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2文學 > 玄幻小說 > 狂爆神尊 > 第528章 油水不少
  李良的家在縣城南邊,名叫禾K縣,位于華夏國贛省西南方向,丘陵地帶。解放前曾經是紅色蘇區的一部分,縣里當年也出去了一批老紅軍,建國后也有10來位開國中將、少將,只是沒有隔壁的將軍縣那么有名。

  80年代出的禾K縣還非常落后,縣城只有一條主干道名曰解放路,顧名思義是解放后修建的道路,也是縣城中心的唯一一條柏油路,時間長了,街道比較破舊,路面也坑坑洼洼的。

  和姐姐走在解放大街上,街道兩旁都是些低矮的平房店鋪,6月天亮的早,此時馬路兩旁的過道已經被周邊農民的菜筐、破麻袋鋪滿了,到處都是熙熙攘攘買菜賣菜的居民和周邊農戶;李良跟在姐姐身后,走在大街上特意觀察了一下,發現此時的人們衣著普遍以藍色、土色為主,衣服上的補丁也很多,臉上也帶著些菜色,很明顯,這是一個物質十分貧乏的時代。

  禾K縣是農業大縣,此時包產到戶政策還只是在徽安等省小范圍的開展,上升到國家層面全面鋪開要到1981年初。縣城周邊的菜農只能利用農閑時間在自留地里面多種一些蔬菜瓜果,養雞積攢一些不舍得吃的雞蛋,收獲了拿到縣城集市來賣,賺取一點點微薄的收入。

  但即使這樣,此時居民們在這里也只能買到些不需要使用到肉票的蔬菜、雞蛋等。如果您想要買到肥豬肉打打牙祭還只能去國營的副食品店憑票購買。此時國家實行的是統購統銷政策,豬牛羊等重要農副物資,都只能由國家統購統銷。

  如果有哪個農民說我家的豬養大了豬要殺掉賣錢,對不起,只能賣給國營供銷社,然后由供銷社的副食品店統一銷售;有些膽子大點的農民,也只敢在過年自家殺年豬的時候,偷偷賣點補貼家用,此時自由買賣風險很大。

  李良看著記憶中的老街場景,感覺到無比的親切。在他的記憶中,幾年后的禾K縣政府在解放大街的北邊新修建了一條新的大街:工農兵大道。彼此,縣政府及各個行政機關單位都搬到了新建的政府大院,解放大街也就徹底淪為了老街,只剩下一些老手工藝店鋪、鍋碗瓢盆等土特產老店還留在老街。

  李良正邊走邊四處打量著老街的景物,突然身后傳來一個甜美的聲音:“李良,等等我!”李良和姐姐轉過身一看,在自己身后10來米的地方站著一位和自己年紀差不多的女孩,瓜子臉,眉目清秀,嘴角彎彎的,肩上也挎著一個書包,正看著自己笑。

  女孩徑直走到李良姐弟倆跟前,甜甜的喊了聲:“李萌姐好!”

  李萌樂呵呵的拉起了女孩的手,說道:“晨晨,吃早飯了嗎?”

  女孩應道:“我吃過了,李萌姐,你今天送李良上學呀?”

  李萌說道:“恩,良子他上周在學校打架,不愿意上學。晨晨,你在學校可要好好幫我監督他,他要是再敢打架、逃學,你就回來告訴我。”

  晨晨舉起小拳頭揚了揚,說道:“好的,李萌姐,你放心!”說完她示威性的看著李良,“李良,聽到沒,以后在學校一定要聽我的話,不然我就告訴李萌姐。”

  李良看著晨晨嬌美的容顏,古怪的笑著,拉長了聲音怪叫道:“好~~~~”眼前的女孩名叫張晨,此時是李良初中的同班同學兼同桌,后世,被李良軟磨硬泡追到手,和李良做了二十多年夫妻,還生了一個聰明可愛的兒子,夫妻感情向來很好。一覺回到80年,看到后世妻子年輕清純嬌美的模樣,心里也是樂滋滋的。

  后世李良師范畢業后進入鄉鎮小學當了教師,后來又提干到了鄉鎮府,長達十余年的時間里一直都在鄉鎮工作,一般只有周末才能回家,甚至工作忙起來,經常一個月都回不了一次家。和張晨結婚后,她在縣郵電局上班,有了孩子后一直是又當爹又當媽,把兒子培養的挺好,08年考上了人大。

  三個人結伴很快來到了縣一中門口,禾K縣一中是省級重點中學,有初中部和高中部,恢復高考以來,每年都有十數名學生考入各類高等院校,這對于一個小城高中來講是難能可貴的,因此周邊區縣的一些富裕家庭,都十分樂意送孩子來禾康一中就讀。

  禾康一中的大門在解放大街的東頭路北處,校門不高,是用鐵管做的,站在門口可以一眼看到學校里的景色,大門邊掛著一塊灰撲撲的牌子《禾K縣第一中學》。學校大門一般不開放,同學們都是從緊鄰大門的傳達室進出,傳達室還兼著理發室的功能。此時正是上學時間,三三兩兩的學生們熙熙攘攘的進入學校。

  李良和姐姐跟著張晨走進學校,來到了自己的教室。禾康一中校園很大,從大門進入就是一片大操場,幾年后改成了籃球場,此時的大操場鋪滿了煤渣,黑乎乎的,一下雨就有點難以下腳。大操場北面是一座四方形升旗臺,每周一上午全校師生都要在操場上集合升國旗,聽校長和優秀學生代表發言講話。無廣告72文學網am~w~w.7~2~w~x.c~o~m

  升旗臺的后面就是連著的三排平房,每排15間,第一排是初中教室,初中三個年級每個年級5個班;第二排是高中,格局和初中一致。第三排是學生宿舍,許多從各個鄉鎮來縣城上學的孩子就在那里入住。

  大操場的東邊是學校辦公樓,辦公樓是一座三層小樓,初高中教師在一二樓辦公,三樓是校領導們的辦公室。臨著辦公樓的就是大禮堂兼食堂,平時學生們在這里用餐,遇到學校要開大會的時候,就會變成大禮堂。求魔TXTqiumotxt

  辦公樓后面還有幾棟平房,老師們的宿舍就在這里。一些單身教師和剛結婚沒有房子的教師都住在這里。教師宿舍后面是一口池塘和兩間豬舍,平時食堂有些剩菜剩飯泔水之類的,食堂的后勤職工就會把這些東西集中到這里養豬喂魚。每年寒假放假前一兩天,學校都會組織教職工干塘捕魚和殺豬,每年的這一天都是全校喜洋洋的日子,學校食堂也會給師生們提供一頓免費的魚肉大餐,多出的魚肉學校則分給放假的教職工。

  在李良記憶中,后世整個禾康一中重建了多次,到2008年時大操場就已經升級為大型的塑膠跑道和運動場,魚塘和豬舍消失不見,老師們也都不再住在學校教工宿舍而是住上了學校的集資房。

  李良和張晨此時正讀初二,在初二3班,按著順序在第一排教室的第8間,基本上就在升旗臺后面。因此每次升旗的時候,他們班的學生幾乎都是最快走到操場的。從窗戶望進去,此時教室里已經坐了大半學生,有些用工的已經在埋頭看書,貪玩的還在打鬧。老師還沒有來,教室里顯得有些吵鬧。

  “好了姐,我已經到學校了,你快回去吧!”李良不想讓同學們看到姐姐送自己過來。

  張晨明白李良的心思,在一旁笑道:“是呀,李萌姐,你快回去吧,我會監督李良的。”

  李萌說道:“好,良子、晨晨,那我去醫院上班了,中午沒空回家,你們中午就在學校食堂吃飯吧。”說著,往李良手里塞了一塊錢和一斤糧票。

  李良的父母廠里工作忙,一般中午都是在廠里食堂吃飯。中午一般都是李萌在家里給李良做飯,遇到李萌沒時間做飯的時候,李萌就會給李良塞點錢和糧票讓他自己在學校食堂吃飯。此時的人民幣購買力很高,李萌從衛校畢業后進了縣人民醫院當護士,一個月才40塊錢工資;李良的父母參加工作10多年,工資也才80多元一個月。

  李良看著姐姐穿過操場,出了校門,跟著張晨進了教室。兩人是同桌,坐在第三排中間位置。

  驀然回到初二教室,李良是完全沒有了印象,看了看四周,只有十來名后世在縣城周邊工作的同學較為熟悉,經常會小聚一番。其他同學有的長期在外地謀生,有的在農村務農,在后世工作生活交集都很少。

  這時,操場上突然響起了廣播,頓時,教室里的同學嘩啦啦的就往操場方向跑去。李良楞了一會,坐在凳子上沒有起身。

  張晨推了推李良的肩膀:“李良,快起來去操場,要升旗了!”

  李良這才反應過來,今天是周一,是每周例行的升旗儀式的時間。

  他和張晨急急忙忙的向本班所在的位置跑去,此時速度快的同學已經開始在排隊了。每班一般排兩隊,女生在前,男生在后。李良往后面男生隊伍里面擠了進去,這時,有個個頭不高,穿著一身不太合身短袖,明顯是父輩工廠工服改裝的男生拍了拍李良的肩膀:“李良,你終于來了!”

  這個男生名叫王超,是李良的死黨,學習不錯,人比較機靈。記憶中他在明年的中考上考上了省警察學校,畢業后留在省城當了一名小片警,職位不高,油水不少。每次回縣城都會約上李良一起喝酒,幾十年的老交情了。

  李良照著他胸脯錘了一拳,說道:“你小子,早上怎么不來我家找我?”王超的家離李良家不遠,平時他們經常結伴上學。

  王超說道:“我爸今天上班順便送我來學校,就沒去找你!”王超的爸爸王富貴在縣自來水廠上班,水廠在現場最東邊,要從一中門口路過,因此有時候王超也會跟著他爸爸一起來學校。更新最快的72文學網w~w~w.7~2~w~x.c~o~m

  說話間,操場上已經嘩啦啦的占滿了人,各個班的班主任老師都站在本班隊伍的前面,吆喝著讓大家安靜下來排好隊。李良的班主任王娜是個50來歲的婦女,圓圓臉,個子不高,脾氣很好,文-革前就在一中教數學,教學水平很高,文-革期間受沖擊下放到農村一段時間,文-革結束后又回到了熟悉的講臺。

  很快,國歌響起,大操場上一千多號人都舉起了右手,跟著國歌的樂曲開始唱國歌,行注目禮。升旗儀式結束后,照例是校長講話和優秀學生代表講話,今天講話的學生代表是一位高三的學長,今天是6月9號,還有不到一個月就要高考了,這位學長的講話也是始終圍繞著如何努力學習爭取高考好成績。

  作為一個重生者,李良感覺挺有意思的,特別是自己從16年重生回來,已經50多歲了,人生經歷了大半輩子,對于眼前的一切只是感覺到無比的陌生又親切。

  《狂爆神尊》無錯章節將持續在小說網更新,站內無任何廣告,還請大家收藏和!

  喜歡狂爆神尊請大家收藏:()狂爆神尊更新速度最快。
香港马会王中王论坛特彩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