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2文學 > 玄幻小說 > 南風又起:念你成疾 > 第283章 她是如此偏執與自私
  白衣畫看到厲鐘石,對于他的出現,有些震驚。

  上午的時候,厲鐘石還臉色鐵青,扔掉她的衣服和包包,揚長而去了嗎?這會,又重新出現在她的面前,這葫蘆里面到底賣的什么藥?

  “厲先生不忙嗎?”白衣畫語氣不太友善的問道,眸子里盡是尖銳的暗芒,讓人看起來心里很是不開心。

  厲鐘石深邃的眸子幽幽的盯著她,明亮的目光里倒映著她小小的身影,沒有說話。

  白衣畫突然覺得此刻的自己真的很難看。

  她有意去發泄自己的怒火,可是,落在了厲鐘石這座千年寒冰上,沒有一丁點的回響。

  她也索性不再開口說些什么。

  兩個人就這樣怔怔的站在原地,空氣里頓時多了幾分尷尬的氣息。

  “還在生我的氣嗎?”

  沉默了片刻,最終,還是厲鐘石開口,望著她的目光也柔和了很多。

  其實,上午他開車有的時候,的確很生氣。但是他也沒有回單位。

  他對白衣畫的手機進行了私人定位,隨時掌控她的位置,他知道白衣畫去了一家酒店,又去了精神病院,還去了商場,直到他看到白衣畫從酒店出來來到一家咖啡廳時,這才徹底的沉不住氣了。

  白衣畫微微垂下眸子。

  剛剛她沉默的那片刻,此刻整個人的情緒也平靜下來,漸漸的恢復了理智。

  吵架解決不了任何問題,對她一位重癥患者而言,還會存進體內毒素的產生,讓她發病的頻率更加的頻繁,她沒有必要這樣自己的。

  “本來還要和你打聲招呼呢,我剛剛接了一個患者,需要出差,時間最起碼需要兩個月的時間。”白衣畫利落的對厲鐘石說道。

  厲鐘石眉心微微的皺起,只覺得胸口像是堵了一塊大石頭似的,臉色沉了下來,“你覺得我會同意你出差嗎?”

  “如果你那里的工作安排好了,那我可以給沐辰打電話,讓他重新找個專業的過去幫你,你不必非得等著我,我也不想因為自己耽誤你什么。”

  厲鐘石眸色冷銳了幾分,厲聲道,“我誰都不要,你只要你白衣畫來配合我!”

  “心理測試這方面,沐辰研究院還有很多人可以勝任這份工作,他們的水平甚至比我也差不到哪里去。

  我來到你這邊,是我的義務。可我的病人,不一樣,我每個月拿著高薪,關乎我的事業還有金錢,我想我的選擇也是多數人的選擇吧。”白衣畫盡量不受他的情緒影響,平心靜氣的和他說道。

  “你的那位患者給你多少錢,我同樣可以給你,甚至高幾倍,幾十倍,你隨便提!”厲鐘石語氣還是一如既往的霸道。

  白衣畫也有些惱了,漸漸的失去了耐心,眉心微微皺起,很是不悅的說道,“誰也無法改變我的決定!”

  “不是說好了給我們彼此兩個月的時間去冷靜思考嗎?你這樣一走,兩個月的時間就這么快過去了,白衣畫,你這樣對我真的很殘忍。”厲鐘石冷靜的說道,將白衣畫的所有心思看的格外明白。

  “呵呵,覺得我對你不公平了?那你有沒有反省過自己呢?難道你自己的所作所為,對我就很公平了嗎?”白衣畫的腦海里頓時想起這兩天發生的一切,腦袋轟的一下就亂了起來,腦海里不剩半點理智,語氣很是差勁。

  “我反省什么,我對你哪里不公平了?”厲鐘石反問道她,目光灼灼的盯著白衣畫。

  她不想再去對厲鐘石進行控訴,是因為她不想讓自己的吃相那么的難看。

  “厲鐘石,我現在以我作為心理學專家得身份告訴你,你和你面前這位叫白衣畫的女人,不合適,性格不合,你們在一起不會長久的,何必非要硬湊到一起。”白衣畫語氣淡漠又疏離的問道。72文學網首發 http://www.kgzdly.tw

  她的一字一句,都像是一把刀子一樣,直接刺進他內心最柔軟的地方。

  他的火氣也上來了,努力克制的冷靜全部消失了,眸子里是灼灼燃燒的怒火,似乎要將她吞噬,整個人徹底的怒了。

  “我不會像你似的忽冷忽熱,而且我也不止一次和你解釋過,我對海藍有不可推卸的責任,她是因為我才變成今天這樣得,難道你非要逼我在你們兩個人之間做個選擇是嗎?

  白衣畫,你非要這樣冷漠,無情嗎?”

  他說出來的話,就像是一盆冰水,一股腦的澆到了她的身上,讓她真的覺得自己就是這樣的偏執,自私,沒有一點肚量,很是冷酷無情。天才一秒鐘就記住:www.kgzdly.tw 72文學

  她想起了厲鐘石之前對自己說過的話,他很討厭這種女人。

  他喜歡的是陽光的,明媚的,鮮活的,整天充滿生機的女孩子。

  可,真是抱歉呢,她就是活不成他喜歡的樣子。

  她的前半生是陰暗,冰冷的,更是無情無義,格外殘酷的。

  她并非是逼厲鐘石在她和海藍之間做個選擇,是她已經徹底的放棄了,將自己主動踢出局了。

  白衣畫的眸色冷冽的徹底,不帶一絲一毫的溫度,帶著堅決離開的決心,想要重新開啟一段新的生活。

  對于不喜歡自己,不珍惜自己的認,她也沒必要去留戀,白白浪費自己的心思。

  “那我問你,你到底想要我怎么樣?”白衣畫開口問道,目光盯著厲鐘石。

  “你給我一段時間,我一定會將這一切全部處理好的,我說了我會和你結婚,絕對不可能反悔的,只希望你能多點耐心,好不好?”

  他的語氣,帶著對她的無奈。

  “我這次出差跟你和我約定的兩個月沒關系,等我忙完了之后,我會給你兩個月的時間,這樣近半年了,你覺得還不夠嗎?”

  厲鐘石感受到了白衣畫此刻的決絕,他漆黑如墨的眸子也驟然冷了下來,目光停留在她身上。

  和白衣畫之間到底還存不存在感情,這一刻,連他自己都不確定了。

  “你對我的忍耐,只能維持這么久了嗎?已經很厭倦了是嗎?”厲鐘石語氣薄涼的問她,眸子凌厲的看著她。

  白衣畫的心隱隱作痛,“這個時候,發現我淡漠無情,心眼小,對你來說并非壞事,因為你還有后悔的余地。

  總比你以后在我身上發現更多的缺點,沒有退路要好,那個時候,發現我并非你喜歡的人時,你的生活會比現在痛苦幾倍。

  既然,你還沒有真正的了解我,那就不要對我承諾什么,這也是對你自己負責。而你,也沒有權利讓我將自己的一輩子搭在你的身上。”白衣畫不留情面的說道。

  她此刻很明白,她的話說出去,就像是一把尖銳的刀,落在自己最愛的人的心尖上,更像是潑出去的水,覆水難收。

  可她受了那么多傷害,以后的日子她要先取悅自己。
香港马会王中王论坛特彩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