拍攝組,也準備就緒。當然,還有一個三腳架是屬于大晃的,手機隨時進行直播。

  “黑瞎子屯又來新患者了,祝小朋友們早日康復。”直播間里很快就超過千人。

  “我瞧這架勢,田小胖是要對這些孩子進行勞動改造啊!”

  “走起,上法院告他去,非法使用童工!”直播間里好一陣鬧騰。

  整體來看,童子軍的陣勢著實不小。這也是田小胖想出來的餿主意,說是給新來的孩子們上第一課:勞動課。讓他們在勞動中,逐漸走出自我的小圈子。

  至于效果如何,湯博士他們這些老人兒倒是信心十足,他們都見證過黑瞎子屯奇跡;至于后來的那些成員,則明顯持懷疑態度:你讓孩子們撿土豆,關鍵是他們能聽你指揮嗎?

  目前來看,沒啥效果,第二批參加試驗的患兒,明顯一點反應都沒有。真不到第一批那十五名孩子,是不是誤打誤撞,撞開了幸運之門?反正這些后來的工作人員,都嚴重表示懷疑。

  田小胖則繼續開始熱情澎湃的演說:“孩子們,我們人類最早就是通過采集來獲取食物,只有勞動,才能填飽肚皮;只有勞動,才能創造財富;只有勞動——嗯,才能治病——”

  大師父說得好!大程程到小蘿卜頭這十幾個孩子,都齊刷刷地鼓掌,至于后面那五十名孩子,依舊望天看地,根本就沒聽你那套胡說八道。

  連湯博士都有點繃不住勁了,剛要提醒親愛的小胖,就看田小胖很是滿意地點點頭:“不錯不錯,孩子們,你們望天,是因為你們知道,農民就是靠天吃飯;你們看地,是因為你們知道,土地就是農民的命根子。看來,你們把我剛才的教導,都記在心里,這令我很是欣慰嘛!”更新最快的72文學網w~w~w.7~2~w~x.c~o~m

  這個小胖子有點不靠譜啊——這下子,就連后來的那些患兒家屬,都開始抱上懷疑的態度。

  田小胖彎腰從地上拔起一棵土豆秧,下面嘀里嘟嚕的,帶著好幾個大土豆。看樣子,今年土豆的收成不錯,個個都比成年人的拳頭還大。

  只見他拿起一個大土豆,表面麻嘟嘟的:“孩子們,今天咱們的任務,就是給土豆搬家,把它們從地里搬到袋子里。誰干的多,今天晚上就可以多吃土豆燉牛肉,好不好啊?”

  好!是大程程他們這十幾個孩子,依舊熱情地給田小胖捧臭腳。

  后面那些,依舊一點反應沒有。田小胖也不由得抓抓后腦勺,然后走了過去,來到一個十歲左右的男孩面前,小家伙正蹲在那數螞蟻呢,田小胖就把土豆遞到他的懷里。

  小家伙被打擾,當然不干了,嘴里立刻發出尖銳的叫聲,然后抱著大土豆,朝田小胖扔過去。估計他就是不會說話,否則的話,肯定還要大罵一聲:“你也土豆搬家——滾球吧!”

  田小胖多靈巧啊,當然不會被他打中,單手接住飛來的大土豆,還扭腰晃屁股的,倆腿跟抽筋似的,使勁蹦跶,最可氣的是,還嬉皮笑臉地挑釁著:“誒誒,沒打著——”

  圍觀的人們一陣竊竊私語,這次來的一位大胡子副手實在忍不住了,向湯博士詢問:“您確定,他能給這些可憐的孩子帶來幫助?要我看,這個人好像才需要治療一下,他的這里好像有點問題,要不要給他注射一支鎮靜劑?”

  看著大胡子指著自己的腦袋,湯博士也多少有些尷尬:上一次,我們剛來的時候,不是這個樣子滴?

  田小胖使勁嘚瑟的樣子,還是很拉仇恨的。那個小男孩又從地上撿起土塊,奮力朝著田小胖扔去。

  不得不說,跳馬猴子,呃,田小胖還真靈活,身體做著各種花樣,將飛來的土塊躲過,然后繼續挑釁:“來呀,算你們都上的,誰有本事打到我,我晚上就請他吃土豆——來吧來吧,你們這幫小土豆兒,打我打我呀——”

  直播間里的觀眾都瞧不下去眼:“田小胖太賤了,我都有點手癢——哎呦,打出一架大飛機!”

  “田小胖,哪里走,看我的超級無敵大板磚!”

  這時候,小蘿卜頭弱弱地問了一句:“大師父,我們可不可以打呀?”

  在得到田小胖點頭承諾之后,這一批十五個小孩先撿起土塊,向田小胖扔過去。或許是他們的帶動有了效果,或者是田小胖的模樣實在太欠揍,很快,所有的孩子都投入到這場戰斗之中。一時間,土坷垃,滿天飛。

  這些后加入的孩子,身體協調能力不行,準頭都比較差,手里的土塊指不定往哪砸,結果,身后的陪護團遭了殃,有好幾個人被砸;就算沒挨砸的,也弄得灰頭土臉。

  不過,大部分的土塊,還是本著田小胖去的,這時候就看出田小胖的真本事了,只見槍林彈雨之中,田小胖上躥下跳,身體就跟抽筋似的,無比靈活地避過一粒粒土坷垃,頂多就是擦著他的腦殼飛過去,連頭發絲都沒碰到。

  一陣鼓聲忽然響起,是大晃,開始給跳著抽筋舞的田小胖加上背景音樂,這樣一來,田小胖得瑟的更歡實了。

  “No,請停止這場鬧劇吧!”大胡子老外實在看不下去了,已經吩咐手下的醫護人員準備一針鎮靜劑,一會說啥也要給這個小胖子扎上,太鬧得慌了。

  停是不能停的,因為現在已經到了田小胖的反擊時刻。只見他從兜里掏出一把青綠色的圓球,個頭跟小孩玩的玻璃球差不多,這個是土豆秧上結的果實,農村孩子都管這個叫土豆梨兒。

  嘴饞的孩子,也會吃熟透了的土豆梨兒,不過味道差了點,勉強算是能吃。

  田小胖就拿著土豆梨兒開始了他的反擊,專門挑后來的那些娃子們打,而且準頭奇佳,專打腦門。

  土豆梨兒比較軟乎,打上倒是不疼,可關鍵是太氣人了;有幾個年齡小的,已經氣得坐在地上嚎起來;剩下的,更加同仇敵愾,開始加大攻擊的密度和力度,進行火力覆蓋。無廣告72文學網am~w~w.7~2~w~x.c~o~m

  即便如此,田小胖依舊游刃有余地穿梭在槍林彈雨之中,還不時施展出彈指神通。只要是他手指輕彈,立刻就有一個小娃子腦門中彈,彈無虛發,不亞于桃花島上黃藥師。

  他嘴里也狂得沒邊了:“俺黑瞎子屯田老邪在此,爾等小輩還不束手就擒——大晃,換背景音樂,來個碧海潮生曲——”

  大晃還真聽話,收了戰鼓,拿出來一管洞簫,嗚嗚嗚吹奏起來。他現在精神正常,當然不會陪著田小胖瞎鬧。因為他知道,師兄這彈指神通,著實厲害。

  那一顆顆土豆梨兒,都蘊含著渾厚的熊能量,正一下一下,猶如晨鐘暮鼓,敲擊著那些患兒封閉的大門……
香港马会王中王论坛特彩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