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2文學 > 言情小說 > 玩寶大師 > 第705章 子母劍
  青銅古劍落地之后,聲音和光影消失,劍身恢復如初,兩張符紙最終安然無損。

  “我聽到你讓我撤手了,只是好似反應變慢了。”余耀深吸一口氣,“看起來樸實無華,一觸之下,卻如潛龍騰淵,非同凡響!”

  “還是不知道這到底是哪一把名劍?”

  余耀面露猶疑,最終說道,“既然有銘文,想必能徹底搞清楚。只是,這銘文似乎高低起伏,需要好好研究。”

  “此劍有些邪門,那就先收起來,回去再說。”蕭影說完,重新將劍裝進了陰沉木盒,而后又用油布包好,裝進了大提包。

  施工工人回來之后,蕭影指揮他們將坑填平,重新封上了水泥,鋪上了木地板。而墻上的血跡,也擦掉了,同時,將這面墻重新粉刷了。而這一組貨架,余耀也沒有留,找了個收舊家具的搬走了。

  這些活兒,是第二天才干完的。當天下午,工人干活的時候,余耀和房東談妥了租房事宜。因為蕭影給房東解決了房子的隱患,所以房東不好意思出價,一直堅持讓蕭影出價。

  “蕭大師的費用很高的,要是論及收費,那你這點兒房租肯定沒法抵扣。不過,這一次,是一場緣分。所以,和房租是兩碼事。”余耀最后給一錘定音了,“就照七塊吧,本來你報八塊,也是會被人砍價的。”無廣告72文學網am~w~w.7~2~w~x.c~o~m

  余耀所謂的“緣分”,暗指青銅古劍,但是這事兒不能說出來。實際上,蕭影的收費確實很高。

  房東又推擋了一番,最終同意了余耀的說法。租房事宜落定。

  當天晚上,余耀和蕭影簡單吃了點兒飯,鐘毓也是一起吃的;飯后,三人一起到了余耀的房間,繼續研究這把青銅古劍。

  本來余耀想先把兩字銘文描摹下來,然后根據字畫的高低,進一步辨識一下,但是鐘毓聽說了此劍的神異,很想見識一下。

  余耀苦笑,“我也很有興趣進一步試試,不過要看蕭大師能不能控制住啊!”

  蕭影擺手,“這次我在房內做一個完整的符陣,確保萬無一失。”

  余耀一想,本來商代的金文就生澀難辨,而且這兩字銘文還很奇怪,說不定還不是商代的金文。而古劍本身的神異之處,其實也是一個重要的參考,便也決定先行嘗試。

  這里頭有一個關鍵,就是當時余耀只觸摸按壓了第一個銘文,還不知道觸摸按壓第二個銘文到底有什么不同。

  蕭影做好了符陣,余耀再度上手。

  吟嘯又出,龍影再起,只是,這一次蕭影做的符陣法力甚巨,寒光閃閃的青銅古劍,雖然仍有逼人的煞氣,但是三人均未受到影響。

  在這種情況下,這把古劍的光芒居然逐漸柔和,最終趨于穩定。

  “這絕對是一把神兵!”鐘毓眉頭一挑,起身拿起桌上的一小沓便簽紙,對余耀說道,“來,試試。”

  余耀是一手握緊劍柄、分出拇指按壓第一個銘文,隨著光影的變化,持劍的姿勢倒是越來越穩定,但是聽了鐘毓的話,還是連連搖頭,“我要是駕馭不住,傷了你怎么辦?”

  “倒也是。”鐘毓也不裝逼,“我隔遠點兒,扔給你!”

  蕭影一聽,“還是我來吧。”

  兩人撤了幾步之后,蕭影撕下一張便箋,平平揮出,這張便箋如同被托住一般,向余耀飛去。

  余耀待便箋飛至眼前,用劍從下而上斜挑劃過了便箋。

  從視覺上來看,這把劍的劍鋒是很鈍的,但是一劃之下,便箋好似還沒觸碰到劍鋒,就斷為兩截!而且,最關鍵的是,便箋斷得無聲無息,如水乳交融的逆過程。

  余耀莫名有點兒興奮,有些不由自主的下移拇指,按壓到了第二個銘文之上。

  光影旋即消失,青銅古劍恢復了原本的樣貌。

  “咦?”蕭影一見,不由上前,“莫非這兩字銘文,是一開一關?”

  話音未落,劍格部位突然又傳出了一陣輕響,這響聲,不是之前最初的嗡嗡之聲,也不是后來的錚錚之聲,而是一種金石撞玉之聲。

  緊接著,又是“唰”的一聲,并不是很寬的劍格,卻突然橫向從中一分為二!

  余耀還沒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兒,就覺得按壓銘文第二字的拇指沒了著力點。

  因為,帶著半邊劍格的劍身,已經掉在了地上!

  而余耀手中,只握住了一個劍柄!確切地說,是帶著半邊劍格的劍柄。

  “啊?斷了?!”鐘毓呆住。

  “沒斷!”余耀和蕭影異口同聲。

  蕭影說沒斷,是因為他看清楚了劍身不是從分開之處下落,而是滑下來的,如同劍鞘一般滑落到地上的。

  余耀并沒有看清這一過程,他說沒斷,是因為劍柄扔在手中,從重量上能感覺到,手里拿的絕不僅僅是一個劍柄。

  蕭影拾起劍身,查看“斷口”,果然,“斷口”中間,有類似劍鞘的“開口”!天才一秒鐘就記住:www.kgzdly.tw 72文學

  “子母劍!”

  只是余耀還拿在手上的劍,劍柄和半邊劍格是青銅的,劍身卻是透明的!

  蕭影拿著“劍鞘”,輕輕觸碰余耀所持之劍的透明劍身,發出了清脆的碰撞聲。

  “我去關燈!”鐘毓先提醒了一句,接著便去把燈關了,黑暗的房間里,透明的劍身露出了真容。

  其實,即便不關燈,仔細審視,讓眼睛逐步適應,多等待一些時間,最終也是能看出大致輪廓的,因為劍身雖然透明度很高,但畢竟是有形的實體。只是乍一看很容易走眼而已。

  不過,關了燈之后,劍身發出的淡雅白光,就會讓輪廓更清晰。

  蕭影眼見符紙并無異常,便嘗試用手觸摸透明的劍身,并不冰涼,而是溫的。

  “這到底是什么材質?”余耀研究了一會兒,“不是水晶,倒像是玻璃。開燈再看看。”

  開燈之后,余耀將劍放到了深色的陰沉木盒之上,如此襯托,就相對更容易看一些。

  “不是天然的,是人工冶煉的材料,很像玻璃,但是硬度和韌性,都遠遠高于玻璃,而且,能有這個透明度,似乎能吃光”余耀說到這里,突然一拍腦門,“我知道了!”

  說完之后,余耀上前拿起了青銅“劍鞘”,再度去看那兩字銘文。
香港马会王中王论坛特彩网